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薛老师的男朋友
    ,精彩小说免费!

    三阳宫建在嵩山山脉的石淙河边,风景优美,景色壮丽。修建好后,女皇喜欢来这里避暑,袚禊,夏秋时节常过来。

    三阳宫不比九成宫,历史悠久,受限于地形,三阳宫附近并没有权贵门成群的别业,权贵们的别业多建在石淙山下。

    石淙山地形有洞幽,也有怪石,三阳宫依山而建,出宫的路径只有一条。张昌宗骑着马出来便往太平公主的别业去。受益于这些年的产业收益,太平公主的别业是所有权贵中建造得最豪华的,也是最大的。

    张昌宗在拴马柱前下了马,把缰绳丢给迎上来的马僮,还没说话呢,门房安叔已然笑着迎上来:“六郎来了?殿下先前就交代下来,若是六郎来了尽可进去便是,无须通报。”

    张昌宗点点头,笑着道谢:“多谢安叔,那我便先进去了!”

    “小的恭送六郎。”

    在小厮的引领下进去,到了中门,换成婢女,一路畅通无阻的去后院,一进去就迎上太平公主眉梢眼角都带着喜意的脸孔,以及眉目温润的薛崇秀。

    “六郎拜见义母……”

    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太平公主打断,太平公主朝他招手道:“快不用行这劳什子的礼了,快过来,陪我们母女说说话。”

    “哎!”

    张昌宗应了一声,就着侍女搬来的坐榻坐下,眼睛不由自主的就看向薛崇秀,忍着挠头的冲动,揪了揪袍角,傻笑:“秀儿妹妹,你还好吗?”

    生瓜蛋子的蠢样,逗得太平公主捂着嘴直笑,好在薛老师人好,也不嫌弃未婚夫蠢,大概还有些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觉得他萌,不仅脸上带着笑,眼里也带着融融的暖意和脉脉的情意,笑着点点头后问道:“我在家中自然一切安好,比不得你在外餐风露宿的,眼看着人都黑瘦了,想是在外面吃苦了,不过,看着精神还健旺,许是别有收获?”

    不愧是薛老师,就是明白他。

    张昌宗嘿嘿笑着点头,一双眼睛亮晶晶地:“还行,不算苦,就是太阳晒得多些,回来不用几天又能白回来,秀儿妹妹别嫌弃啊!”

    “噗……”

    太平公主绷不住又笑了,笑得张昌宗一脸无奈,第一次谈恋爱就要当着未来的岳母大人,有人关心了解一下他的心情吗?

    “娘,您上旬的账册,看完了吗?”

    薛崇秀面上笑容不改,语气平和的提醒了一句。太平公主瞥女儿一眼,调笑道:“罢了,这是嫌为娘的碍事呢,好,我就去隔壁看账册,你二人说会话!切记,依礼而行。”

    这话闹得张昌宗红了脸。沉静淡定如薛崇秀也不禁有些羞恼:“母亲!”

    太平公主大笑而去。就愿意给久别重逢的两个人叙别情的空间这点来说,真是天下第一好岳母了,张昌宗心里默默地给她点赞。

    太平公主是出去了,张昌宗虽然是生瓜蛋子,但架不住他脸皮厚啊,没人旁观了,胆子就更大了,嘿嘿朝人傻笑两声,说道:“走的突然,又没办法使人来通知你一声,让你担心了吧?”

    薛崇秀抬眼看他一眼:“是有些担心。不过,后来想明白,你应该知道我会担心,若是条件允许,应该不会这样音讯全无,猜测你可能是不方便,虽不免还是有些担心,但是,知道你有事缠身,心却定了些。你是出去不在洛阳吗?”

    张昌宗点点头:“奉陛下密令出去了一趟。”

    薛崇秀点点头,一双妙目凝睇着他,绵绵地情意就像一双丝线,轻轻巧巧地缠在张昌宗心上,缠得他心里跟猫抓似的,像是有什么蠢蠢欲动,又像是有什么缠成一团,缠得他心都颤了,乱了。

    薛崇秀满意的看着张昌宗的表情,笑问:“那给我带礼物了吗?”

    “唉?!”

    某人心里啥想法都没有了,只剩下一肚子的懵逼。薛崇秀耐心很好,柔声细语的引导道:“我们现在的关系,不管是算男女朋友还是未婚夫妻,你出差回来给我带一份礼物不是应该的吗?或者,你出去这么久,一次也没想过我?”

    某钢铁直男傻眼了!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想过的,每天都想。但是,买礼物就没想过,就想着要是能天天见到你就好了,不用干别的,能跟我说说话也好。礼物……呃,出差就一定要带礼物吗?对不起,我没经验,也没处过女朋友,不知道。你生气吗?”

    薛崇秀面容沉静,静静地望着他,不说话。

    张昌宗有些嘀咕,看着不像生气的样子,也不像开心的样子。卧槽,女孩子就是麻烦啊,不过,想脱团似乎又要精瘦这种麻烦,如果不想接受,很简单,光棍就好。试着想了想,还是不做光棍的好,麻烦就麻烦吧,赶紧端正态度,做出认真认错的样子。

    “我没生气。”

    “真的?”

    张昌宗惊喜的抬头,恰好对上薛崇秀温柔绵密的眼神,不知怎地,感觉脸有些烫,但莫名的开心——

    薛老师是真的喜欢他!她的眼神在明确的告知他这个信息。

    嘴角不禁泛起傻笑,嘿嘿的低头笑笑,又抬头看看薛崇秀,完了又开心的低头傻笑,感觉心里的开心简直形容不出来,薛老师咋这么讨人喜欢呢!

    “我知道你并不是那种出差会给爱侣带礼物的人。”

    薛崇秀开口说了一句,张昌宗赶紧点头:“对,我就不是那么细腻的人,不好意思。”

    薛崇秀笑着摇头,又道:“可是,我希望你不管去到哪里都记挂着我,并不一定是给我带礼物,但是,要让我明确的知道,你确实有记挂我,想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昌宗先是点头,旋即又摇头,想了想,道:“薛老师,有人说过你对待感情的方式很强势吗?”

    薛崇秀坦然点头:“说过。在一段感情中,我希望能明确的感受到爱侣的情意。但是,我珍惜你,所以,我愿意坦然相告我对伴侣的要求,你呢?你有什么要求吗?我们可以试着沟通,好好相处,毕竟,我们是有感情的。”

    张昌宗有些茫然,他又没谈过恋爱,对未来的伴侣是什么样的,其实并没有具体的形象要求,当然,男人嘛,幻想将来的伴侣要长得漂亮,身材要性感之类的,肯定会有,不过,具体找对象的时候,这些标准有时候显得虚无缥缈,有时候也不是那么重要。

    张昌宗看着薛崇秀,薛崇秀也看着他,不避不让,似乎都在显示着她的强势和决心,张昌宗心里更加的茫然了,这才是薛老师真正隐藏的性格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