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陌上少年足风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神功元年,夏,女帝武氏驻跸九成宫避暑,上官婉儿随侍。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稚童长成了翩翩少年郎;太后高居金殿之上,南面称圣;如花的少女额头多了一朵红梅,以更加沉静慎微的姿态,侍立于女帝身旁,处理百司奏表,参决政事,权势如她额头的红梅般日益旺盛。

    “禀报陛下,六郎求见。”

    大清早的,女帝刚在宫人服侍下起榻,上官婉儿早早便来大宝殿,刚服侍女帝用了朝食,便有宫人来报。

    女帝闻言,略感惊讶,张昌宗年纪渐长后,于宫中逗留的次数虽然还多,但早晚两个时段却多不再逗留,更是鲜少有大清早就上门求见的时候。不由问了一句:“怎么大清早就来了?”

    宫人答道:“回陛下,六郎今晨带人于山林中围猎,打了头野牛,猎获难得,说是要献予陛下品尝。”

    “野牛?倒也难得。不过,说是献予朕,怕是借着朕的名义,好孝敬他的好师父!对不对?婉儿?”

    女帝调侃了一句,瞄了上官婉儿一眼。上官婉儿年岁渐长,眉眼间渐添风华与岁月,颜色已不如过去娇嫩,但艳色却因年纪更添了几分,闻言,立即道:“陛下,六郎哪敢那等目无君上,陛下对他常有教诲,若论师……恕婉儿放肆,若陛下不嫌弃,也可当六郎一声师名。”

    女帝:“罢了,知道你疼你那好徒弟,自是万般为他开脱。行了,把六郎传进来!”

    不一会儿,立即有一个身高约五尺余,猿臂蜂腰,面如冠玉,剑眉星目,姿容俊美的清俊少年走了进来。少年穿着一身青衫,挽起的发髻插着一根玉簪,脸上未语先笑,唇瓣弯弯,看着好不喜人。

    少年一进来便当先行礼:“六郎拜见陛下,陛下万福。”

    女帝道:“六郎免礼,平身。”

    少年起身,又朝上官婉儿的方向转身,躬身作揖行礼:“弟子见过师父,师父今日看着脸色比昨日好些,暑气可缓过来否?”

    上官婉儿面色虽然不变,眼神却不自觉的柔和了几分,语气温和的道:“六郎有心了,为师哪里有那般娇弱,陛下驻跸行宫已然数日,自然早已缓过来了。方才宫人回报说,你今晨猎了一头野牛?”

    少年脸上神采飞扬,喜形于色,开心的点头:“对啊!弟子五更便起了,带着人进山里逛了逛,运气好居然遇到几头野牛,寻机射了一头,给陛下和师父换换口味。师父,您开不开心啊?”

    上官婉儿权势日盛,人也较之过去越发深沉,但对上少年喜气洋洋地脸,情不自禁地飞过去一对白眼,教训道:“哪里有这般说话的?男子当稳重,你看看你的样子,当自己还是小孩子吗?”

    少年笑嘻嘻地道:“师父,弟子还没成年呢,以小孩子自居也并非不可之事。对不对?陛下!”

    武氏扫师徒俩儿一眼,慵懒的摆手:“你师徒二人的官司,每日总要有几件,朕可没精力 帮你做主掰扯。不过,六郎竟能猎获野牛,看来,长弓用得还顺手?”

    说到那把用起来颇为顺手的强弓,少年便满脸的喜意和感激,喜滋滋的道:“何止顺手,简直如臂指使,流畅自如。说来,昌宗该拜谢陛下才是,若无陛下命将作监的工匠替昌宗订做强弓,昌宗还不知道会拉断几张弓,回去定然又要被阿娘念叨败家。陛下隆恩,拯救昌宗于名声溃败之边缘,大恩大德,待会儿定要多吃几块野牛肉才是!对了,陛下,您今日想吃什么口味的野牛肉?暑气这般盛,不如命人卤一卤,切成薄片,再调个酸辣可口的蘸水凉着吃可好?”

    武氏含笑点头,道:“可!被你这么一说,倒让人不禁开始期待,莫成安,传话尚食局,今晚的哺食便如六郎所说的做来。”

    “喏。”

    莫成安出去传话。

    女帝命人备好坐榻,让少年坐好,看他身姿板正,举止从容,不禁赞道:“阿郑教的好,六郎这礼仪和举止可比小时候好多了。朕还记得当年第一次召见六郎的时候,六郎可是在朝堂上当着百官大臣们的面,就敢翻越门槛。那等壮举,如今可还敢做?”

    在朝会的大殿上翻门槛的,除了张昌宗,还能有谁呢!这少年自然便是张昌宗。被女帝提及当年的黑历史,脸皮厚如张昌宗者,也不禁老脸没处放,赶紧道:“所谓好汉不提当年勇,陛下,小子当时年幼无知,无知无畏,求陛下放过,莫要再提了吧?”

    女帝闻言,仰首大笑,面露愉悦之容,倒不如过去那般深沉难测了。

    也是,都登基称帝快十年了,这朝中,除了阿谀奉承的应声虫,即便是怀有志气的刚直大臣,也轻易不敢捋武氏的胡须,可谓志得意满,虽不至于 万事如意,不过,女帝倒是再没过去那般威严难测,对面身边近身之人的时候,情绪倒比过去外露了许多。

    女帝笑罢,看着张昌宗道:“你如今虽未成年,然才学较之幼时,已然不可同日而语,武呢,更是能弓开四石,百步穿杨,这等文武双全的才具,何时才肯出仕为朕所用啊?”

    张昌宗如今已十五岁,这么多年,一直坚持习文练武,也不知是穿越的缘故还是这具皮囊资质好,除了读书读得好之外,在练武上,上辈子从未踏及的境界,这辈子居然踏入了不说,更是触摸到了更高的境界。

    这般允文允武,两手发展两手都硬的才干,导致这么多年来,张昌宗一直在女帝面前颇受宠爱,女帝去哪里都带着上官婉儿,还会让上官婉儿提溜上他。就拿这次来九成宫避暑来说,还在行宫里分了一个殿给他居住。

    张昌宗笑着道:“六郎多谢陛下看重,等今秋陛下开了秋闱,六郎中了进士后便请陛下恩典,收留小子入仕。到时候,六郎便是陛下手里的一块砖,陛下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绝不二话。”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到时候绝不躲懒,陛下放心就是。”

    女帝满意的点头,点完头复又道:“你这小子也是固执,非要中了进士才肯入仕,自你贡举后已是两年,可是心头已有把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