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提亲
    ,精彩小说免费!

    “阿娘,您怎么就起了?”

    张昌宗按照往常的时间起床洗漱,锻炼完毕回来,韦氏已经在指挥下人们准备给他摆饭。自他做了这个羽林卫大将军后,每日上差前,韦氏都会命人给他准备好早饭。原以为她昨日喝醉了,今天应该起不来,想不到还是起了。

    韦氏瞥他一眼,道:“你今日还要上差,为娘的当然要起来照看你。也就是这一年,待将来你成了亲,照看你便是你媳妇的事务,轮不到为娘插手了。”

    张昌宗一顿,有些不以为然:“成亲娶媳妇还早呢,阿娘想太远了,儿子还是喜欢阿娘照看,旁地人……”

    自己想了想,摇头道:“不喜欢。”

    韦氏被他一句话哄得开心,脸上的笑容都深了几分,口中却嫌弃道:“翻年便是十六了,十六便是成丁,哪里还早了?为娘的为你操心了十六年,也该换人操心操心了!”

    张昌宗完全没往心里去,还笑嘻嘻地道:“阿娘,你这语气倒不像给我娶媳妇,倒像是要找个老妈子。”

    “胡说八道!”

    韦氏笑斥了一句,嗔他一眼。张昌宗嘻嘻哈哈的跟老娘逗趣了几句,吃饱喝足骑上马进宫上差去。

    韦氏站在廊檐下,看着张昌宗走出中门,看着他回头朝他招手灿笑,也不禁跟着挥挥手,回了他一个笑容。

    收回手,脸上的笑容都还没下去,转身就看到太平公主带着薛崇秀和薛崇简,正站在右边的廊檐下笑看着她,不禁老脸一红,微微一礼:“公主早,怎不多睡些时辰?可是换了地方睡不习惯?”

    太平公主笑着走过来,道:“韦阿姐早,怎会不习惯呢?这里也是常来的。日日都这个时辰起,习惯了。”

    正说着,薛崇秀上前,朝韦氏福了福:“韦伯母早。”

    “崇秀姑娘早。昨日可还安寝?”

    “回伯母,睡得很好。”

    “那就好!”

    寒暄了几句,正说着,郑氏来了,互相见了礼,还没说完,刘氏等几个儿媳便过来了,请了安,又吩咐人摆饭,一大早的,因为人多便显得无比热闹。薛崇胤在前头,让张易之招待。后院除了像薛崇简这样的小屁孩儿外,全是女眷。

    韦氏怕太平公主不喜欢这样的热闹,请了安后便让媳妇儿们各自回房带着各自的孩子用朝食,她这里就只剩下郑氏、太平公主母女一起,清清静静地吃饭。

    “这一大早便吵吵闹闹的,叫公主笑话了。”

    韦氏有些不好意思,张氏多子,每次早上请安问好儿子、儿媳加上孙男孙女一大家子在一起,再大的屋子都会觉得逼仄。

    太平公主笑道:“阿姐说什么!多子多孙的这许多人口,是旁人羡慕不来的福气,不瞒你说,我府上想要这样的热闹还不可得。”

    韦氏口中说着不好意思,心里明明是自豪的,这么多儿子,可不是每个人家都有的。笑着道:“我记得胤哥儿比六郎还大些,待大郎娶了亲,公主府里就该热闹了。”

    太平公主笑着点头,状似无意的道:“大郎那里我已经给他相看好,待翻年过了明路,便要走礼了。说来,六郎比大郎也没小多少,该相看了吧?”

    说起这个,韦氏就跟天下所有的母亲一般,又是期待又是焦心:“私下虽有人提,但尚未相看,我那孽障,公主是知道的,若是他相不中,便是我选好了,他也能搅黄了。且先打听着看看吧,若有那合适的淑女,且与那孽障性情相投的,再相看也不迟。”

    正说着,那边厢,薛崇简已经吃完了,虽然没乱动,但是一双眼却骨碌碌转个不停,那边看看,这边看看,听韦氏一说,直愣愣的抛出一句:“韦伯母,若说性情相投,六郎哥哥与我姐姐挺好的,莫若就把六郎哥哥给我家做姐夫吧?”

    这话一出,韦氏吓了一跳,抬眼看太平公主,太平公主面上并没生气的样子,只是嗔怪道:“住口,你一个黄口小儿,懂什么!秀儿,带你弟弟出去。”

    “喏。”

    薛崇秀应了一声,毫不犹豫的牵起薛崇简的手,力气还不小,直接把他拽了出去,看他张嘴还想说话,毫不犹豫的捂住他口,拖着走人。

    动作干脆利落,行事果断,莫说少女的娇羞了,便是脸上沉静的表情都没变分毫。看得韦氏不停眨眼,往日只听六郎说过这位崇秀姑娘是个文静的好女子,今日才知还有这般彪悍的一面。

    郑氏面带微笑静坐一旁,此时才悄悄翻眼皮看了薛崇秀一眼,然面上微笑不露分毫,像个锯嘴葫芦一般依旧那么静坐着。

    太平公主看捣乱的小儿子被女儿拉出去,对薛崇秀那般果断的动作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转过脸,笑眯眯地望着韦氏,说道:“我看阿姐多虑了,以六郎的品貌才学,阿姐只需放出去要娶亲的消息,这两京的淑女还不是尽着他挑?”

    韦氏心底是为儿子骄傲的,不过,有些事实也不能不顾:“非是我自吹,那孽障是有几分相貌,才学有宫中修仪教导,也还过得去,只是,我家小门小户,六郎再好又能如何?如今这般,倒落了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倒叫人发愁了!”

    韦氏说的也是实在话。太平公主看她是真操心,眼珠一转,笑吟吟的道:“天下间结亲虽有门当户对之说,然六郎那等儿郎,岂是可小看的?自然会有人看重他才学人品而不看门第,自是愿把女儿嫁与他。”

    “那我便承公主吉言了。”

    韦氏苦笑,叹道:“只是,不怕公主您笑话,我这心里实在心焦。结亲自然是希望能结两家之好,希望他小夫妻和和美美的过日子。然六郎的性情,公主从小看他长大的,想必心中也晓得,他那般性情,若是一般的女子……恐成怨偶啊!我家本就是小门小户,也不敢挑剔旁人,唯一挑剔者唯有性情一途,只望找个与我六郎性情相投的女子,其他的,也没什么可挑的,只有旁人挑我家的。”

    一片慈母之心。

    太平公主眼角轻轻一挑,放下筷子,道:“先前二郎虽是童言稚语,然有句话却是说对了,若说性情相投,我的秀儿与六郎……阿姐看如何?”

    韦氏吓了一跳:“啊?崇秀姑娘……这……可不敢高攀……”

    话还没说完,太平公主已然一把握住她手,道:“说什么高攀不高攀的,阿姐实在见外,不瞒阿姐,自六郎幼时,我便看好他,六郎乃非池中物,今后必会不凡。我女崇秀与他品貌相当,年龄相若,欲与阿姐结个亲家,阿姐意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