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名”满朝野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最后,这场群架并没有打起来,马球自然也是草草结束,因为,张昌宗和薛崇简的一干小伙伴都没心情打球了,几人都是被吓的,不同的是,薛崇简和他的小伙伴儿们是被嚣张跋扈的武氏子弟吓的;张昌宗是被突然冒出来的莲花郎的绰号吓的。

    张昌宗马球也不打了,拉着薛家兄妹俩儿就直奔别业,也顾不得是否会惊扰到太平公主与男宠玩乐,一到别业就请人去通报求见。

    没等多大一会儿,太平公主便接见了他们。见他一脸愤愤地进来,而随后进来的女儿薛崇秀脸上却满是揶揄之意,不禁一怔,看看两人,讶然问道:“六郎这是怎么了?还有二郎,怎么这般低落?可是在外间受气了?来,说与为娘,阿娘替你做主。”

    薛崇简张了张口,想到武延秀的说辞,最后又摇了摇头,什么也不想说了。太平公主心下疑惑,抬头眼带疑问的看薛崇秀一眼,薛崇秀摇摇头,太平公主便忍下没问,只是把薛崇简搂入怀里,细声抚慰几句,然后朝嬷嬷看了一眼,张嬷嬷立即一脸慈爱笑容的上前,把薛崇简哄走,顺便哄他说心事。

    等着乳母去哄薛崇简说心事的空挡,太平公主拨冗关怀张昌宗:“六郎这一脸愤然之色,到底怎么回事?”

    张昌宗唉声叹气,感觉有些不好开口。倒是薛崇秀轻轻一笑,对太平公主道:“母亲,六郎知道他在外间的绰号叫莲花郎了,这不,现在正纠结呢!”

    竟然是因为这个!

    太平公主道:“莲花六郎……这绰号不好吗?我看着,与六郎挺挺贴切的,对吧?秀儿?”

    居然还寻求薛崇秀的支持,而薛崇秀居然笑眯眯地点头道:“回母亲,女儿也这般认为。六郎生来肤白,发黑如墨,皮相俊美,身姿挺拨,姿容行止,美如盛莲。”

    太平公主细细打量着张昌宗,一边听一边笑着点头:“我儿所言,正是为娘所想。六郎这脸,便是看着也叫人心情愉悦。”

    张昌宗:“……”

    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且向你扔了一只小狗.jpg

    男人被夸帅,被夸英俊,那会高兴,但是,被人取个绰号叫莲花郎,而他还是名字叫做张昌宗,天天在女帝陛下面前行走……讲真,这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好吗?这不是提醒女帝注意他的美色吗?这美色被注意到了,离贞操被强占还远吗?这里李唐也好,武周也好,为了美色,可都没什么节操啊!

    张昌宗的危机意识空前高涨,想也不想的问道:“义母,烦您告知一下,这绰号到底谁取的?”

    太平公主看他一眼,疑惑的问道:“你问这事作甚?莫不是还想上门酬谢别人?”

    张昌宗撩袖子:“酬谢?义母您想多了,昌宗只想上门拜访一二,跟他聊聊,讨论一下什么才是莲花以及用花来形容一个男人是否合适的问题,是很严肃的探讨。”

    太平公主认识他这么多年,哪里还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装了什么药,含笑问道:“若是探讨的答案不如意,是否还想与人动动手?”

    张昌宗理所当然的道:“他害了我的名声,揍他难道不是应该的吗?只揍一顿已经很显得我胸怀宽广、胸襟过人了!”

    太平公主失笑,笑了一会儿,才道:“那义母只能对你抱歉了,我也不知是何人取的,知道的时候,在朝野已经传遍了,似乎大家都认为这个绰号很适合六郎。对此,杨琳似乎还赞过,说你,人言六郎似莲花,非也;正谓莲花似六郎。”

    说着,又看了张昌宗两眼,笑道:“余深以为然也!”

    卧槽!

    张昌宗不乐意了:“义母,您怎么也这样?您到底是哪边的啊?怎么帮外人说话,嘲笑您的义子呢?”

    太平公主笑眯眯地道:“若是旁地事,自然是帮你,若是莲花郎这个称谓嘛,义母却是赞成支持的。”

    这天没法儿聊了!

    张昌宗果断的转向薛崇秀,满脸正气:“秀儿妹妹,今日的练习还没做,不如我们回去练习吧。”

    太平公主失笑,摆摆手道:“六郎这是害羞罢?无妨,姿容乃天生,生得好看便是生得好看,这有何可害羞的?”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害羞了?

    张昌宗蛋疼了,又不能告诉对方说,生成美男子在别的时候是没事,在你娘跟前就是大事了,还是那种一不小心就变成坏事的大事。妈蛋,就怕有一天,女帝陛下被他的美色迷昏头,然后贞操不保啊!

    然而,这些话没法儿说啊!于是,张昌宗只能果断的闭嘴,可怜的朝薛崇秀拱拱手。薛崇秀微微一笑,朝太平公主一礼,道:“不敢再吵母亲,我们便先回去练习了。”

    太平公主笑着点点头,看一对小儿女相携而去,待两人出了门,面上的笑容一敛,也不见如何作态,脸孔线条便莫名的冷了几分,淡然道:“出来吧。”

    屏风后立即出来一人,十六七岁的年纪,俊俏白皙的五官,言行恭顺,语气娇腻:“十一郎拜见殿下,殿下,身子可是乏了?十一郎给您捏捏?”

    太平公主淡淡扫他一眼,盘着的腿缓缓伸直,任由他捏揉小腿,双目微阖,径直出神,想及方才张昌宗那满脸的愤愤不平之色,不禁莞尔。旁地人被人称作莲花郎,多半嘴上推辞几句,心底定是暗自欢喜的,唯有他,居然想去揍取这绰号的人,也是异数,嗯……反应也挺可爱的,就像他小时候一般可爱。

    这么想着,唇角不禁就多了一丝笑意,十一郎悄悄觊眼看了一眼,软声道:“殿下在想什么开心的事情?不知十一郎是否有幸听听?”

    太平公主笑容一敛:“你听了作甚?”

    十一郎一笑,嘴角立即两个甜甜地笑涡:“看殿下开心,十一郎也开心,若能有幸听了,那就更加的开心了。”

    言语寡淡无趣。太平公主脸上的神色莫名便淡了几分,这长得再如何俊美,腹中无东西,也是无用,天下间又如何能有人再像六郎那般,既长得好,又说得好,还不会让人觉得言语乏味无趣,便是诗词歌赋文章也能拿得出手,无论说什么都能侃侃而谈。有这样的一个人在母亲身边,却把旁地人比下去了。

    十一郎——

    太平公主扭头看他,恰好迎上对方含羞带怯、欲拒又迎的目光,不禁顿觉索然无味,闭上双眼:“行了,不用捏了。”

    十一郎立即停手,跪着移动一下身子,轻轻地伏到太平公主身前,握着她的手掌,一边嗅一边亲吻,胡渣子扎在手掌上,有些痒,太平公主的手掌最怕痒了,不禁笑出了声来。

    十一郎心中一喜,更加殷勤。太平公主笑得有些喘:“行了,又不是小狗,这是作甚?”

    十一郎一双眼眸带着情意的看她一眼,眼神温温柔柔地,不说话倒有几分动人的意味。太平公主眼光一柔,招手唤他:“过来。”

    “喏。”

    十一郎乖巧的靠过去,看太平公主爱不释手的抚摸他的脸孔,看她眼中的喜爱之色,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问道:“这张脸……殿下可喜欢?”

    太平公主轻轻地摩挲着,道:“自然是喜欢的,若不喜欢……又如何会把你带到跟前来?”

    十一郎不禁一喜,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道:“比之莲花六郎如何?”

    “嗯?”

    太平公主的手一顿,面上神色不变,手掌还在十一郎脸上摩挲着。十一郎强忍着兴奋之感,连声道:“六郎姿容俊美,被人唤作莲花郎。殿下看,我的脸长得如何?能以何花赞之?”

    “放肆!”

    太平公主抚摸他脸的手掌一抽,转手就是一巴掌,力道之大,直接把猝不及防的十一郎打翻在地,不敢置信的捂脸看着她:“殿下?!”

    太平公主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方才还满是喜爱之色的眼眸里全是厌恶:“凭你也配与六郎比!不过是个区区男宠,居然还敢存着与六郎比高低的念头,端是放肆,来人,带下去杖责五十。”

    “喏。”

    十一郎满脸惊骇之色,还想说什么,已被人熟练的一把堵上嘴,直接拖了出去。太平公主神情淡然的理了理衣袖,重又在座榻上坐下。

    旁边伺候的人恭敬地询问道:“殿下,可要唤旁地人来陪您?”

    太平公主顿了顿,道:“不用了,我去看看二郎,今日不要唤人过来,无趣至极,没得让人恶心。”

    “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