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人望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既然要广而告之,行事自然要大张旗鼓。先去太史局,也就是后世影视剧中充满神秘色彩的钦天监,不过,现在,这个部门叫太史局,隶属秘书省的。

    张昌宗一个白身,没人引见也不好直接去找太史令,原想着等在门口太史局的官员出来打听一下未来几天的天气预报,结果,刚在大门口探头探脑的看了没一会儿,就有个白胡须的老头儿出来,笑眯眯地一脸爷爷式的慈笑:“哟,这是谁家的小郎君?生得好生喜人,怎么跑这里来了?这里可不是小孩子玩耍的地方。”

    张昌宗眼珠一转,顺势行礼……懂礼貌的小孩子比较讨人喜欢不是!行礼问道:“老爷爷好,小子张昌宗,见过老爷爷!敢问老爷爷是太史局里的人吗?”

    老头儿笑着点头,张昌宗赶紧露出个萌笑,努力的做出星星眼,崇拜的看着老爷爷,开始套路:“太好了!老爷爷居然是太史局的人,小子听说,太史局里的人都很厉害,只要看人一眼便能知过去未来,是真的吗?”

    老爷爷哈哈大笑,双眼别有深意的看张昌宗一眼,笑道:“小郎君过奖了,我太史局里可没有那么大本事的人,不过,若是近几日的天气,却能预测一番,例如,再过五日,便有一个阴天,晨起上朝的诸公怕是要受苦了。”

    “真的吗?老爷爷真厉害,居然连五日后的天气也能知道!”

    老头儿微微一笑,抬手摸摸张昌宗的脑袋,和蔼的道:“天色将晚,未免家人担心,小郎君快家去吧!太史局可不是小孩子玩耍的地方。”

    张昌宗已然达成目的,自然乖巧的行礼告别,郑重的道:“多谢老爷爷,祝老爷爷福寿安康,小子告退。”

    老头儿注视他的目光又柔和了几分,点点头,面带微笑的目送张昌宗离开。

    周兴在长安城里,比张昌宗预想的更加招人憎恨!张昌宗都还没发挥功力呢,想要的消息便到手了,若归结于运气……他两岁时候都不会信。实该谢谢老头儿的明理和支持!

    张昌宗还回头转身,发现老头儿还在原位站着,遂用力的挥手以作道别,老头儿大概性子挺好的,居然还回以挥手,脸上笑得温和。张昌宗弯腰拱手作了一揖,方才快步跑走。

    五日啊……时间足够了!

    张昌宗积极投入准备中!然后,他发现,似乎他要揍周兴这事儿,长安人民都知道了!无论打听什么消息,都很顺畅,甚至还不用他怎么动脑筋,只要探个话头,想知道的事情就巧妙地汇聚到他手中!甚至,早晨跟着侄儿们出去跑步锻炼身体的时候,居然还有人给他送大肉蒸饼吃,虽没言说,却在默默给他加油鼓劲!讲真,活了两辈子,除了刚当兵的头年,参加抢险救灾离开的时候被人用吃的砸过,这在大唐还是第一次啊!

    然后,张昌宗默默地把自己准备动手的日子宣扬出去!既然要玩,既然大家都这么积极,那就玩大点儿好了!再说,不玩大些,太后也不会知道该换人了!

    五日时光,转瞬即逝!在长安人民翘首以盼,盼着张昌宗干一票大的的时候,周兴称病不朝!

    全城人民:劳资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jpg

    不过,周兴要是要脸面的人,也就不会投靠武氏做酷吏了!就在全城人民,包括皇宫里的武氏以为张昌宗就要就此罢休的时候,大中午的,张昌宗一人单骑,身上背着他的小弓,跑到城门口,弯弓搭箭,一箭射中城楼的飞檐翘角!

    随着箭支一起飞上去的,还有一件红色的里衣!

    又射了一箭!打开落下一张条幅,上书——

    周兴的红里衣,六郎的战利品,欲观请从速,展览三天,过时不候!

    然后,张昌宗就被带进宫,直接被提溜到武氏跟前。张昌宗乖巧地跪在下面,就差没在脸上写上“乖娃”两个字了,武氏高居上座,脸孔板着,看不出喜怒,静静地看着下首的张昌宗,沉默不语。

    若是旁人,说不定已经被吓尿了,遇上张昌宗……唯一的作用是,这小子悄悄地修正姿势和脸孔对武氏的位置!秀儿说了,他还是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比较乖巧可爱,甭管对不对,先试试再说。

    “汝可知错?”

    良久,武氏悠悠开口,问了一句,难辨喜怒。张昌宗耿直的露了个懵逼脸,还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摇头:“小子愚钝,并不知自己错在何处,请太后明示!”

    武氏直接被他的厚颜无耻逗乐了,脸孔也不板了,不过,大概是懒得看到他,直接对一旁侍立的上官婉儿道:“婉儿,看看你教的好徒弟,好一首装傻的功夫!”

    上官婉儿连忙躬身请罪。张昌宗不乐意了:“启禀太后,说好揍人一顿就完事,小子确实揍了一顿就完事了,虽说用的是面目全非脚和点漆双睛拳,那也不算过分啊!太后若觉得小子有错,责罚小子便是,拿我师父出气做甚?我师父的性子太后定然也是知道的,只要是太后您说的话,便是责骂的话,也只会照听不误,可不会像小子还会恃宠据理力争一番!”

    “六郎!”

    上官婉儿配合默契的呵斥他一声,恭声向武氏道:“太后恕罪,奴定然重重责罚他!”

    武氏懒得看一唱一和的师徒俩儿,慵懒的白两人一眼,摆手道:“行了,你二人也不用互相开脱了,六郎,本宫问你,说好只打一顿,怎么把周卿家的里衣挂城头上去了?”

    张昌宗一听,立即放松了,笑嘻嘻地道:“原来太后是责怪这个。这不是小子看围观群众挺关注,那么支持六郎,好心把结果告诉大家一声,让大家知道,六郎我不负所望,终于做到了自己先前说出口的话,并非信口胡言,大言不惭!”

    “围观群众?!”

    武氏轻轻地咀嚼着这四个字,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促狭的小子,围观群众一语倒也颇妙!”

    张昌宗笑嘻嘻地拱手谦虚:“太后过奖,人机灵没办法,天生的!”

    这臭小子!

    上官婉儿毫不客气的白他一眼,武氏又是一声大笑,笑完了,居然也不再问张昌宗把人里衣挂城头的事情,反而兴致勃勃地好奇道:“你还真揍了周兴?用先前你说的面目全非脚和那什么点漆双睛拳?这是什么功夫?说来听听!”

    所谓的面目全非脚,在后世,就算没看过星爷的电影,那也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儿;至于点漆双睛拳……那就是张昌宗的发明了,咳咳,说白了,其实就是友情附赠黑眼圈一对!

    不说明还好,说明了后,不禁武氏大笑连连,就连他的美女师父上官婉儿同学也是笑得花枝乱颤,同武氏一起喝骂,说他是个促狭的小子!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jpg

    身为小孩子,虽然有机会,但也总不能在武氏的眼皮子底下杀人啊,不然,以后还怎么走卖萌装可爱的套路骗人呢!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觉悟!张昌宗很痛心啊!

    武氏笑够了,方才问起最重要的问题:“说吧,你是怎么揍周兴的?”

    ------------------------

    按照计划和大纲,再有个几章,就可以进入第三卷了,主角要长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