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双陆
    ,精彩小说免费!

    居然就出师了?

    张昌宗还有些失落,不过,婉儿师父说的也对,他都入仕了,眼看着也要参加贡举了,若连出师都不够格,说出去也无法服众,婉儿师父也是为他好,难怪最近这半年来,只让他写文章诗赋出来,只管给他评点、指教,却不再说学问之事,原来是早有打算。

    还是不够细心啊,若是足够细心,定能早日察觉出婉儿师父的用意。张昌宗懊恼的拍拍脑门,他早就发现了,他身边的这些女性,甭管老的还是年轻的,除了韦氏好哄些,旁地如郑太太、婉儿师父、秀儿妹妹,甚至太平公主,这几个都是一个比一个有主意,只要这几位打定主意的事情,基本很少能拉回头,甚至,她们还会想方设法的反过来说服你,让你按照她们的设想行事。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jpg

    “你在想什么?还不快跟上?”

    上官婉儿见他闷着头越走越慢,停下了催促了一声,张昌宗赶紧跟上,他们师徒俩儿要去给女皇陛下做三陪——不要误会,所谓三陪,只是陪吃陪玩陪聊。陪睡……张昌宗的宗旨是卖艺不卖身,大家了解一下。

    “来了!”

    紧走两步跟上师父,两人一起过去。到了大殿,经通传过去,就见女帝陛下身子朝东坐着,下首站着武承嗣。

    往日里,正常的坐姿应该是坐南朝北,这会儿这么坐着,明显就是一个信号——

    朕不想看见你!

    “参见陛下。”

    张昌宗一双眼滴溜溜地左右看看,跟着婉儿师父一起行礼,看女皇陛下板着脸,武承嗣一把年纪了,还一脸委屈的站着……真的,很辣眼睛。

    看到张昌宗和上官婉儿,女皇陛下的脸色缓和了些,淡然道:“退下吧。”

    武承嗣还有些不甘:“皇姑母……”

    “退下!”

    语气有些不爽。武承嗣不甘的看看张昌宗和上官婉儿,上官婉儿不动,张昌宗还朝人露了个笑容,武承嗣瞪他一眼,看看女皇陛下,也只能俯首:“喏,侄儿告退。”

    武承嗣被轰走,女皇陛下脸孔还有些冷,张昌宗左右望望,看到一旁放着的双陆,主动道:“陛下,要玩双陆吗?我们师徒俩儿随便您选一个陪您玩两局,好不好?”

    看女皇陛下不为所动,居然还大言不惭的道:“这也就是陛下才能有的特殊待遇,能挑选,换了旁人……咱都不带搭理的。”

    女皇陛下被气乐了,嗔道:“有你这么哄人的吗?”

    张昌宗笑道:“甭管办法好坏,管用不就行了吗?陛下先前都不带搭理六郎的,现在不就搭理了吗?”

    女皇陛下一顿,旋即露出个淡淡的笑容来,指着张昌宗,虚点了两下。张昌宗居然还笑眯眯地拱手,表示感谢:“多谢陛下赏脸,六郎不胜荣幸。”

    女皇瞬间开怀大笑,笑得指着张昌宗的手都抖了,乐道:“还是六郎会哄人,罢了,既如此,朕便选你玩双陆吧。”

    张昌宗笑嘻嘻地应着:“喏,陛下请。”

    一起坐到双陆棋面前,便下将起来。讲到玩的,张昌宗弄的都不错,双陆、投壶、马球之类的,更是个中翘楚,厉害到什么程度呢?薛崇胤已经把他拉入黑名单,拒绝再与他对局了。

    按照惯例,张昌宗先输给女皇陛下一局,第二局就不让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赢了一局又一局,女皇陛下不乐意了:“旁人与朕玩双陆都很少赢,怎么到你就一赢再赢!”

    张昌宗无奈的看女皇陛下一眼,很是诚恳的劝诫道:“陛下,耍赖也请有技术含量一点,这么不清新脱俗,很破坏您在卑职心目中的威武形象的。”

    女皇陛下瞬间冷了脸,瞪着张昌宗:“放肆!竟敢对朕这么说话!”

    张昌宗也不怕她,盯着她眨了两下眼睛:“陛下,这招也不行,没技术含量。要不……我与您示范一下?”

    上官婉儿正坐在一旁煮茶,闻言果断道:“陛下,六郎又要作怪了。”

    女皇陛下先前还板着的冷脸,瞬间化开,朝上官婉儿摆摆手,含笑道:“做来看看。”

    张昌宗咳嗽一声,俊脸上表情先是严肃,然后,瞬间一变,满脸的可怜:“陛下,您真的不在考虑一下了吗?这步棋您下了是不要紧,可是,您这小小的一步,很可能就是改变世界的一步。请陛下慎重。”

    女皇陛下一乐,兴致颇好的配合道:“朕若是非要下呢?”

    张昌宗幽幽一叹,道:“那就麻烦大了,陛下。您听我说!”

    然后,张昌宗就开始了联想,从不能悔一步棋,会导致的影响开始,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堆,说到后面,直接变成了不悔这一步棋,简直就是影响世界,影响国家的大事了。

    乐得女皇陛下哈哈大笑,便是婉儿师父也笑得弯了腰,张昌宗眼里带着得意,脸上却是一派故作的云淡风轻。

    狄仁杰进来的时候,就是看到这样一副和乐的场面,这几日颇有些烦闷的女皇陛下,笑得一脸褶子都出来了也不介意,见他进来,才稍稍收敛笑意,道:“怀英过来,替朕与六郎玩一盘双陆,这小子除了第一盘让朕几分,后面竟分毫不让,实在胆大!你来替朕报仇!”

    狄仁杰抬眼看看张昌宗,张昌宗还朝他笑笑,老头儿板着张脸,瓮声瓮气的应着:“喏!”

    张昌宗潇洒的拱手:“请狄公指教。”

    “不敢,我们互相切磋切磋。”

    然后,一老一少相对而坐,两人开局。这一局张昌宗玩的比较奔放,跟狄仁杰下,不需要仔细算计赢多少,要保留多少,完全可以放开了玩,骰子在他手里,就像个听话的娃娃一般,让往东不敢往西,让打狗绝对不撵鸡,几乎是张昌宗想要几点,投出来的就是几点。

    女皇陛下这会儿也看出点儿门道来了,深深地看张昌宗一眼,别有深意的道:“六郎辛苦了。”

    张昌宗居然应道:“陛下明白就好。”

    女皇陛下一顿,不禁乐了。跟狄老头儿下了一盘,老头儿居然就果断认输了:“臣有负陛下所托。”

    张昌宗有些意犹未尽,心里悄悄嘚瑟,千古名臣狄仁杰玩双陆玩不过他,哈哈哈!千古唯一的女皇帝玩双陆也玩不过他,哈哈哈哈哈哈!嗯,很满意,给自己点赞。

    女皇是何等人,那还看不出他心里的得意,嫌弃的看他一眼,道:“帮你师父煮茶去,莫在跟前碍眼。”

    张昌宗丢给女皇陛下一个“过河拆桥”的眼神,然后,高高兴兴地帮忙煮茶去了。师徒俩儿合作煮茶,那边厢,女帝陛下与狄仁杰各自坐下,女帝陛下道:“朕昨日做了一个梦,下双陆一直赢不了,想不到今日与六郎下,除了第一盘六郎有意相让,竟然还真是一盘未赢。”

    张昌宗正在掏调料的手不禁一僵,忍不住插了一句:“陛下,狄公也输给我了。这个下双陆输给我,很正常,阿胤他们已经不跟我玩了。”

    意思就是陛下不要多想。女皇陛下白他一眼,嗔道:“专心煮茶,煮出来若不好喝,唯你是问。”

    “喏。”

    张昌宗赶紧应了一声,然后悄悄地向婉儿师父道:“师父,您可精心些,徒儿的安危可就系在您身上了。”

    上官婉儿白他一眼,没说话。狄仁杰看看张昌宗,又看看女帝陛下,缓缓道:“陛下此梦,若让臣来解,臣倒有不同的看法。”

    女皇陛下奇道:“国老还会解梦?与朕解来听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