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算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侄见过二叔、四叔!”

    张昌宗刚行了礼,还没行完,就被二叔张鲁客提溜起来,一把拉过去:“且不忙,我来问你,怎么城中都在传你要揍周兴一顿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韦氏还不知道这件事,闻言不禁满脸震惊之色,扭脸就对着张昌宗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张昌宗自己倒是很镇定:“阿娘,没事,不用担心,儿子不过是想出口气罢了。被无辜抓进去折磨了那么一次,总要收点儿利钱。”

    “胡闹!”

    张鲁客开口就叱责一句,苦口婆心:“周兴是何等人也?圣眷正隆,深得太后信任重用,凶名震朝野,那等人……也是你一个黄口小儿能招惹的?”

    正太身张昌宗也是很无奈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好声好气的解释道:“侄儿的圣眷也挺隆的,太后也挺喜欢我的。”

    张鲁客闻言,差点没气死,声音都气抖了:“能跟周兴一样吗?周兴……周兴……”

    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脱口道:“周兴能帮太后杀人,你能作甚?”

    张昌宗面不改色的道:“我长得好看,又讨人喜欢,能帮太后美化环境,愉悦心情!”

    “胡言乱语!堂堂男儿,怎可以色为傲,执着于皮相!”

    若不是嫂嫂当面,张鲁客是很想揍臭小子一顿的,看看他说的是什么话,简直快气死人了!还没气死那是因为还没教训臭小子一顿!

    韦氏约莫是跟张鲁客一样的心情,想也不想反手给老儿子就是一巴掌:“你二叔、四叔当前,好好说话,不要胡说!”

    张昌宗很是无辜,他确实是在好好说话啊,怎么一个二个的都是这种枉顾事实的反应!太后明明就觉得他好看来着。

    看着堂兄与堂嫂气急,唯有张梁客脸色古怪:“咳……二哥,阿嫂,且稍安勿躁,此事……约莫还真如六郎所言。”

    “嗯?!”

    张鲁客与韦氏一起看向张梁客。张梁客面色古怪的道:“我在朝中听说,前几日京中刚起传言的时候,周兴曾进过宫,太后曾言道,六郎自幼长于本宫身前,人又灵慧,本宫甚爱之。在大狱里无辜受了苦,心中有怨也属正常。六郎不过是一个稚子,向本宫哭诉受了委屈,放言要揍爱卿一顿,以作报复出气之用,本宫不忍拒之,便令他只许自己动手,不许求助旁人。”

    众人皆无语!张鲁客想了想,问道:“四弟,那太后的意思……约莫是她已默许此事?”

    张梁客脸色古怪的看一脸淡定的张昌宗一眼,痛快的点头:“约莫如此。”

    张鲁客跳了起来,急道:“这怎能约莫呢?周兴是什么人,长安城内,朝野宗室、大臣有多少人家破于他手,不用愚兄说吧?怎能放任六郎胡闹呢?事关家族安危啊!”

    张梁客也是一脸无奈:“朝中便是这般传的,具体……我看还需问六郎。六郎,你说?太后到底知道此事没?”

    张昌宗笑眯眯地道:“自然是知道的,不仅知道,在被我缠得无奈默许的时候,还让莫公公去告诉周兴,说我要打他一顿出气。太后的意思很明显,两不相帮嘛!”

    张鲁客、张梁客、韦氏,尽皆无语。张鲁客满脸的不敢相信:“太后就这么准许你胡闹?”

    张昌宗笑嘻嘻地道:“长得好看的人比较占便宜不是?所以说,二叔莫要担心,放心吧,一切尽在小侄掌握之中,这件事之所以会传开,小侄在其中也是略有功劳的。”

    “功劳?!”

    张氏兄弟皆满脸疑问,韦氏果断,直接一巴掌打过去,喝道:“有话就快说,不要装神弄鬼!”

    不愧是亲母子,张昌宗也同样是果断的人,毫不犹豫的认怂:“ 周兴在长安城内,不说天怒人怨,但可止小儿夜啼的凶名还是有的,这般凶名赫赫,就不信只有儿子我一人想揍他!这长安城内,别说揍他,想宰了他的人都不知凡几。只是太后要用他,别人也没办法,现在有机会了,宰不了眼看着他吃瘪还是很乐意的。所以,儿子就请公主义母帮忙扩算宣扬了一下,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地利要我自己选,人和嘛,倒是可以人为制造一下,推波助澜一番,也好让太后看看,周兴在长安城里到底多讨人厌!”

    一番话说的,张鲁客也不说他胡闹了,韦氏更是直接无语了,张梁客满脸苦笑,对这个侄儿的胆大妄为重新刷新了认识和高度,接触了几年,也知道这小子打定主意的事情,那就是头倔牛,鲜少有改的时候。

    想了想,张梁客道:“就算墙倒众人推,揍了他一顿出气,可之后的事情呢?周兴此人睚眦必报,人品低下,事后若报复你怎么办?”

    张昌宗幽幽笑道:“那就要看他和我谁更讨太后喜欢以及……长安人民对推墙这件事做的够不够好了!”

    “你这孩子啊!”

    张梁客叹了口气,却没阻止。张鲁客傻眼:“四弟,你这便同意了?怎么不阻止六郎胡闹?”

    张梁客无奈道:“二哥,此事已然无法阻止,毕竟,太后已然知道了!太后既然知道了,便不再是你我可阻止之事!想来,这一点六郎早就意料到了,只要太后知道此事,便能省了他许多麻烦,包括你我!”

    说完,看向张昌宗,张昌宗嘻嘻一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张鲁客气急,忍不住情不自禁的擦手掌:“嘿!这小子!阿嫂,小弟要动家法,您反对否?”

    韦氏满脸杀气:“二叔尽可动手,不用顾忌我,对动家法,我只有支持,半分反对也无!”

    眼看就要被老娘和二叔一起上演男女混合双打,张昌宗赶紧想辙儿自救:“二叔,阿娘,且慢,请容六郎自述原因!”

    “说!”

    二叔、四叔、老娘异口同声,浓郁的杀气简直扑面而来。张昌宗赶紧道:“六郎之所以这般做,也是为了震慑宵小。六郎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张家并非任人拿捏之辈,即便是周兴,惹了我们家,也是不行的!要让长安城所有的人看看,张家并没有倒,我们不显摆,但是我们不弱。”

    还有就是,让太后看看,她的酷吏政策到底有多讨人厌,周兴到底在长安城里有多么的招人憎恨。以武氏的心性和手段,酷吏政策定然不会改,但是,把招人憎恨的周兴弄下去,换个新的酷吏上来,那是必然之事。到时候,周兴是死是活,就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事情了!

    当然,作为小孩子须得阳光可爱些,这些深沉的心思和打算,就不用说出来吓老娘和叔叔们了!

    张昌宗心里默默地想着,看着老娘捂脸哭泣,看着二叔和四叔愧疚于让他这么一个小孩子都要操心门庭事务,操心家族荣辱存亡,口中淡然却坚定地道:“六郎身为张家的一份子,家族荣辱存亡,自然是六郎的本分事务,哪里有该做不该做的,也没有年龄大小限制的说法,二叔、四叔,我们都是张家人,维系家族都是我们的责任。”

    “吾辈无能啊!”

    耿直的二叔尽乎嚎啕大哭,四叔张梁客也默认无语,一张脸,表情十分的难看。张昌宗只能在心里默默抱歉,为了算计一个周兴,让二叔、四叔受打击了,终究还是太弱小了,他还需要努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