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告黑状
    ,精彩小说免费!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陈伯玉好诗才,好豪情!”

    皇宫里,女帝陛下看着案头上的诗作,看也不看下面恭敬地垂首立着的武承嗣、武三思、武攸宜,面带赞赏之色,悠悠吟道,似在细细品味:“婉儿,你说这诗如何?”

    上官婉儿也在品味这首诗,闻言道:“陛下,陈伯玉的诗风素来慷慨豪迈,一扫齐梁以来的绮靡之风,此诗更是个中上品,悲怆中激荡着豪情,质朴中蕴含震撼人心之力,这等诗作,今后自当成为千古绝唱,流传不衰。”

    女帝陛下颔首:“婉儿之言,与朕不谋而合。此诗一出,陈子昂之名当名垂青史。”

    赞叹完,又低头看案首,复又吟道:“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婉儿以为这诗又如何?”

    上官婉儿眼睛一亮,赞道:“好诗!此诗作者当真好胸怀,若不是豁达豪迈之胸襟,定然写不出这等慷慨激昂、鼓舞人心之诗。虽说看着也是慷慨豪迈的风格,不过,这鼓舞人心的向上之力,却不像是陈伯玉能写出来的。敢问陛下,这是何人所作?”

    上官婉儿都已经回寝殿了,又被女帝陛下召了来,进来就看见武氏几兄弟都在下面规矩站着,女帝陛下理也不理,反而拉着她评诗。约莫是这三兄弟又做了什么惹陛下嫌弃?!

    上官婉儿心里暗自寻思着,口上却还恭敬的品评者,陈伯玉的诗才,众所周知,只是以他悲怆含愤、怀才不遇的心境,后一首却不是他可以写出来的,也不知是谁。

    女帝陛下笑了,笑得别有意味,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瞥下面垂手而立的三人一眼,淡然道:“承嗣,你告诉上官修仪,这诗是谁写的?”

    武承嗣恨声道:“上官修仪,这诗便是您的好徒弟张六郎张昌宗所写,并且,还是在拜访陈子昂,与他一起饮宴时作了赠予陈子昂的!”

    机智如上官婉儿也不禁怔了一下,眼神闪了闪:“原来是六郎写的,倒是长进了!”

    武承嗣粗眉一挑,脸上立即现出不高兴的神色来:“上官修仪可是没听清?这是张昌宗赠给陈子昂的!陈子昂是谁……难道修仪不知?一个文人竟然妄图对行军打仗指手画脚,攸宜不过是批评他两句,便心怀怨愤,这等人张昌宗居然还写出这样的诗作赠他……这是想让我武氏遗臭万年吗?居心叵测,其心可诛!皇姑母,这等人居然还留在您身边,侄儿实在不放心,实该去职杀之!”

    上官婉儿没动,甚至眉毛都没动一下,只眼睛幽幽地看慷慨陈词的武承嗣一眼,然后,朝女帝陛下一跪:“陛下,奴只求陛下给六郎一个自辩的机会,若六郎的自辩让陛下不满意,陛下是杀是罚,奴当无半句怨言。”

    女帝陛下高举御座之上,并没有立即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几人。武三思立即出列道:“皇姑母,侄儿有话说。”

    “你说。”

    女帝陛下淡然说道。

    “喏!”

    武三思立即道:“皇姑母,陈子昂的诗也好,张昌宗的诗也好,这两诗一出,我武氏的名声可怎么办?陈子昂是随着攸宜出征的,不思为国效力,居然心怀怨愤,写下这等诗作,叫朝中大臣,叫民间百姓作何想?还有张昌宗,皇姑母心中他,让他以稚龄便得以执掌羽林卫,他不思报答,居然还赠诗给陈子昂那样的人,辜负皇恩,虽罪不至死,羽林卫大将军一职却不能再担任了!侄儿斗胆,所说皆是肺腑之言,请皇姑母慎思。”

    上官婉儿依旧不搭理,只是微微躬身,语带恳求:“陛下!”

    女帝坐在那儿,冷眼看着,良久,方才问了一句:“朕记得今日是初五吧?”

    上官婉儿一怔,答道:“回陛下,正是初五。”

    就是因为今日是初五,她才没来陛下这里应卯,正打算收拾一下出宫赴宴去,谁知还没出去便被陛下传了来。

    女帝道:“六郎为了今日,据朕所知,除了把家里的亲朋聚在一起外,还亲自送了帖子出去,太平处便收到了,你这里也是朕先前答应的,既如此,婉儿你便出宫赴宴去吧。”

    居然半字不提!若是往日,有胆敢违抗或是说武氏家族坏话的,陛下便是不罚,也是要审一审的。

    不止武氏那三个堂兄弟,便是上官婉儿也不禁一怔,有些摸不清女帝陛下的心思了。然而,女帝并无什么表示,只是淡然道:“都退下吧,朕乏了。”

    武承嗣还想说什么,只是,女帝陛下一个淡淡的眼神扫过来,他便瞬间怂了,恭敬的应喏。

    女帝陛下收回眼神,望向上官婉儿:“今日便让六郎好好开心,莫要扰了他的兴致。”

    上官婉儿心里咯噔一下,却也只能乖乖的应着:“喏。”

    “去吧,替朕带份贺礼去。”

    “喏。”

    上官婉儿恭敬的应了一声,双手高举过头,面对着女帝的方向,后退了几步,方才转身出去。

    武承嗣、武三思、武攸宜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也不敢打扰女帝,只得跟着恭敬的退出去。

    待出了寝殿的范围,三人才停住脚步,武三思与武承嗣皆皱着眉头,武攸宜看看他俩儿,忍不住开口问道:“堂兄,这……皇姑母心里到底如何想的?”

    武承嗣脾性略有些急躁,又得女帝宠爱,不免跋扈些,闻言白他一眼,怒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武三思面色阴沉,却还能保持着不急不躁的制止武承嗣:“堂兄还在宫里,烦请息怒。”

    武承嗣扭头看看四周,强行忍下怒气,想了想,问道:“三思你说,皇姑母是不是还想用张昌宗?不过是个小孩子,即便聪明些,才学好些,又如何能得皇姑母如此看重?若是旁地人,只这两首诗一出来,即便死罪可免,活罪也难逃。”

    武三思眼神闪烁,静默片刻后,道:“不同者,张昌宗也。所以,其中定然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缘故。攸宜,陆禹臣你熟吗?”

    武攸宜道:“陆禹臣先前统领羽林卫,只效忠于皇姑母,素不与人来往,我也不敢与他来往,若是因此招了皇姑母忌讳,岂不是……”

    话没说完,但意思却清楚了。武三思想及皇姑母淡漠的面孔,按下找陆禹臣的打听的心思,断然道:“如此,今日少不得不请自来去贺一贺我们的张大将军了!”

    武承嗣一听,明白了他的打算,皱眉道:“可是,上官婉儿也会去!”

    武三思一笑:“无妨,皇姑母可是已经暗示她不许把今日的事情告诉张昌宗了,以上官的聪敏,难道她还敢违抗圣命不成?”

    武承嗣点头,回头就吩咐小厮:“去,备上一份礼,爷今日要去张家致贺。”

    “喏。老爷,这礼轻重……还请老爷示下。”

    “笨蛋,这还用问吗?老爷是谁,普通便成,老爷上门致贺便是给他张昌宗面子,他还敢嫌我礼薄不成?”

    “喏。”

    仆人连忙小跑而去,武承嗣与武三思对望一眼,眼里都有些得色。武攸宜看看两人的脸色,立即拱手道:“三思堂兄机智,小弟自愧不如。堂兄,请!”

    “请!”

    三人自得一笑,上马出宫直奔张家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