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刺
    ,精彩小说免费!

    张昌宗突然发现,这庐陵王府的几个小公子往他身边凑的次数,渐渐的多起来,甚至可以说得上频繁。

    白天他操练士卒的时候,时不时的来围观一下;他有闲暇的时候,李重润还会来跟他说说话,鲜少问军事方面的问题,要不就是问问他学问之事,要不就是问问他京中的权贵子弟平时做些什么活动。

    张昌宗心里有些疑惑,暂时压下不显,不管李重润兄弟几个问什么,只要是他知道的,都会耐心地一一作答,据实已告,并不曾藏私,也不曾糊弄他。

    虽是天家子弟,却被流放到荒僻之地,一流还流了十四年。这群孩子里,多数都还没出生,就是最大的李重润,当年被流放时候,也不过才一两岁,也不过将将走稳,屁事不懂的年纪。

    不管他们将来如何,这时候,这群孩子,也不过是一群胆小、自卑,对未来充满忐忑和不安的孩子。没错,虽然这辈子的生理年龄李重润跟他相差不大,不过,心理上,张昌宗就是把他们看作小孩子。

    不管前世经历了什么,穿过那身军装,张昌宗本质上就是一个正派人,对无辜的小孩子,他也硬不下心肠,虽然猜不透这些孩子的作为是他们自己的意思还是庐陵王两口子的意思,不过,有一桩事情,他是看出来了,这些孩子在刻意模仿他的言行坐卧的习惯。

    “我看大郎马骑得挺好,喜欢骑马吗?”

    李重润略带腼腆的笑笑,点头道:“喜欢。在这个地方,我们也做不了别的,娘管得严,读书写字之余,也只有骑马了。”

    张昌宗笑得真诚:“我也喜欢骑马!追逐迎风的感觉挺好的,那马球呢?喜欢吗?”

    李重润道:“也喜欢,不过打得不好。”

    张昌宗道:“许是没有人一起玩,打得少的缘故吧?这样吧,我们来了这么多天,我手下的士卒们也拘了许久,也该放松放松了,不如,我们来打几场马球如何?”

    李重润又是腼腆的笑:“打得不好,就算了吧?”

    张昌宗哈哈一笑,拍他肩膀一下,道:“怕什么?都是自己人,就是随便玩玩,不会可以学,打得不好打的次数多了就好了,没有人天生就样样都行,还不都是一样样学着来的?试试呗?”

    说着,笑看着李重润,李重润被看得脸红,但是,迎着张昌宗诚挚的目光,拒绝的话有些说不出口,打心底里,其实他也想试试,都是少年人,都还爱玩爱闹的年纪。

    带小孩子张昌宗没经验,但是跟半大小子玩,那他还成。男孩子还是动动比较好,整日的拘在书房里,再鲜活的孩子,也给拘呆了。何况,不自信的男孩子,多跑跑动动,搞搞运动,有助于恢复和找到雄性的自信,男孩子终究不是女孩子,好斗是天性,甭管是运动场上的斗,还什么斗,多斗斗,信心自然就起来了。只要信心起来了,后面就是历练成长的事情了,那是每个人独属于自己的修行,旁人帮不上。

    天气渐渐地凉下来,房陵四面环山,天凉了也没什么风,但对羽林卫这群从靠北地方来的家伙们来说,凉快了才舒坦,房陵相比洛阳还是太热了。

    “呛!”

    张昌宗睡梦中突然睁开眼睛,他听见了刀刃相击的声音,想也不想立即翻身起来,拿上横刀便打开门出去:“怎么回事?”

    “禀将军,有点子闯进来,手头有些硬,兄弟们已经围住了,正准备擒拿。”

    今晚值岗的队正赵政迎上来禀报道。张昌宗点点头,一边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一边问道:“看着像什么路数?”

    赵政道:“看着像是游侠儿的路数,不是军里人。”

    “游侠儿?”

    张昌宗嘀咕了一句,道:“能捉就捉,不能捉就算,兄弟们不要伤了就好。不过,若是捉了就要好好养着。”

    “喏。”

    赵政领命而去。

    张昌宗就站在廊檐下看着,院子里灯火通明,一共七个人,已经躺下了俩儿,黑衣蒙面,用的兵器很普通,但是,使的路子看得出来,是江湖上游侠儿惯用的路子。

    大唐尚武之风浓厚,且不说各折冲府登记在案的府兵军户,便是好勇斗狠的游侠儿,两京也有不少。

    张昌宗自从十三岁起,就利用化妆术,在薛崇秀的掩护下,混迹于两京的游侠儿中间。两京有名的游侠儿,大多交过手,摸过些游侠儿的路子。军户出身的府兵,使兵器的路子多脱胎于阵仗之间;而游侠儿的路子,更加天马行空,好勇斗狠的路数。

    张昌宗看了两眼,直接道:“上网子!”

    “喏。”

    现实又不是武侠片,还能有衣袂飘飘飞来飞去的轻功,人数少还被围的情况下,被人用网子围住,再好的武艺也白搭。

    剩下的五个人,自己抹脖子的又有两个,还有三个被网子缠了个结结实实,还没等人开口说话,张昌宗直接吩咐:“把嘴巴堵了,我不想听他们说话,叫人看管好,一天一顿稀粥的先饿着,留到回洛阳让别人审去。”

    “喏。”

    赵政领命,被抓的三个人,从头到脚被网子缠了个结结实实,“嗯嗯嗯”的叫着,身子扭动着,却语不成句,直接像三条肉虫子似的被人拖走。

    张昌宗抬头看看夜空,吩咐道:“从今天起,外面不变,里面守卫再加一级。”

    “喏。”

    分派好,李显已经起来了,看那穿着打扮,显然是睡梦中被惊醒的,张昌宗把自己的披风接下来给他:“王爷 ,夜露深重,小心伤了身子。”

    李显脸色有些苍白,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问道:“出了什么事?这……怎会有贼人闯进来呢?”

    张昌宗大有深意的道:“王爷在房陵十四年,这十多年来都风平浪静,怎么今日就有贼人闯入呢?”

    李显悚然一惊:“将军的意思是?”

    张昌宗躬身抱拳:“恭喜王爷,您回京的日子快到了,只怕途中江风大,烦请王爷告知王妃,多准备些挡风保暖的厚衣才好,洛阳可比房陵冷多了。”

    李显脸上又惊又喜:“将军此话当真?”

    张昌宗笑道:“臣如何敢欺哄王爷。”

    “好!承将军吉言,今日又护佑有功,本王绝不会忘了将军之恩。”

    “谈什么恩不恩的,臣不过是遵旨行事,尽人臣本分。天亮还早,王爷再回去睡一会儿吧。”

    李显高兴地走了。张昌宗也挺高兴地,刺客都弄出来了,可不就是快回京了吗?有些想念婉儿师父和郑太太她们,还有他的女神薛老师……秀儿妹妹。

    果然,过不得几日,京城快马到,有特使传来陛下手敕——

    陛下听闻庐陵王身体欠安,久治不愈,房陵地方荒僻,难有良医。陛下特准庐陵王回长安诊治,召庐陵王一家回返洛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