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三角平衡
    ,精彩小说免费!

    “师父,您别吓我啊,我真会被吓到的。”

    张昌宗被上官婉儿的话说得心里不禁一激灵儿。如果只有他自己,死不死的,张昌宗还真不在乎,但是,身后有着张氏一族,还有着郑太太和婉儿师父,有着秀儿妹妹,说什么他也不能死,也舍不得死。

    上官婉儿目光灼灼的望着他,问道:“你既然选了北衙,想必对朝中局势有所观察?”

    张昌宗答道:“这些年徒儿一直在关注朝中局势,陛下以女子之身登大宝牧天下,威震四方,条条人命,累累白骨成就了今日陛下的威名。但是,程务挺不该杀!这天下不止有中原大地,西有吐蕃虎视眈眈,北有突厥狼子野心,又有新罗、高句丽等小国重小利而无大义,这等环境之下,陛下却杀了能领军征战、威慑四方的大将,自毁长城不过如是。”

    上官婉儿微微颔首,没说话,示意他往下说。

    张昌宗侃侃而谈:“打仗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领军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否则,古往今来哪里还会有那么多人感叹名将不易得呢?陛下显然知道必须把军权抓在手里,所以,南衙十六卫的大将军,几乎都是武家的人,甚至连武懿宗那等废物点心都能领军作战,可见陛下手里军事人才的匮乏。徒儿不才,自问若论溜须拍马、谄媚讨好肯定是拍马也赶不上武氏子弟,但若论行军打仗……呵呵,不是我自夸,武家所有子弟捆一块儿也比不上一个我!”

    那自信昂扬的样子,让上官婉儿看得不禁一笑,却也没说他 不谦逊的话,笑道:“所以你便以己之长攻彼所短?”

    张昌宗用力点头:“那是。陛下需要拥有才能的人,而不才徒弟我恰好有这个才能,自然就要抓住机会,一鸣惊人,引起陛下足够的重视,如此,陛下方才会重视我,重用我。师父,徒儿的立身之道便是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我不曾有足够的本领与才干,便是陛下再宠信我,师父再有如何大的权势,也不过是空中楼阁,终有倒塌之时。师父,万丈高楼平地起,就让徒儿替您夯实基础吧。”

    “你……”

    上官婉儿怔怔望着徒弟自信昂扬的俊美脸庞,看着他眼里因自信与斗志而散发出的熠熠光辉,脸上明明在笑,眼泪却情不自禁地滑落,语气近似叹息:“师父的小六郎,真的长大了!”

    颤抖的玉手,轻轻摸上张昌宗的脸庞。张昌宗一怔,自从他十岁后,师父便很少对他动手动脚了,他也自觉地不再随意对师父做出拥抱类的动作,毕竟,男女有别。隔了这么多年,居然又被师父摸脸……感觉有些复杂,更多的还是害羞。

    “师父……”

    张昌宗红了脸,还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把脸上还带着泪痕的上官婉儿直接就逗笑了,笑得花枝乱颤,笑得弯腰伏桌。张昌宗抗议的叫了一声:“师父!”

    上官婉儿看张昌宗脸红得都快发紫了,才一边擦眼泪一边止住笑,道:“既然你已是这般有担当的男子,那事情便可与你说清楚了,毕竟,机会稍纵即逝,你过来看。”

    把她先前写的纸张拿过来,推给张昌宗看,问他:“你且仔细看看,想一想,再告诉我,你看出了什么。”

    张昌宗低头一看,纸上分别写着三省六部和南衙十六卫各卫大将军的名字,几乎囊括了所有叫得上名号的重臣。

    “看出什么了?”

    上官婉儿问了一句。张昌宗想了想,道:“朝政上,要害部门几乎都被武氏子弟和党羽把持,旁地大臣多是副职。南衙十六卫,除监门千牛四卫,其余十二卫,大将军不是武氏子弟便是陛下的亲信,旁地大臣根本插不上手,然后,一个李氏子弟都没有,陛下在打压李氏,还尽全力扶持武氏。”

    上官婉儿颔首:“继续说,除此之外还看出什么?”

    张昌宗若有所思的道:“武氏终究根基浅薄,人才零落,再如何扶持,终究烂泥扶不上墙。陛下要帝位稳固,便要做好治国理政这件事,不可能只靠武氏一族便能治理好天下,这天下不能缺少做事的人,所以,群臣只要不跳出来反对陛下,陛下便不会杀他们,因为陛下需要帮她治国理政之人。陛下只要把南衙十二卫牢牢的掌控在手中,便不怕群臣翻天,群臣也不敢翻天。只是,相比群臣,武氏子弟即便是身处要职,位高权重,也因本事不足地位不稳,与底气十足的群臣对抗,若无陛下帮助,怕是早就被群臣挤兑得骨头渣子都找不到了!”

    上官婉儿再次颔首,面上又恢复往日那般斯文温婉的样子,含笑点头:“对,你有一事说得极对,若是自己有本事,便是地位低微也只是一时,并非一世,只要有机会,乘风而起不过是须臾之间;若是自己没本事,便是坐拥天下也不得安稳。这天下岂是想坐便能坐的?又岂是易坐的?陛下威加海内,然以力服人终究比不上以德服人,李唐三代以来可无昏庸之君。再一看武氏宗族子弟,六郎你说,天下人和群臣会心向谁?”

    “咳咳,师父,小心隔墙有耳。”

    张昌宗提醒道。上官婉儿淡然道:“你有长进,莫非为师就没有吗?放心。”

    看上官婉儿还有闲情倒水喝,张昌宗稍稍放心了些,心底也明白婉儿师父的意思了。女帝陛下如今已是七十有三,人生七十古来稀,继承人问题即便是强如则天大圣皇帝,也是摆在案头不得不考虑的事情。

    看张昌宗沉吟不说话,上官婉儿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悠然道:“群臣心向李氏,武氏子弟以姓氏傲人,两方虽未闫明,却都在逼陛下表态。陛下既然坐了这江山,坐拥这天下,想要坐得安稳,继承人问题便不得不考虑,可是,陛下是那等愿受人逼迫之人吗?”

    张昌宗想也不想的摇头,强势了一辈子的女帝陛下,未来的则天大圣皇帝可不是那种会受人逼迫的人。

    上官婉儿嫣然一笑,道:“所以,小六郎,你的机会来了!”

    张昌宗明白过来:“以陛下的强势,又岂会甘心受迫?更何况还是在继承人这等关系重大的事上,更不愿受人胁迫。因此,心向李氏的群臣也好,一再亲手扶持的武氏子弟也好,都需要压制,这天下只能陛下说了算。”

    上官婉儿含笑满意的点头:“对。若你是陛下,你当以何法破局?”

    张昌宗胸有成竹的道:“两边各打一巴掌,把胆敢冒头的都打下去,以削弱两方的力量,以让局势重新掌控在陛下手中。然后,趁两方皆不敢冒头的功夫,趁机再扶持一股新的力量起来,以达成三足鼎立之局,然后,便尽可放手让三方去争斗,在三方决出强弱以前,自然也没人有胆子、有精力来胁迫陛下选继承人,陛下也有了从容布置、选择的余地。所以……”

    张昌宗目光炯炯地看着婉儿师父:“师父,徒儿便是陛下目前选定的第三方吗?”

    上官婉儿颔首:“然也。所以,好徒儿,机会便在眼前,你当如何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