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聚会
    ,精彩小说免费!

    “六郎!”

    冬日白昼短,时令已经换成冬至的时令,张昌宗下差较之夏日早。从大营出来,刚出了内城,就被人叫住——

    城门边停了辆马车,薛崇胤从马车里探出头叫他。张昌宗驱马过去:“阿胤,你怎么来了?有事?”

    薛崇胤点点头:“明天休沐日,可有安排?”

    张昌宗摇摇头,他的日子一直过得比较规律。这两年郑太太和韦氏年纪都大了,张昌宗不记得历史记载上她俩儿的寿命,只是,他又不是真正的毛头小子,知道要珍惜当前的时光。

    这两年学业不忙后,休沐日他也不爱到处乱逛了,除了固定去太平公主府拜访外,休沐日大多在家陪他娘和郑太太。

    薛崇胤立即道:“我请了几个亲朋在别业赏梅饮宴,你也来参加如何?”

    薛崇胤这几年潜心学问和经营季刊,与权贵来往不多,不爱参加权贵家的饮宴,却爱与读书人来往,参加了不少文会,有时还拉着张昌宗一起。两人在两京的读书人里,文名还算不错。

    张昌宗问道:“明日午时前能回吗?”

    薛崇胤笑道:“放心,知道你孝顺,休沐日要回家陪伯母和你的郑太太,不会耽搁你一整日就是。”

    “行,我回去换身衣服就来。”

    “上车换吧,我家阿妹给你做了身新衣服,我正好给你带来。”

    张昌宗脸上立即笑开来:“替我谢过秀儿妹妹,每年都穿她的新衣裳,前几日还想着今年的不知几时做好,想不到今天就能穿了!”

    薛崇胤不说话了,只是瞪着他。张昌宗心里一凛,得意忘形了!还是在大舅子面前得意忘形,失策啊!

    薛崇胤看着张昌宗,默默运气:“若不是打不过你,我真的会打你的!”

    张昌宗嘻嘻笑道:“就算你打得过也不能打,秀儿妹妹也难过的,她可舍不得我受伤。”

    薛崇胤忍不住撩袖子:“你还想不想娶我妹妹了?”

    张昌宗立即端正态度,十足的诚恳:“想!”

    薛崇胤气哼哼的道:“想娶不说好好拍我这未来大舅子的马屁,居然还在我面前得意……你说你四不四傻?”

    最后这句不用问就知道跟谁学的!张昌宗哈哈大笑:“谁让我俩是好朋友,谁让我已经要定亲了,而你还是单身狗。”

    两人常混在一起,薛崇胤跟着他学了不少现代词汇。薛崇胤气哼:“你等着,等回府我就催促母亲给我说亲,争取在你前面生个儿子!那才是能耐!”

    这个就不能比了!张昌宗自己偷偷计划过,打算等薛老师再长大些再考虑生孩子的事情,“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利剑可还悬在他头上呢。

    两人嘻嘻哈哈的互相伤害着,等张昌宗换好衣服,一起过去薛崇胤的别业。这是他成丁时太平公主送的礼物,就在城郊,设计、建造、摆设都十分大手笔,在两京的权贵子弟中,都有些名声。

    一路过去到别业,薛崇胤和张昌宗刚进去,就有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跑出来,笑着迎上来:“好你个阿胤,身为主人居然这刻才来,倒叫客人好等,你说,该不该罚?当如何罚?”

    薛崇胤笑着拱手道:“确实该罚!不过,我也是为了去接一位贵客,以致来迟。所以,我以为,不能只罚我一人,要罚就把我们俩个一起罚才对。”

    这卖兄弟卖得又爽快又干脆地,张昌宗无语,情不自禁地给了他一双大大的白眼。那少年目光投向张昌宗,眼睛立即一亮,赞道:“这位兄台好风采!不知是何家子弟?”

    张昌宗抱拳行礼:“在下张昌宗,行六,若不弃,可唤一声六郎。

    那少年闻言,立即问道:“名讳昌宗的,又行六,莫不是京城盛传的莲花六郎?以少年稚龄出任北衙禁军统领大将军一职的那位?”

    张昌宗被人说起匪号,有些不好意思:“好说,兄台过奖。不知兄台是……”

    少年爽快的笑着回礼:“某家李成义,家父乃是相王。听阿胤说,六郎已与秀儿表妹定亲,那今后我们就是亲戚了?”

    李成义?李成义!相王李旦的儿子。张昌宗终于把少年和记忆中的小屁孩儿联系在一起——

    很久很久以前,彼时他还是个小屁孩儿。拜上官婉儿为师,经常出入宫禁。偶尔被婉儿师父带去参加宫里的饮宴。那时候,李旦还是皇帝,即便是傀儡皇帝,不曾有实权,但可以带家属的饮宴上,也会有他儿女们的身影。李成义就是其中之一!

    后来,李显被流,被幽闭于宫里的李旦就成了京里人对李唐的念想,被女皇冷落,被朝中武氏子弟和武家的狗腿子们的眼中钉。

    见的次数就越发少了。若不是心里偶尔还会想起李隆基,相王李旦的其他两位儿子李成器和李成义只怕早就被他忘了。

    张昌宗想起来后,重新与他见礼,正互相行礼问候致意,两个小少年一前一后互相追逐着出来,薛崇简打头,手里还拿着两串烤鸡翅膀,后面追着个清瘦的小少年,年纪与薛崇简差不多,口里还喊着:“阿简等等,分我一串!”

    薛崇简道:“不分!这是我给六郎哥哥留的,你吃了,六郎哥哥来时吃什么?不哄了六郎哥哥高兴,他怎么可能教我们打马球?”

    一边说一边回头看,也不看看前面都有谁。张昌宗挑挑眉,默默移动脚步,故意挡在薛崇简行进的方向上,等着他一头撞进他怀里才伸手拎着他衣领拽到一旁,故意逗他:“原来在二郎的心里,我竟然是一串鸡翅膀就能收买的人啊!”

    薛崇简回头,看见张昌宗,脸上立即带出笑来,举起手里的鸡翅膀:“六郎哥哥你来了!来,这是我给你烤好的鸡翅,我记得你最爱吃了,快吃吧!两串!两串都给你!”

    张昌宗脸孔一板,故作惊讶:“先前说一串,现在加到两串,这么简单就想收买我?”

    薛崇简讶然:“两串还不行,六郎哥哥好贪心啊!好吧,加到三串,不能再多了!”

    张昌宗一脸忠贞,满身正气:“三串?呵呵,少数也要四串!少于四串,连谈都不用谈!”

    “大家熟人一场,要不要这么绝情?”

    “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这么绝情,郎心似铁难道你没听过?”

    薛崇简痛心疾首:“好吧,四串就四串,说好了,吃完四串就带我们打一场马球?”

    张昌宗大乐,痛快道:“行!不过,在此之前,不给我介绍介绍吗?”

    薛崇简痛心疾首的表情一收,笑嘻嘻的道:“这是三郎,是我舅舅家的,三郎,这是六郎,张家的,我阿姐未来的夫君,我未来的姐夫,两京马球打得最好的人之一!”

    语气十足的骄傲和自豪,惹得张昌宗不禁笑着去揉他脑袋。一旁的三郎表情却十足的复杂,语气也并不简单:“我知道!莲花六郎张昌宗,上官修仪的弟子,皇祖母跟前的红人,·恩宠的程度,便是亲皇孙也比不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