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各有风采
    ,精彩小说免费!

    把人扶回座位,下人们立即把大坐榻搬开,摆上小坐榻,张昌宗、张易之兄弟俩儿,带上侄儿张文英一起上台,张昌宗拿着笛子,张易之和文英抱着琵琶,文贞抱了把胡琴,文彩负责古筝,文龄抱着阮,文观带着鼓,还有最小的文正抱着个木鱼儿——

    一干张家子侄们鱼贯而上。这阵容立即引得大家一阵注目,皆面带微笑,笑看着张家兄弟俩儿带着侄儿、侄女们上台。

    张昌宗笑嘻嘻地道:“不好意思,各位亲朋,我又上来了!非是昌宗厚脸皮,这是家母和我郑太太的好日子,怎么也要表示一下,特意请薛大家作了一曲,名曰《欢沁》,奏的不好,还请诸位看在大家都是自己人的份上,莫要见笑了,就算是笑,也请用袖子遮一下再笑,大家都是看着昌宗长大的,知道我的,脸皮薄啊,没办法!”

    这话说的!

    太平公主“噗嗤”一笑,忍不住吐槽: “就你还好意思说脸皮薄?羞也不羞?”

    张昌宗不乐意了:“义母,我可是您的义子,这么多人当前,这么笑话我……您的良心不会痛吗?”

    太平公主莞尔:“自是不会的,因为大家皆知本宫所说乃是句句实言。”

    这天没法聊了!

    张昌宗丢个眼神给义母大人慢慢体会,决定不理她这茬儿,咳嗽一声,故作严肃:“此曲由五哥和我,还有文英一起给大家演奏,谨以此曲祝家母和郑太太天天开心,祝到场的亲朋们开心。”

    “哈哈哈哈哈!”

    场中爆发出更热烈的笑声,完全不给帅哥面子。张昌宗有些伤心,果然是长大了,不萌了,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啊!

    很不庄重的朝大家做了个鬼脸,一群亲朋,笑吟吟地望着台上的兄弟and叔侄,对张易之和张文英很给面子,轮到张昌宗上台,一群人居然很不客气的又是一阵笑,张昌宗简直心塞,不禁有些怀疑人生——

    他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人人设啥时候歪到谐星去的?!真真乃人艰不拆!

    张昌宗决定不说话了,协奏就要有协奏的觉悟,《欢沁》这首曲子他也前也听过,知道主角是琵琶,他还是少嘚瑟一下,让他五哥好好展展风采才是。五哥的琵琶啊,啧啧,值得大家好好地欣赏。

    张昌宗低调了,场中的笑声渐渐地安静下来,张易之抱着琵琶坐下,俊朗的眉眼扫了一眼场中,微微一笑,然后,笑容一敛,手抬了起来——

    这曲子,这琵琶!上官婉儿不禁一抬头,便是怀有心事的也不禁凝神倾听。

    “我先前出宫少,与五郎接触的也少,竟不知他竟能弹这么一手好琵琶。韦阿姐好福气!”

    上官婉儿微微一笑,向韦氏道。韦氏高兴地满面红光,笑道:“修仪过奖。五郎读书不如六郎聪慧,好在于音律一道上还有些天分,又愿意下苦功,倒还过得去,让修仪见笑了!”

    《欢沁》是首很欢快的小曲儿,挺短的,但用来做开场搞气氛的还不错。而张易之的琵琶……以资深乐迷张昌宗的欣赏水平来看,弹得真是不赖!当然,比薛崇秀那样的大家还有些差距,但是,已经登堂入室,渐渐有了自己的风格。短短地一曲奏完,立即得到满堂喝彩。

    大唐人民是很喜欢音乐的,在座的出身都不算差,欣赏水平更是杠杠地。薛崇简还是小孩子,比较直率:“五郎哥哥琵琶弹得好!”

    “对!五郎弹得好!”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

    张易之脸上笑着,眼里带着光彩,频频朝下面作揖致谢,完了朗声道:“助兴小曲,不足挂齿,大家开心最重要,请!”

    “请!”

    张家子弟在一干人的喝彩声中下场,把台子交给专业的伎人,一边欣赏歌舞,一边吃吃喝喝。

    张昌宗和张易之兄弟俩儿先去男席敬酒。今日来的人,不是亲朋便是张鲁客、张梁客两人的至交好友,并没有请外人,几乎算是看着两兄弟长大的。

    见兄弟俩儿来敬酒,立即笑道:“五郎,今日才知你的琵琶如此精彩,来来,一杯怎够,多来一杯才对得起你的琵琶才是。”

    张易之大概没被人这么夸过,瞬间红了脸:“林叔过奖,不敢当此赞誉。”

    林叔笑着拉过他:“害羞什么,快来!六郎也别跑,你也要喝!”

    张昌宗笑嘻嘻地道:“林叔莫不是觉得小侄的笛子吹得也好?也该浮上一白不成?”

    林叔白他一眼:“这话说得亏不亏心?就你的笛子,也敢说好?五郎是奖,你是罚,快喝!”

    张昌宗不以为忤,笑嘻嘻地道:“林叔好狡猾!奖也是喝酒,罚也是喝酒,合着就该我们兄弟陪您喝酒就是了,何必找借口呢?”

    林叔仰头大笑:“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不过,五郎,你的琵琶,愚叔是真觉得好,来来,我们叔侄喝一杯!六郎敬完就快滚,莫在此碍眼!”

    张昌宗跟他笑闹惯了,也不生气,笑嘻嘻地敬完酒,顺着给别人敬去,倒是张易之被拉着又喝一杯,然后才跑去与张昌宗汇合。

    等敬完一轮,张昌宗准备到女席去,张易之被叔伯们拉住,一群人也不知是喝多了还是真被勾起兴致,直接让张易之去拿了琵琶过来,一边喝一边聊,偶尔还让张易之弹上一曲,倒也欢乐。

    张昌宗看张易之满面红光,微微一笑,打了个招呼跑女席去,一过去就作了个揖,笑嘻嘻地拱手:“太太,阿娘,义母,还有师父,六郎来陪你们了!想我没?”

    郑氏同上官婉儿、太平公主皆笑吟吟地看着他,唯有韦氏白他一眼,嗔道:“谁稀罕你陪!五郎呢?怎不过来见礼?”

    张昌宗笑嘻嘻地挤到韦氏旁边,拿起她的酒盅自己灌了一杯,笑道:“五哥被叔伯们拉住了,唯有我可怜,笛子吹得不好,没人喜欢,这不,跑过来求阿娘和太太、义母、师父给几分关爱来了!”

    这话说的好不可怜。郑氏轻笑着拍了他一下:“六郎这张嘴啊,罢了,坐下罢,赏你杯酒吃。”

    “多谢太太,还是太太疼我!”

    高高兴兴地吃吃喝喝,时间真是过得飞快。太平公主要留下来过夜的,上官婉儿不行,还得赶回宫去,张昌宗奉命护送她回宫。

    张昌宗送着人出门,骑上马,陪着婉儿师父的车辇缓缓前行:“师父,您有心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