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为女帝打CALL
    ,精彩小说免费!

    如何选择且不急,先给女帝陛下打个电话可以吗?

    不愧是千古唯一的女皇帝,先前只为她的魄力与冷酷心惊,对她的手段,认识不够深刻。如今被上官婉儿一点……就凭女帝陛下这信手拈来的手段与政治能力,古往今来多少帝王,能比肩者不过是寥寥几人罢了。

    一直以来,张昌宗都以为女帝陛下大肆包养男宠,不过是为了满足私欲,如今看来,还是他把女帝陛下想的太过浅薄了。

    作为一个女子,在男性主导的封建社会,男权盛行的背景之下,要做到至尊之位,心机、手段、魄力、运气,缺一不可。只是,女帝陛下虽然做成了,可是,或许是手段太过冷酷,也或许是社会背景的影响,手下根本没什么可以用的人,世家士族里,几乎没什么真正的人才来为她效力,女帝陛下启用寒门士族,史书上说,是一再削弱世家影响的手段,从侧面来看,不也是女帝不受世家支持的证明吗?

    以古代的教育体系和教育普及程度,真正的人才,寒门里十个里面不见得能出一个,而世家手里,即便一代不显,最多不超过三代,又会有人才出来,这就是世家的底蕴,是数百年积累之成果。

    跟着婉儿师父学习后,涉及世家谱系学之后,张昌宗对照可怜的历史知识,猛然发现,有唐一朝,后世那些著名的丞相,姓氏是那么眼熟,左右一推断,十有**就是出自名门著姓。未经历过五代十国的洗牌,世家士族的力量,在大唐可谓根深蒂固。

    自隋以来,当政的帝王便已意识到世家士族的树茂根深,也知道该削弱,只是治理国家需要人才,并不是随便拉一个人来就会做官,就能治理好国家的。治国理政非小事,国家治理不好就会生乱,大好江山便只能断送。

    女帝陛下同样面临着这种的困难,只是,世家士族并不买她的账。相比起树大根深的世家门阀们,武氏一族就是嫩生生地暴发户,手头连个可以拿得出手的人才都没有,即便武氏一再抬举,又有何用?但是,女帝又不能不抬举武氏一族,因为,她手里没有可以信任和使用的人。

    到女帝登基以前,李唐不过传了三代,高祖李渊,太宗李世民,高宗李治,这三人可没有一个昏君,也没造成什么民怨,反而政绩斐然,声望卓著。

    再对比女帝。女帝任用酷吏铲除了异己,却也铲除了人心。凡事就怕对比,一对比,不管是朝中众臣还是民间,大家只会更加怀念李唐,而不会对武氏的周朝有什么留念。何况,还有武氏宗族里那群拖后腿的!若不是十二卫牢牢的掌控在女帝手中,只怕这江山也不姓武了。

    讲真,能拖着一群草包还以女子之身登基为帝,女帝陛下已经很了不起了。单只能力和手段,为她打个电话也是应该的。

    张昌宗心里嗯嗯点头,有些感慨,历史上,女帝陛下专宠张氏兄弟,还以为是女帝昏聩,现在看来,女帝陛下还是手头缺人,只能从男宠里矮子里面拔高个,把张氏兄弟抬举出来,既能稳定局面,又能吸引火力,还能满足自己的私欲,一举数得的好事,傻瓜才会不干!

    张氏兄弟出身其实不算差,从祖张希成是高宗朝的宰相之一,能力出卓,极得高宗看重和信任。这样的家庭出身,张氏兄弟显然是受过好教育的。虽说能力不出众,但在女帝的有意纵容和支持下,也很是蹦跶了好些年,压得武承嗣和武三思都要争相给兄弟俩儿牵马缰。

    许多人都只被女帝一把年纪还养美少年玩的事儿勾起了猎奇心思,出于某种心理,光忙着去看历史女名人的那什么史去了,却忘了分析当时的形势和后来的变化,忽视了隐藏其中的政治手段和政治目的——

    都怪当时太年轻.jpg

    张昌宗默默反省了三秒,觉得有个问题还是需要先问明白的,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望着婉儿师父,语气不是很确定:“师父,做第三方是没问题,我也有自信撑起来,也必须撑起来。但是,有个问题就比较让人担心了。”

    上官婉儿看他这慎重的样子,也不禁跟着严肃了两分,问道:“何事?”

    张昌宗不是很确定的问:“陛下想抬举我,是让我以本领出道,还是让我以美色出道?”

    “嗯?!”

    聪明机变如上官婉儿,一时也闹不明白徒弟的意思,满脸的迷惑:“什么意思?又有何区别?”

    看来是说的太婉转了!张昌宗想了想,换个说法:“咳……区别还是挺大的。徒儿的意思就是,陛下不会为了表示对我的重视,或是更好的掌控我,想直接潜了我吧?”

    “潜?”

    上官婉儿凝眉,面上迷惑之色不减,她还是不明白。看来还是不够直白,张昌宗憋了一下,干脆直说:“潜就是睡,睡觉的睡!那什么,徒儿不才,长得还算可以,是吧?那什么……”

    话还没说完,就被上官婉儿明白过来后的一串笑声给打断了!

    “哈哈哈哈……”

    上官婉儿捂着肚子,笑得瘫倒在桌子上:“你……你说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张昌宗还理直气壮:“色不迷人人自迷啊师父。”

    “呸!堂堂男子也好意思说自己色不迷人人自迷!羞也不羞?”

    “不羞,因为这是事实啊!师父,难道你在宫里这么多年,还见过比我好看的男子?”

    张昌宗很坦然,相貌是爹妈给的,天生的,否认不来,也改变不了,要是故作谦虚多了,说不定还会被人说虚伪呢。

    这厚颜无耻的样子,上官婉儿刚止住笑,又给他气乐了:“厚颜无耻的小子!你以为你是谁,陛下非你不可吗?”

    张昌宗很为难:“呃……难道不是吗?”

    上官婉儿白他一眼,道:“罢了,你也并非真正的小儿,虽说才十五岁,可依为师看,该知道不该知道的,你也没少知道。既然今日说起,不凡告诉你,这些年来,陛下身边也并非没有毛遂自荐之人,更甚者,还有父亲上疏推荐儿子的,这些文书皆由我经手,可陛下身边,也不过是薛、沈,目前尚无新人入宫侍奉。”

    想不到女帝陛下居然还有些底限,也不是来者不拒的。咳……人家也是有要求的。不过,想不到古人奔放起来,比起现代人也不遑多让。果然,现代人玩的那些,都是古人们玩剩下的!人无耻起来的样子,真是毁三观!也难怪他师父一个女子,居然能面不改色的跟他说这些,实在是见怪不怪了。

    张昌宗简直目瞪口呆了。

    大概是张昌宗呆愣的样子太傻太单蠢,上官婉儿居然被蠢徒弟看得略有些不自在,眼眸一转,含含糊糊地道:“陛下并非饥不择食之人,陛下从小看着你长大,你的性情,以陛下之能,自然能看得明白。你非那等为了权势可出卖……咳,出卖色相的人,陛下想用你,必然不会逼迫于你,尽可放心,大可尽情施展所长。只要你的才华足够,即便是美色当前,陛下当也会自律。”

    虽然被婉儿师父一番话说得安心了许多,但是,好尴尬怎么办?

    张昌宗实在忍不住挠了挠脸,故作严肃:“多谢师父指点,徒儿会好好努力,尽展所长,以配合陛下之策。那什么……快四更了,趁着距离天亮还有段时间,师父也歇息一下吧,徒儿告退。”

    说完,也不等上官婉儿回应,自己便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人。上官婉儿本来也有些尴尬之意,被他这么一弄,眼眸里不禁添了几分笑意,望着蠢徒弟近乎落荒而逃的背影,轻轻一啐,眼中掠过一丝狡黠,看他以后可还好意思以美人自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