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志愿
    ,精彩小说免费!

    上官婉儿到了没一会儿,张昌宗便到了,他是女皇直接传召进来的。师徒俩儿对望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太子、相王闻讯赶来的时候,看见张昌宗默立一旁,太子并未现任何异色,只是神情更加收敛了几分,相王李旦默默看张昌宗一眼,安静地随太子站在一起,十分低调。

    其实,女皇并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年纪大了,抵抗力和免疫系统随之下降,疾病的痊愈自然就比年轻时候来的缓慢和低效。

    头两天,精神差,整日里睡的时间比清醒的时间长,但神志清醒,思路清晰,语言明晰。精神好的时候,还能处理一下政事,太子上疏请求侍疾。

    女皇靠在榻上,刚喝了药,精神有些昏昏欲睡,闻言道:“召相王入宫,与太子一起,轮流侍疾。”

    说完,一个眼色过去,上官婉儿与莫成安一起,服侍陛下就寝入睡。待女皇躺下,上官婉儿与莫成安一起退出来,临走出寝殿,跨过门槛的时候,莫成安脚软了一下,差点栽倒,还好跟着的人眼疾手快的扶住他,才没让他倒下。

    上官婉儿面色也十分憔悴,只是她比莫成安年轻许多,精神头自然比莫成安好,也更能耐得住熬,只是,再强也比莫成安强不到哪里去。

    “莫总管,上官修仪,陛下入睡前说了,让您二位好好休息一下,待陛下睡醒,再召您二位过来。”

    两人连忙行礼:“多谢陛下体恤。”

    旁地却不敢再多说,连续好几天,两人确实疲累至极,特别是莫成安年纪大了,更加耐不住苦熬。但也不敢走远,就在寝宫的偏殿,各据一边,命人搬了美人榻来,随便躺一下。

    上官婉儿终究年轻些,睡了一个多时辰便醒了,醒了觉得有些昏沉,但身上却好过了些,整理好衣冠,张昌宗进来,手里拎着一盒补汤递过去:“明香姐姐熬的,益气补元的温补方子,师父且饮上一盏。”

    上官婉儿点点头,也不多言,端起便喝。一边喝一边低声道:“这几日你都未曾离开大营?”

    张昌宗点点头,也跟着低声道:“陛下当日召弟子入宫时便吩咐过,无吩咐不可离开大营。”

    上官婉儿面色一凛,蹙眉道:“陛下今日曾发下口敕,让太子与相王轮流侍疾。”

    张昌宗早就预料到了,并不觉得惊异,道:“师父可知征兵一事?”

    上官婉儿垂首,若有所思,却并未说话。张昌宗道:“武氏征兵,应征者零落,太子征兵,从者云集。天下思李唐之心甚众,如今梁王身死,武氏一族并无能挑起大梁之人,我看陛下本有意扶持千乘郡王,然郡王生性沉谨和厚,不爱张扬,并无出头之意。少不得起用相王,以相制衡东宫。陛下如此操作,师父您在宫里,可要小心些。”

    张昌宗显得忧心忡忡,量李显和李旦也不敢对婉儿师父做什么,但是,经过武三思的胆大包天,张昌宗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人,毕竟,这争的是天下,谋的是权势。

    上官婉儿似笑非笑的睇徒弟一眼,道:“高宗皇帝的家教在,太子与相王并非梁王那等肆无忌惮之辈,为师好歹也是陛下的身边人,这两位在陛下面前可无武氏子的强势,并不敢得罪我。”

    “还是要小心些为好。”

    “知道。说来,我反而担心你。”

    上官婉儿话锋一转,担心的望着张昌宗。张昌宗也不是傻子,心头一转便知道师父担心什么,笑着问道:“师父担心陛下今日在两位皇子面前这般信重我,来日东宫登基,或会冷落我?”

    上官婉儿点点头:“陛下年事已高,来日之事,不可不防,不可不谋。”

    张昌宗却很看得开,笑道:“多谢师父关心,不过,弟子年纪还轻,即便来日东宫登基,不肯启用弟子,弟子也不怕,弟子这里另有打算,只是,目前尚未成事,不好禀报师父,但是师父您不用替我操心,我有成算的。”

    “什么成算?”

    上官婉儿狐疑地看他一眼,张昌宗嘿嘿笑笑,道:“现在不好说,只是有谋划,能不能成还不好说呢,师父就别问了,总之,您在宫里要保重好自己,我所谋划之事,至多一两年便会有结果,届时,师父是想继续留在宫里,还是出宫去开创一番事业,或是想帮弟子我教导孩子,皆随师父意愿。”

    上官婉儿直接被徒弟这个雷惊得秀目圆睁:“出宫?真的可让我出宫?”

    张昌宗笑看着她,目光澄澈:“自然是真的,弟子难道还能骗师父不成?”

    上官婉儿一顿,脸上神情忽悲忽喜,一时神色变幻不停,显然,她心中此时情绪起伏剧烈且多变,一时间,自己也理不清楚,不由娇蛮的瞪徒弟一眼:“都怪你,这等关头说这些,平白乱我心神!”

    张昌宗不好意思的笑笑,果断认错:“都是弟子的错,这不是话赶话说到的吗!怪弟子,怪弟子,师父别激动,也别生气,且缓缓,稳定一下情绪,这事儿成不成还得等一等再说。”

    上官婉儿瞪他一眼,复又眼睛一红,神情悲喜交集的望着他,柔声道:“这事即便不成,你有此心,也不枉为师如此待你。好徒儿,你有心了!”

    这都是还没成的事情,张昌宗被夸得不好意思,只是眼睛晶亮的望着婉儿师父,动情的道:“师父,我知你在宫里过得不快活,弟子只想师父能依自己意愿,快活的过日子,而不用委屈自己曲意逢迎谁,更不用向从不看在眼内的腌臜货低头,我愿师父昂头挺胸,骄傲而活。”

    上官婉儿:“……”

    眼眶也不红了,脸上神情变化莫测,最终,化作娇媚一笑,低低一叹,辨不出悲喜的语气:“臭小子,骗师父眼泪可觉自豪?”

    张昌宗叫屈:“师父,弟子所说,句句出自肺腑,怎么会是……”

    话还没说完,就见上官婉儿起身,宽大的袖子往他脸上甩了一下,轻轻地打在脸上,不疼,却把他未出口的话给打断了。

    上官婉儿款款往外走,头也不回:“莫再言说,为师等着你就是。等着好徒弟接为师出宫的那一天。”

    张昌宗愣了愣,俊脸上露出个开心的笑来,没追出去,也没继续说话,只是在心里默默下决心——

    会有那一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