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郑氏威武
    ,精彩小说免费!

    “五哥!”

    雷德森杰特们,这少年不是别人,就是张易之,十九岁的张易之,未来众多女性心目中的男神,初具雏形。张易之去年刚成了亲,如今正是新婚燕尔之时。

    张易之随着李钦让在长安,张昌宗在洛阳,兄弟俩儿自去年成亲时见过便又分隔两地,已经差不多一年没见了。

    “先生好吗?有没有给我们再添个小师弟或是小师妹的?”

    两兄弟一起往书房走,一边走张昌宗一边笑问道。张易之无语的看他一眼,道:“你这话也就是在我面前说说,要是让先生知道了,保不齐先给你两戒尺再说。不过,立夏的时候,师娘又生了一个小师妹。”

    兄弟两个别有意味的互相挤挤眼,然后一起猥琐的哈哈大笑,笑完了,进书房坐下,张易之问:“怎么突然进羽林卫了?不是说要行卷参加科举吗?”

    张昌宗道:“其实好些年前就有这个想法,不过是一直没机会。这次机会来了就不想放过了,至于科举……陛下也没说不许我参加,行卷的诗赋我都准备好了,正准备往各处投一投,等秋闱时候下场试试。五哥你呢?今年先生准你下场吗?”

    张易之苦了脸:“怕是还不成,我试着写了些,被先生评的一文不值,便是下场了也是没希望吧。”

    这些年,张易之一直跟着李钦让学,只是,音律还行,诗赋方面却像是缺了根弦儿似的,一直不开窍。下场了一次,落第了。这几年,文名反而不如“美名”传的开。

    没错,就是美名!张易之、张昌宗这兄弟俩儿的相貌,张易之英武俊朗,张昌宗俊秀飘逸,两兄弟的“美名”在长安、洛阳两地,还是有一些的,只是,张昌宗这个从伪神童成长起来的伪天才文名更盛些。

    这读书不开窍,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一百二十遍**的摧残下,张易之的功底还是扎实的,他就是写不出来。

    张昌宗心头一动,问道:“那先生有什么建议没?”

    张易之顿了顿,道:“先生说,若不想蹉跎年华,就去试试明经科,总好过在进士科一直没希望。”

    两兄弟齐齐沉默下来。张家这么多孩子,这么多年了,就没一个中进士科的。东府这边,文阳是明经科出身,文英心思不在读书上,连明经都没过;其余的孩子还小,还不到下场的时候,还在闭门读书;西府那边,双胞胎和张景雄、方瀚都是明经出身。二叔和四叔都把希望寄托在张易之、张昌宗身上,希望他俩儿能得中进士。

    “那五哥你的想法呢?”

    张昌宗问了一句。张易之挠挠头,没说话。分家的时候,张易之也分了房子、田产,吃喝是不愁的。

    只是,张昌宗不想张易之在走上做小白脸的老路,这些年一直刻意引导着,不止他,包括所有张氏儿郎都这样,时不时的还忽悠韦氏,让她别把儿子当成宝贝养,该让儿子理事和承担的,尽可放手去分派。于是,张家所有的儿郎,这么多年被张昌宗“男子就要承担养家糊口重担”的观念洗脑和有意的引导下,都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草包。

    张易之有些踌躇:“六弟,你觉得呢?你说我该不该去考明经科?”

    张昌宗想了想,问他:“五哥你的想法呢?你想做什么?有方向没?”

    张易之眼睛一亮,答道:“我……我想去太常寺,我喜欢做关于礼乐方面的事务,先生也夸我这些学得好,学得扎实。”

    太常寺?!礼乐?!

    张昌宗不禁有些意外,跟张易之做兄弟这么多年,他还真不知道张易之喜欢礼乐,他音律学得好是真的。即便赶不上薛崇秀一代大家的水平,却也称得上精湛,反正比他这种拖尾巴的水平好不少。

    张昌宗想了想,道:“关于太常寺,我了解的并不多,是否需要进士科出身的人才能进去……我也不知道。不过,如果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务,应该比做不喜欢的好些,不如等我打听一下可好?”

    “嗯!如此就拜托六弟你了!”

    看张易之脸上的光彩,张昌宗不禁一笑,道:“兄弟之间,不用这么客气。应该快开饭了吧,我们快去吧,省得去晚了扫了阿娘的兴。”

    “嗯!”

    一家子热热闹闹的吃晚饭,郑太太很给面子,也参席了,张昌宗瞅着,特意让人准备的水果捞,老太太吃了一大碗。

    吃完饭,又与几位嫂嫂和随着嫂嫂们来的侄儿们说了一会儿话,韦氏念他舟车劳顿,早早的就赶大家去休息。

    张昌宗回自己的院子,路过花园的时候,看郑氏在里面散步消食,遂抬脚进去:“太太,可是哪里不舒服?”

    郑氏笑着摇摇头,道:“放心,我无事,就是想着傍晚天凉快出来走走。走了这么多天路,你不累吗?快去休息吧。”

    张昌宗过去扶着她胳膊陪她散步,道:“弟子的体力您是知道的,陪着陛下一天也走不了多少路,哪里会累,我陪陪您吧,顺便,有件事想请太太您指点一下。”

    “何事?说吧。”

    老太太不是喜欢废话的人。张昌宗便干脆的把张易之的事情向她请教一下,如论礼乐,谁也比不上五姓七宗。

    郑氏脚步顿了一下,扭头看张昌宗,眼神莫名。张昌宗被看得一脸懵逼:“太太您这么看弟子做甚?”

    郑氏道:“五郎想来平日过得也挺辛苦。”

    “嗯?”

    “有你这么一个出色的弟弟,他又与你年纪相仿,难免被人拿来与你比较。幸好你入宫拜师早,若是你兄弟常在一起,怕是会毁了他。”

    张昌宗悚然一惊,明白过来:“所以,五哥才会那么喜欢礼乐……因为那是唯一我不擅长,而他悠秀于我的地方?所以,太太您才让我停了李先生那里的课……”

    郑氏没说话。

    他七岁以后,婉儿师父给他安排了许多课程,有时候女帝陛下也会指点他,还有习练骑射占据了不少时间,加上有时义母太平公主也会给他找师傅教导他,他的时间分配十分紧张。郑太太看他整天忙得脚不沾地的,做主让他停了李钦让那里的课程。

    原来内里还有这种缘故。他疏忽了,但是郑太太看出来了,这就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张昌宗就算是穿越者,活了两辈子,在这些问题上,他还是不如郑氏敏锐和明白,老太太是个通透人。

    张昌宗一揖到底:“弟子多谢太太为我操心,若没有您,我们家只怕……太太的大恩大德,弟子真真不知该如何报答才好了!”

    郑氏扶起他,笑道:“说什么傻话!再让我听见这些话就要让人掌嘴了!”

    也是,有些话其实没必要说。不过,他心里却更加警醒,就算是穿越者,其实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自以为是这种错误,若是犯了其实还是挺可怕的。

    郑氏看他一眼,淡然道:“五郎若是真想去太常寺,又何须纠结进士或是明经。此一时彼一时,只要不是他想少年之身居高位做正卿,难道宫里的修仪加上你那公主义母,加上你一个羽林卫大将军还完成不了他的心愿?”

    张昌宗点点头,旋即又有些头疼:“操作一下倒是不难,就是这么走后门进去……五哥会不会有想法?”

    郑氏白他一眼,轻声叱道:“又说傻话!只要五郎有才干,踏实做事,做出成绩来,怎么进去的……重要吗?又怎会有人介意!”

    张昌宗听得目瞪口呆!

    郑氏却不管他心里的翻江倒海,微微一笑:“若是要介意……朝中诸公只怕忙不过来。”

    张昌宗情不自禁的想起朝中那一串武氏子弟,还能说什么?只心服口服的竖起大拇指:“太太威武!”

    郑氏云淡风轻的笑笑,连假嗔他一句都不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