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家学渊源”
    ,精彩小说免费!

    果然最小的那个就是杨国忠,未来的大奸臣!

    张昌宗心里感叹,面上不动声色的微笑,伸手扶起两人:“不用这么多礼,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叫国文,你叫国忠,可是出自《论语.述而》的子以四教,文、行、忠、信之句?”

    杨国行已经十八岁,读书自然已经读了好多年,闻言笑道:“回小舅舅,是的。”

    “那应该还有一个二郎才对。阿姐为何不把二郎也带来?”

    张昌宗笑问着。三姐道:“本来是想把二郎也带来的,只是出发前他身体欠佳,便只能留下。”

    “原来是这样!小弟做了舅舅却从未见过外甥,真是遗憾。不过,今日能见到两个外甥,见到久未归家的阿姐,也是喜事一桩,第一次见面,小舅舅还不知道你们两个多大了,来,自己说一说!”

    张昌宗笑看着两个便宜外甥,甭管杨国忠将来如何,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张昌宗尽量的以平等,不带偏见的心思看待他。

    杨国文行礼道:“回小舅舅,甥男今年一十八,国忠今年八岁了。”

    杨国文的年纪张昌宗看出来了,杨国忠居然比外表还大,张昌宗点点头,笑道:“很好,这么多年了,我们也没见过,第一次见面,该有见面礼才是。国文喜欢什么?弓箭刀枪还是笔墨纸砚?或是有什么喜欢的书?你想要什么?小舅舅送你!还有国忠也是,有什么想要的礼物?”

    杨国忠还小,还有些懵懂,只知道到睁大眼看着两人说话,这时见张昌宗终于提到他了,眼睛一亮,正要说话,他娘已经拉住他,道:“哪里有六弟这么惯孩子的,都是小孩子,不拘随便给他们些东西打发了就是,哪有让他们自己提的。”

    张昌宗笑着摆手:“三姐别管,这是我们甥舅之间的事情。国文,国忠,别管你娘,尽管说就是。”

    杨国文大着胆子道:“小舅舅,甥儿便是在永乐也听过人唱小舅舅的诗,知小舅舅文名,国文斗胆,若小舅舅有空,请小舅舅指点读书学问之事。”

    多数人都喜欢爱读书的孩子,张昌宗也不例外,虽然这便宜外甥比他年纪还大,但喜欢读书的孩子他也喜欢,闻言笑道:“读书学问之事,我们可互相探讨探讨,这个是应该的,不算礼物,重新说。”

    杨国文看他笑得爽朗,言谈也亲切,想了想,咬牙道:“小舅舅,甥儿听说您与薛大家是总角之交,甥儿倾慕薛大家的琴技,不知可有幸聆听一曲?”

    薛崇秀的名声居然都传到蒲州去了!?

    张昌宗略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笑道:“到初五那天,薛妹妹应该会过来,到时候我问问,若有机会,我带你去听。”

    “嗯嗯!”

    杨国文一脸欢喜的点头,显然也是个狂热的迷弟。张昌宗笑笑,正要说话,感觉衣袍被人拉了一下,低头是杨国忠正在拉他:“小舅舅,小舅舅,还有我呢,我的礼物还没说呢!”

    张昌宗蹲下身子与他平视:“别急,该你了!说吧,国忠想要什么?”

    杨国忠急切的道:“小舅舅,甥儿想要粘竿、弹弓、风筝、竹马、陀螺……”

    噼里啪啦说了一串,全是玩的!三姐拍了他一下,不赞同的道:“这些东西,家里全都有,六郎,莫要再给他买了,他都有的。”

    张昌宗耐心地听他说完,笑着道:“三姐别管,家里的是家里的,我买的是我买的。放心,小舅舅记住了,这就使人给你买去,放心,全都买来!”

    “太好了!小舅舅最好了,甥儿最喜欢小舅舅了!”

    开心的满脸灿烂的来抱人,大嫂刘氏看得一乐,不禁想起张昌宗幼时的可爱来,对韦氏道:“阿娘,人说外甥像舅,我先前还不信,如今看国忠与六郎,岂不就是外甥像舅吗?一样的嘴甜会哄人。”

    说着,还慈爱的看张昌宗一眼。韦氏看看老儿子,又看看外孙子,也是一乐,点头:“大娘这么一说还真是,六郎小时候,也是这般嘴甜会哄人。好了,现在他大了,轮到他外甥哄他了。”

    这屋里的人,除了少数的几个,差不多都知道张昌宗小时候的德性,看看杨国忠,再看看笑眯眯地张昌宗,不由又是一阵欢笑。

    张昌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笑道:“这就叫家学渊源,不然怎么能说我们是一家人呢!”

    说完,突然想起,原先的历史上,他跟张易之兄弟俩儿做女帝的小白脸儿出道,祸乱朝政、家国,他的便宜外甥杨国忠靠着族妹杨玉环的裙带关系也做了大大的奸臣,突然对“家学渊源”这四个字有些不忍直视。

    一家人热热闹闹的说了一会儿话,下人弄好膳食,准备吃晚饭。都是一家人,自然也没有男女分席,直接摆了一大桌。

    杨国忠大概是比较喜欢他这个什么玩具都给买的小舅舅,叫着要跟舅舅一起坐,三姐不同意,还泪眼巴茬的哭了一场,无奈之下,三姐只得同意。

    一起坐便一起坐吧,张昌宗也不介意,只是,吃饭的时候才发现,这小子居然是个极度挑食的娃娃,难怪已经八岁了,还长得瘦瘦小小像六七岁的孩童。搞得三姐十分的不好意思,歉然对张昌宗道:“国忠是幼子,小时不免娇惯些,现在大了,脾性有些不好扭转,六郎多担待。”

    张昌宗笑着摇摇头,并不跟小孩子介意。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起来,吩咐锤子今天出去买些小孩儿喜欢的玩具回来,又让华为等着转告杨国文,让他写两篇文章,等他下差回来再与他探讨。

    张昌宗在羽林卫大营操练士卒,勤勤恳恳地练了一天,安排好夜晚的值守好,提前一个时辰离宫,去陈伯玉府上拜访。

    昨日已经约好,陈伯玉自然在家等着他,张昌宗在陈府的仆从引领下进去,见到陈伯玉不禁一愣:“先生,怎地如此憔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