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天下俊杰
    “这位张昌宗可是忠武将军?”

    台上的大佬中,有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儿突然朗声问道。陈子昂怕他不认识人,在他身旁低声提醒道:“这位是广陵先生。”

    广陵先生的名号,张昌宗作为读书人,自然是听过的。广陵先生曹参,前朝大儒文选公曹宪的后人,天下有名的名士、大儒。而忠武将军则是这次出征归来女皇给张昌宗敕封的散职,本朝官员以散职定俸禄、品级,所以,外间多以散职称之。

    张昌宗连忙站起来,躬身行礼:“广陵先生好,晚生不才正是张昌宗,见过广陵先生。”

    曹参虽已年老,但还精神矍铄,耳清目明,见张昌宗站起来,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打量他,神情和蔼的道:“听说你已有表字?”

    张昌宗连忙道:“好叫先生知晓,晚生字世茂。”

    “好,老夫痴长你几岁,便托大叫你一声表字。”

    “不敢,先生为长,晚生为幼,自可以表字唤之。”

    张昌宗素来是谦虚的好孩子,面对这样的师长,自然姿态做得十足,谦虚诚恳。曹参道:“世茂你先前刊载在六月季刊上的两首出塞诗,老夫也读了,慷慨激昂,热血沸腾。如此俊彦却未曾有幸识得,今日观你所作之七夕诗与悼亡诗,果然是少年俊彦,名不虚传。”

    张昌宗这才发现,他居然是第一个教稿的,赶紧谦虚道:“不敢当先生如此夸奖。”

    曹参和蔼的道:“稍后大家都写好后,老夫想听世茂说说边疆之事可好?”

    张昌宗自然是没有不答应的:“喏,先生若愿意听,晚生自然是愿意讲的。”

    有人愿意关注边疆,特别是像曹参这样地位声望卓着的大儒,张昌宗自然是乐意的。女皇缺人,不管是谁,只要心怀家国天下,愿意投到朝廷事业中来,愿意关注军事,张昌宗都愿意宣讲。

    还有许多人没教诗稿,两人只是随便说了几句便停了,以免影响他人作诗,而因为广陵先生这一出,张昌宗的诗稿得以在大佬中提前传阅。

    陈子昂悄声给张昌宗做介绍,今天与会的大佬们,广陵先生曹参之外,文章四友之李峤、杜审言、崔融、苏味道四人,崇阳观的东正先生章太友,河汾王恭、王琰兄弟,中州孔元惠,这些是的德高望重年长的名士。

    中生代来的不算多,陈子昂、宋之问、沈佺期,白鹿洞李坚,范阳卢粲,翼城尹知章。年轻的,跟张昌宗一辈的,张若虚、贺知章算是其中比较出名的人物了。张昌宗早就知道名单,只是人大多没见过,在陈子昂的介绍下,才算把人和名字对上。

    赛诗会只是年轻一代下场,中生代的陈子昂等都没动笔,他们早有诗作传世,名声卓着。许是受张昌宗先“交卷”的影响,陆陆续续地,大家的诗作都教了上来。

    冷子畅穿梭其间,不时询问大佬们的意见,不一会儿,评论结果就出来了,冷子畅笑『吟』『吟』地宣布结果:“诸位先生,诸位学子,本次文会赛诗结果已经出来,分别以七夕、悼亡为题,各作诗两首,下面交由在下宣布结果。”

    台下的年轻学子们好奇的看着。冷子畅道:“本次赛诗选十首佳作,以七夕为题而名列十首者是义丰张昌宗,吴中张若虚,永兴贺知章,河汾王择从,襄阳席豫,曲江张九龄,东海徐秀,苏州李温玉,郑州崔尚,鼓城赵冬曦。”

    十人站起来,齐齐向四周行礼致意,东正先生问道:“鼓城赵冬曦……不知与鼓城赵不器、赵夏日可熟识?”

    赵冬曦还是个年岁与张昌宗相若的少年郎,连忙躬身答道:“回先生,您所说的乃是家父与家兄。”

    东正先生闻言,细细打量他一眼,笑道:“原来是赵氏子弟,家学渊源,难怪有此佳作。令尊与令兄一门两进士可是一段佳话,希望你来日也能高中,一门三进士,显耀千古。”

    赵冬曦连忙道:“谢先生慰勉,学生定会努力。”

    东正先生这是来自长辈的期许和勉励了。待许多年后,这一届文会七夕诗的这十位入选者,除了早早出仕的张昌宗未再参加科举外,其余诸人皆高中进士,一时传为美谈。特别是赵冬曦一家,鼓城赵氏父子兄弟一门八进士,更是名传千古。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这些人里,张昌宗把眼神投向了张九龄,这位未来的大唐宰相,现在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儿,一双眼睛明亮有神,顾盼间神采飞扬,就像一个好奇心旺盛的小朋友。

    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天才,而张昌宗就是仗着心智早熟和穿越的便宜,假冒的天才。是以,张昌宗虽然年少居高位,文名又盛,对上这些人,却也是真心实意的敬佩,态度很是诚恳谦谨。

    大佬们一看,这小子名声大、官位高,又得帝宠,竟全无倨傲之态,反而一副谦虚的样子,看来品行不错。于是,张昌宗意外的刷了一波好感。

    刚宣布完,那边已经有人把十人的诗用大字抄写好,张贴于屏风之上,仍由大家品评。曹参被推出来点评道:“经过老夫等的商讨,选了这十首。这几年,诗坛关于诗风的争论很多,有文字华美,行文绮靡婉丽者,也有如陈子昂那般以慷慨刚健为长者,可谓百家争鸣,各擅胜场。今日入选的这十首诗,或格律严谨,行文清丽,例如张若虚或以诗抒怀,文字华美,当以王择从为佳又或用字朴素自然,以情致动人,例如张昌宗的诗,可谓各有特『色』,各有所长。若要老夫等评个高下,怕是探讨到明日也不成,毕竟,各有所爱,各有所好。还好,冷主编也未曾让老夫等评选先后,甚好,善哉。”

    最后这个善哉一出,逗得在场之人皆『露』出笑容来,气氛热烈而又愉快,大家都挺开心,沉浸在探讨诗词之美的气氛中。

    点评完七夕诗,接下来就是悼亡诗。冷子畅宣读了入选者,张昌宗又位列其中。

    卡文!穿成美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