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留下
    ,精彩小说免费!

    “明府!明府!”

    县衙内,周维均还没升堂,县尉严强就急匆匆的进来,禀报道:“徐员外郎那里出事了!”

    “慌张什么?有事即刻报来便是,这般慌张,成何体统!”

    周维均板着脸斥了一句,严强应了一声,连忙道:“今晨驿馆的人来报,昨日夜间,随员外郎来的人员里,多人出现上吐下泻的情况。”

    “可请了医生?”

    周维均面上一苦,问道、严强道:“连夜请了,今晨驿馆的人来报,说是水土不服之故。”

    “水土不服?!”

    周维均疑问了一句,旋即坦然道:“我观那些士卒多是北人,久居干冷之地,骤然来我们南方湿热之地,有水土不服之症倒也不奇怪,不过,还需过去看一看。”

    “喏。”

    周维均带着人,一起往驿馆去。

    待周维均带着人到了驿馆,驿馆里已经躺倒了一片,徐彦伯神情有些凝重与忧愁之色,见周维均进来,还叹了口气。

    双方见礼后,周维均先问情况。徐彦伯道:“有劳周县令动问,此次病倒的一共有百余人,昨日请了医生后,多已好转,唯有数人情况还严重,还需延医请药。”

    周维均听到情况已好转,面色才好了些,不过还是提议道:“房陵地方荒僻,员外郎的属下们想是不习惯南地的湿热,县上的医生医术有限,下官这就派人去房州请名医来诊治。”

    徐彦伯道:“如此便有劳周县令了。只是,本官身负皇命,行程耽搁不得,然手下又是这般模样……疾病之事非同小可,一时真是两难矣!总不能不顾人命,强行上路。”

    周维均见状,提议道:“徐员外郎,依下官浅见,先把患病的留下将养几日,员外郎先行出发,待情况好转些,可上路了,再让这些护卫们去追您,您看,这个办法如何?”

    徐彦伯先是讶然,旋即若有所思的道:“这也是个两全之法,只是,这么些人,总不能日日在驿馆,也不好麻烦周县令,该如何安排……还需思量。”

    正说着,驿馆的人来报:“禀员外郎、周县令,庐陵王到。”

    两人立即一起出迎:“臣拜见王爷。”

    李显关切的问道:“两位卿家免礼。本王听说员外郎的手下病倒了许多,特意过来看看。”

    徐彦伯连忙道:“惊动王爷,是臣的不是了,禀王爷,昨日已连夜请医生来看,说是水土不服,服过药后,多数已经止住,不过还有些虚弱。”

    李显缓缓点头,面上的神色好了些,缓声道:“好多了就好,员外郎一行本不需来房陵,不过是为了本王才特意绕道过来,若是因此让士卒们丢了性命,那就是本王的不是了。”

    倒是有一副仁善心肠。

    徐彦伯从昨天就沉重的心思,今天终于略好了些,连忙道:“王爷仁心,体恤卑下,臣不胜感激。不瞒王爷说,虽说境况好了些,然启程赶路却是不成的。”

    周维均接话道:“员外郎身负皇命,不可在房陵久留,然这些士卒又无法上路,先前臣还向员外郎建议,让患病的士卒留下将养,待将养好了,再上路去追赶员外郎也不迟。王爷以为如何?”

    李显眼睛一亮,道:“周县令此法甚好。徐卿为何不答应?”

    徐彦伯迟疑道:“禀王爷,此次病倒的差不多百余人,这些人留下,怕惊扰地方,给周县令增加负担。”

    李显突然想起昨日张昌宗的提议,福至心灵的道:“原来徐卿是担心这个。说来士卒们也是为了本王才遭受此罪,若他们留下,本王少不得要出分力。房陵地方荒僻,若论宽敞和方便,当属王府第一。若徐卿不嫌弃,可把患病的士卒安排到我的府中,徐卿可放心?”

    徐彦伯连忙道:“若得王爷看顾,臣自然没有不放心的,只是……恐叨扰王爷清静。”

    李显道:“若是真的清静,又岂是区区百余人可打扰的?不过,论理显作为流放之人,理该避嫌才是,所以,烦请徐卿留下管束之人,以作避嫌。”

    三人推辞、谦让了一会儿,在李显坚持,周维均默许的情况,徐彦伯“勉为其难”的同意把患病的人迁到王府的东北院,那里没人居住,平时闲置,不会给王府过了病气。

    一切安排好,徐彦伯道:“王爷宽仁,愿以王府给士卒休养,老夫也不好太过叨扰,这样吧,让世茂留下,他能管束好士卒们。”

    小厮立即去请张昌宗。

    “卑职拜见王爷,员外郎,周县令,严县尉。”

    终于轮到张昌宗出场,却是以护卫首领的身份,只报表字为名,不敢泄漏真名,以免被人识破身份,与京城里的莲花六郎对上。

    徐彦伯把情况说了说,然后叮嘱道:“这些士卒皆是陛下挑选的悍卒,只服你管束,老夫想着,地方好心帮助我们,总不能给地方添麻烦,世茂你挑好人手,老夫带着大队人马先走,余下者少不得只能由你亲自管束了。”

    张昌宗想了想,应道:“喏。卑职听徐公您的。”

    一切安排妥当,劳烦周维均派人去房州请名医,徐彦伯那里却再也耽搁不得,午时还没过便着人收拾行装,带着人马上路了,张昌宗如愿留了下来,在严强的帮助下,把人都移到王府去。

    在房陵县的人都走后,张昌宗拍拍手:“行了,昨晚上辛苦大家了,二准,你带上银钱和火头军,去找王府的管家带你去采买,我们的衣食住行还需自己负责,其余人等注意了,我们先来布置一下王府的防卫问题。”

    “喏!”

    应答声中气十足,哪里还有刚才那幅软脚虾的样子。一旁的李显先是看得目瞪口呆,旋即眼睛一亮,问道:“原来一切都是假装的,难怪人数不多不少正好与张卿先前所说略同。”

    张昌宗拱手道:“回王爷,这不是权宜之计,先前瞒着王爷,请王爷恕罪。”

    李显高兴地道:“卿家也是为了本王打算,何罪之有?快快请起。”

    “多谢王爷宽宏。”

    李显摆摆手,问道:“这世茂的名字也是化名不成?本王以后可需如此称呼卿家?”

    张昌宗不好意思的一笑,道:“回王爷,倒也不算化名,世茂乃是臣的表字,臣在京中略有薄名,若是用本名,怕被有心人识破,表字尚未在外流传,不至于暴露形藏。”

    李显高兴地道:“原来如此。将军行事谨慎,甚好,甚好。对了,防卫如何安排?将军尽管说,我府上尽皆听命便是。”

    “多谢王爷信任,如此,臣就不客气了。”

    张昌宗当仁不让的接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今正是争太子最热的时候,防卫还是要做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