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吓懵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昌宗想说什么?

    想说的多了,但是,最大的疑惑是,因为男女生理构造的不同,六七十的老头儿又色又猥琐的多了去,但是,六七十的女色狼,却从未听说过。所以,突然对他动手动脚地……荷尔蒙的缘故?

    话说,女皇这么大年纪了,还有荷尔蒙产生吗?没研究过,他也不知道……呸,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甭管还有没有,有件事必须提醒一下:“陛下,男女授受不亲啊,手放好,不要乱动。”

    女皇帝愣了一下,掐脸的手也忘记动了,眼中闪过意外之色,然后,突然笑起来,还越笑越大声。

    张昌宗正搜肠刮肚的分析呢,结果被女皇帝这突然的一阵大笑,弄得脑子里乱糟糟地,这特么的不像是要潜规则的样子啊!不过,潜规则是什么样子?没经历过,没经验呐!张昌宗是一个连恋爱没谈过,活了两世,连初吻都还没送出去的生瓜蛋子。

    张昌宗刚才还想着要义正辞严的拒绝,现在直接被笑得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好吧,他是没经验,不过,电视、电影里,富婆调戏小白脸,不都是先**吗?哪有人摸完脸上来就是一阵肆意的大笑,这么笑……还能有情绪吗?

    张昌宗表示很怀疑。虽然不合适,但张昌宗真的情不自禁地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了!这辈子好不容易生了这么一张脸,还想朝着男神的宝座冲一冲,成为大唐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之类的,但现在看女皇帝的样子,还有希望吗?

    “陛下,您笑什么啊?”

    女皇帝笑了一脸褶子都出来了,清亮的眼睛闪着水光,许是眼泪都快笑出来了。女皇帝笑够了,才面带着笑意的道:“六郎的反应总是与常人不同。”

    呃……这听着不像夸人。不过,女皇陛下话里的意思,似乎有故事?

    张昌宗只要女皇帝不再对他动手动脚就行,赶紧趁机扯开话题:“回陛下,没经验。那什么……常人的反应是怎样的?”

    女皇帝淡淡一笑,浑不在意的说道:“朕富有四海,权倾天下,被朕看上了,自是或欣喜欲狂,或欲拒还迎,待尝到朕宠爱的滋味,便更加欲罢不能。”

    虽只是简单寥寥的几句,但联想被她老人家睡过的薛怀义、沈南嫪,一个就是洋洋自得,一个就是欲拒还迎,但都被女皇宠得无法无天。想想敢把耗费无数建立的明堂一把火烧了的薛怀义,女皇陛下宠起人来,还真容易让人得意忘形。

    女皇帝瞥张昌宗,见他居然在发呆,又是一笑,开口:“六郎想要吗?”

    “想要什么?”

    张昌宗心里正默默八卦呢,没明白女皇的意思。女皇帝微微一笑,凝视着他:“朕的宠爱与荣耀,可让你权倾天下,富有四海,为所欲为。”

    那不就跟历史上的张昌宗差不多了吗?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陛下,等一等!”

    “嗯?”

    张昌宗一脸严肃与郑重,女皇投给他一个疑问的眼神。张昌宗觉得有必要谈谈:“宠爱与荣耀什么的,暂且先不说,陛下,我们先来说一个最本质、最重要的问题吧!”

    女皇陛下挑眉,也不生气,眼神居然还带着几分期待,面容含笑:“可,六郎尽可说来。”

    “好!”

    张昌宗咽了下口水,鼓舞一下勇气,方才开口严肃的问道:“陛下是想从**上还是精神上睡……咳咳,占有我?”

    被女皇陛下嫌弃的瞪了一眼,把睡临时改成了占有。女皇陛下瞪着他,语带嫌弃:“ 粗俗!”

    “是,那什么……冲击太大,忘记修饰一下,烦请陛下见谅。”

    作为被郑太太教育出来的人,居然有一天被嫌弃粗俗,如果让郑太太知道了……想及郑太太的脸,张昌宗赶紧端正一下身姿,默默表示自己是教养的好少年。

    女皇陛下眼里闪过一丝笑意,道:“不过,六郎的反应总算没让朕失望。”

    张昌宗能说什么?只能干巴巴的道谢:“陛下过奖。”

    女皇陛下又是一笑,眼睛注视着他,眉宇间一片淡然之色,道:“不过,若是朕要六郎进宫侍奉呢?”

    张昌宗想也不想的摇头:“虽然我家儿子多,不愁没人继承香火,但是,我不做太监!”

    “噗哈哈哈哈哈!”

    女皇帝先是一愣,旋即又是一阵长笑,指着张昌宗,笑得手抖。笑得张昌宗都发愁了,妈蛋的,这倒是什么意思啊?这是放弃还是不放弃啊?

    纠结了三秒,管他放弃还是不放弃,张昌宗觉得应该先把自己的意思说清楚,立即严肃的竖起一根手指:“首先,卖艺不卖身一直是我的原则;其次,我是要成为‘明明可以靠脸却偏要靠实力’行走世间男人;最后,也是最重要的!”

    张昌宗一脸严肃的望着女皇陛下,很是诚恳:“陛下,我俩儿这么熟,你真能下得去口?讲真,麻烦把掉了的节操捡捡,大家今后还是好陛下跟好六郎,好不好?”

    插科打诨、装疯卖傻了半天,这才是张昌宗最想说的话。讲真,虽然他没经验,但是,从女皇帝的眼睛里,他真没看出什么色色的情绪来。都老太太了,寂寞想养个小白脸解闷或许有,但养个小白脸拿来睡……以女性的生理构造来说,这真的不是享受,而是受罪。所以,不是出于**的原因,那就是别的原因咯!

    女皇帝面上的笑容淡了些,眼神强势而又霸道,缓缓道:“若朕不答应呢?”

    张昌宗一怔,神情微妙:“真的不考虑考虑?”

    女皇帝微微扬头,眼神虽平淡,姿态却霸道至极。张昌宗神情有些微妙:“陛下都……还想睡……哎哟!”

    话还没说完,就被女皇帝一巴掌拍在脑袋上,女皇帝眼神森寒:“放肆!想什么呢!”

    张昌宗抱着脑袋,怂如鹌鹑:“没有想什么,陛下误会了!”

    “误会?你以为朕看不出你想什么?放肆,下流,该打!”

    大概真的很生气,巴掌噼里啪啦接连打在张昌宗脑袋上,问题张昌宗还不敢闪躲,那什么,刚才的想法确实有些猥琐,被打也不冤。

    “往日看着你还好,想不到也不过是表面光,放肆无礼的小子,滚滚滚滚!莫要在朕面前碍眼!”

    大概真的很生气,打得气喘吁吁方才罢手,怒斥着。张昌宗哪里还敢多留,想也不想的赶紧一边退一边抱拳:“喏,那我便不碍陛下的眼先滚了!陛下息怒,臣先滚为敬!”

    说着,居然真的蹲下身子,团成一团的往外滚,遇到门槛的时候,居然也没站起来,身手相当灵活的先跨过去一只脚和伸出一只手,轻轻一撑,轻巧利落的翻过去,继续滚走。

    女皇一愣,腹中的怒气竟消了下去,唇角渐渐勾了起来,仰头望望高大的屋顶,轻轻一笑,眼神带着玩味,意味悠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