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张大将军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日,轮换下来的士卒,也无一人来打擂,张昌宗的训练计划顺利安排下去,他的驻防图也可以上交给女帝陛下。

    报了求见陛下的请求,却是婉儿师父出来迎他,就那么清清淡淡的站在大宝殿外殿的门口,用目光迎着他。

    张昌宗脸上不由露出个笑容来,紧走几步过去:“师父!怎么是您来了?让师父您出来迎弟子我,弟子如何敢受?”

    上官婉儿竟没白眼他,面上露出个清浅的笑来,眼神在他身上打量一遍,心下暗自满意,不过口中却调侃道:“今时不同往日,为师的小徒弟如今已是羽林卫大将军,为师自然要待你不同些。”

    张昌宗故作惊骇状,一脸的不敢置信:“什么?原来师父竟是这等势利之人!以前还叫我小宝贝呢。”

    那怪样子,逗得上官婉儿直接笑出来,再忍不住白他一眼:“又作怪!”

    张昌宗这个贱皮子,被白了一眼居然还觉得神清气爽,浑身舒坦,一边鄙视自己没救了,一边笑嘻嘻地道:“能博师父一笑便不算作怪。”

    “你呀!”

    婉儿师父笑叹了一句,抬头凝视着他,忍不住叮嘱道:“你如今已是羽林卫大将军,堂堂大将,怎可还如此嬉皮笑脸的?若让你手下的士卒见了,岂不是有损你威严?”

    张昌宗浑不在意的道:“若是威严这么简单便被损了,那也不是真的威严。弟子统兵并不靠所谓的故作威严,靠的全是真本事!”

    上官婉儿略一思索,含笑点头:“也对。经过昨日设擂,羽林卫中应再无人能及你在羽林卫将士心目中的地位了。你做得很好!”

    张昌宗笑滋滋的道:“那是。师父,弟子我聪明吧?知道自己年轻,没有什么名望,另辟蹊径想出这么个立威的法子来!”

    满脸的得意,在婉儿师父面前,毫不掩饰。上官婉儿轻笑着点头,却也没多说他,只看他的眼神透着慈爱之意。

    “末将张昌宗拜见陛下。”

    “六郎免礼,平身。”

    师徒俩儿一前一后的走入正殿,女帝陛下坐着,见张昌宗进来,脸上立即露出个笑来:“六郎可是来献驻防图的?”

    张昌宗意外的道:“陛下何以知晓?”

    女帝陛下只是微笑,朝他招手,示意他靠近些,然后理所当然的道:“经你昨日那么一出,羽林卫当已被你降服,你这大将军一职方算坐稳。既然坐稳了,自然也该履职了,这有何难猜的!”

    张昌宗心服口服:“陛下智慧如海,什么都瞒不过您,末将佩服。”

    “且莫再说这些哄人的话,把你的驻防图拿来朕看看。”

    “喏。”

    张昌宗把驻防图交给莫成安:“劳烦莫伯伯。”

    莫成安笑得一脸和煦:“六郎客气,请稍待。”

    女帝陛下展开驻防图,看了一阵,又招手让张昌宗过去做解说。张昌宗自然不会拒绝,规矩的过去跪坐好,就着他的图,一一给女帝陛下解说,务必以浅显简单的话语解说清楚他的意图,好让女帝陛下理解他的用意。

    女帝陛下听他解说完,略作沉吟后,立即果断的道:“既然六郎已经有了主意,便按照你的意思去做便是,你是朕亲手教出来的,好好做,也好叫天下人看看!”

    “喏,陛下放心,六郎定会尽心尽力。”

    女帝陛下颔首,一双眼在张昌宗身上转了一圈,突然道:“把手伸出来朕看看。”

    张昌宗莫名,不过还是依言伸出手。练武人的手一般都不好看,关节较常人粗大些,手上茧子也多。何况,张昌宗还额外修习了射箭,还有长年累月的书法练习,手上的茧子更多。

    女帝陛下去拉他的手,张昌宗吓得下意识的就是一缩,惹来女帝陛下的嗤笑:“在朕面前,你有何害羞的?”

    张昌宗想说并不是害羞,但最后也只能忍了,任由女帝陛下拉着他双手看了看,眉间皱起一道竖纹,道:“朕昨日便在想,你能有那般本事,定是经过苦练的,今日看了你的手,才知其中艰苦。”

    张昌宗嘿嘿笑道:“多谢陛下关怀,不过,自己喜欢,倒也不以为苦。”

    女帝只淡淡一笑,没再就此多说,只是道:“羽林卫朕已全盘交予你,你有何想法尽可大胆做来,不用管旁人的想法或是主意,朕予你支持和依靠!”

    “喏,定不负陛下厚望。”

    有了女帝陛下的支持,羽林卫又是她老人家的私军,加上张昌宗凭本事挣来的神勇形象,他在羽林卫中所作的改革,倒也顺风顺水的做起来。

    一切步入正轨,酷暑已过,也到了回洛阳的时候。羽林卫要护卫陛下回洛阳,张昌宗身为统帅,自然要肩负起行营、护卫等职责来。他有前世的经验,又有行家教导,加之自身深厚的文化功底,做起来自然更加得心应手,一切调派得井然有序,忙中丝毫不见乱,倒让一旁冷眼旁观的人大点其头。

    “六郎!”

    张昌宗骑马巡视队伍行进的时候,路过太平公主车辇旁,被公主义母叫住。张昌宗伏在马上弯腰低头:“义母有何吩咐?”

    顺着掀起的布帘子往里看,薛崇秀与她母亲同乘一辇,看他望进来,朝他展颜一笑。张昌宗被看得也跟着傻笑:“秀儿妹妹,车里热吗?有什么想玩的没?我派人给你找来。”

    薛崇秀摇摇头:“不用,我乘车哪里比得上六郎哥哥你骑马辛苦,叫人给你备着,待晚上泡个热水澡,不然回神都后只怕要受罪呢。”

    “嗯!”

    张昌宗得女神妹妹关怀,自然只有高兴地,哪里还会反对。太平公主冷眼看两人说话,从车辇的小桌子上拿过一个还挂着水珠的果子,递给张昌宗:“看你顶着大太阳来回巡视,叫你过来喝口水,吃个果子解解渴。”

    张昌宗笑道:“谢义母赏,那六郎便不客气了。”

    说着,接过果子就是一大口,也不走开,就驱马跟着太平公主的马车并排齐驱,三两口啃完果子,又喝了一大碗递过来的凉茶,然后朝母女俩儿告别,又继续履职去。

    也不知是不是太平公主开了坏头,还是女人就是这样,自今天被太平公主投喂了后,接下来几日,不止太平公主,他的婉儿师父和女帝陛下,看天气炎热的时候,都会唤他过去,不拘是水还是新鲜果子,每天总会给他投喂上一两个,搞得张昌宗晚上摸着毫不干燥,丝毫不见黑的面孔暗自发愁——

    莫不是水果吃太多补得太水灵的缘故?不说其他,只看外表,这小白脸子是坐定了。这天生不易晒黑的肤色,也是不科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