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刚开始
    ,精彩小说免费!

    师徒俩儿拉拉杂杂的说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真正重要的话也就是那么几句,上官婉儿意在提点。之所以说这么多,师徒俩儿其实都有些激动,这是他们改变命运的关口,不论对上官婉儿还是张昌宗来说,都是如此。

    若是这事成了,张昌宗入北衙,乘势而起,步步为营,自然能如他所愿一般,成为护佑众人的那把大伞。只要他显出他对女帝陛下的价值来,他在意的婉儿师父也好,张氏一族也好,甚至是秀儿妹妹,都可以享受到他的荫庇,特别是婉儿师父,她这位巾帼宰相才算名副其实,而不是空有虚名,徒惹宵小觊觎。

    作为人称的巾帼宰相,婉儿师父的能力自不用说,地位也更不用说,女帝近身之人,但是,这个身份带来的除了权势和地位,还有无尽的麻烦。

    武氏子弟里,现在最受女帝宠爱的武承嗣,将来接掌武氏一族所有资源的武三思,这两人一直对上官婉儿虎视眈眈。若说是因为美色,打死张昌宗他都不会相信,他的婉儿师父不丑,但从不是以美色引人注目的类型,这两人为的不过是上官婉儿的地位。

    上官婉儿掌着宫中制诰,在后世,那就是中央办公厅的主任,领导的贴身秘书。可谓是天底下关于朝政信息除女帝之外最灵通的人。女帝有什么想法和决定,即便是重臣,也一定没上官婉儿先知。她从十四岁起便跟在女帝身边,若论对女帝的了解,谁也及不上她。

    以武承嗣与武三思没什么大本事,只会阿谀奉承的德性,岂不是就只想着钻头觅缝的揣摩女帝心思,以获取更大的权势。掌管制诰的上官婉儿,可不就成了他们的目标了么!

    在领导身边有人和没人,到底哪个好,这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

    这诸般利害关系一总结,若上官婉儿是个男子,自然会被人视为前途远大、前程似锦,然后争相巴结、奉承,可她是个女子,又是掖庭罪奴出身,外无奥援,根基薄弱,看似权势日盛,其实危在旦夕。武承嗣也好,后来的武三思也好,想的也不过是以手段得到她的人,然后逼迫之。

    所以,武承嗣才敢在宫中就欲行禽兽不如之事,也所以,在历史上,李显登基都还不放过她,武三思也不放过她,史书上只会骂她淫荡,只会骂她妖女,可又有谁真正理解过她的不得已,她的苦楚!

    张昌宗想做婉儿师父的奥援,保婉儿师父一世安稳,若可能……罢了,这个目标目前还有些遥远,且先做好眼前再说。

    按下纷杂的心思,趁着还有点儿时间,张昌宗强迫自己入睡。今晚的潜入只是开始,并不是结局,真正的征途才刚开始。

    大清早的,羽林卫大将军陆禹臣便跪在大宝殿门口,等着女帝陛下接见。女帝陛下昨晚上熬了大半宿,早晨起的略晚了些,结果,陆禹臣就在殿外跪了好半天。

    上官婉儿还如往常的时辰过来,女帝自然还没起,迎面撞上陆禹臣,如往常一般行礼:“陆将军。”

    “见过才人。”

    平时沉默寡言的人,这会儿看人的眼睛里似乎藏着一把剑,锐气尽显。上官婉儿面上挂着斯文温婉的笑,不知六郎可起了……以他的毅力,想来肯定是起了的,此刻定然练完武,正在练字读书,若陛下不召见,稍后就该出宫去太平公主处找薛崇秀学习器乐了。

    心里这般想着,面上并不曾让人看出神思不属,反而劝道:“陛下昨日歇的晚,将军这般早来,恐要多等了,不如先回去,等陛下起了再来求见也不迟。”

    陆禹臣瓮声瓮气的道:“才人不也是这般早就来了?”

    上官婉儿微微一笑:“我与陆将军不同,自然来的时辰也不同。陆将军请稍待,我先进去了。”

    说完,微微一礼,转身进大宝殿去,即便进去了,还能感觉两道锋锐的视线跟随在身后,心中微微一晒,不以为意。若一个陆禹臣便能令她惊惶,岂不是对不起蠢徒弟的用心!

    上官婉儿笑笑,默默与莫成安见了礼,悄无声息而又慢条斯理的开始整理女帝陛下的御案,开始她每日必做的事务,等候着女帝陛下起榻。

    女帝陛下也就比往日晚了一个时辰,被上官婉儿服侍着梳洗上妆,无意间看到案头开的正盛的牡丹,不禁问了一句:“六郎可起了?”

    上官婉儿道:“回陛下,奴过来时,特意让人过去看过,说是早晨并未贪睡,按照往常的时辰起的,起来后打拳射箭,骑马背书,此时想必正在练字。若陛下不召见他,稍后吃了朝食,必是要过去公主府上习练器乐。”

    “太平府上?向秀儿学?”

    女帝陛下又问了一句。上官婉儿答道:“回陛下,便是公主府上的大娘子。”

    女帝颔首:“若是秀儿教他,倒不禁让人期待起来。莫成安,传膳,让六郎也过来,与朕一起用朝食。”

    “喏。”

    莫成安去传膳,提也没提跪在外面的陆禹臣。上官婉儿略一沉吟,道:“陛下传膳让六郎过来是陛下的恩典,只是,奴过来时,陆将军已在外跪着求见陛下。六郎昨晚才下了陆将军的脸面,若是两人贸然相见,只怕……”

    女帝陛下连眉毛都没动一下,淡然道:“两人终有一见之时,避又能避到哪里去!六郎是朕召来的,又何须避谁?你呀,年纪越长,胆子越小,尽管去传六郎来便是。”

    “六郎小小年纪便受陛下这般恩典,身为师父,终不能学他少年意气,奴岂不是要替他更多加些谨慎与小心?”

    上官婉儿恭敬的解释了一句,心里却觉得额头的梅花又开始痛了,它的存在,便是告诫。

    女帝一笑:“你呀!”

    上官婉儿浅浅一笑,略显踌躇:“陛下,陆将军还在外面等着呢。”

    女帝从容不迫的道:“让他跪着便是,朕已然提前告知他,让他加紧防备。结果今晨朕派去的人去查问时,他倒是熬了一宿没睡,结果连六郎是何时进来的都不知……跪也是应该。”

    上官婉儿温婉一笑,没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