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备婚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宫里待了整整十日,女皇终于宣布龙体康复,张昌宗可以回家了。家里如今为了他的亲事正忙得不可开交,而他这准新郎却只能待在宫里,可把韦氏愁坏了——

    就怕女皇一个不好,国丧期间可无法成亲,还好,女皇龙体康复,依旧稳如泰山。

    女皇让张昌宗回家的时候,张昌宗乐坏了,眉目间那愉悦的,看得人都忍不住想跟着他高兴高兴。女皇失笑:“朕生病这几日,有劳六郎了,成亲适宜繁杂,罢了,朕准你几日假,你好好筹备一番吧。”

    “多谢陛下恩典。”

    张昌宗笑着谢恩,谢完了笑道:“臣是家中幼子,长兄的儿子都比我大许多,身为幼子的特权之一就是,事关我个人之事,忙碌的时候,帮忙的人多。”

    女皇听得一乐,还夸他:“六郎言之有理。”

    向女皇告了退,张昌宗又被上官婉儿叫住。这几日,她已经与明香一起整理了一遍库房,找出了可以给徒弟的东西,有些太过显眼的,上官婉儿打算让他自己带回去,手头留一些,等徒弟娶媳妇儿那天再赠予。

    “师父,我有钱的。”

    婉儿师父在宫里攒些东西不容易,张昌宗哪里能要她的,结果被美女师父白了一双俏生生的白眼,上官婉儿道:“你有钱是你的,为师给的是为师给的,如何相同?我这里的东西,哪里是外间有钱能买到的?拿着便是!”

    “可是……”

    张昌宗皱眉,满脸忧愁。上官婉儿才不管他,只让明香把登记好的册子连同东西一并给他,让他带出去。

    张昌宗看她执意如此,不好拒绝之下,干脆打算先帮她存着,待来日她离宫之后,给她留作私房,让她自由支配。如此,方才把这些东西接下来,带回家去。

    一回家便被老娘和郑太太抓去忙各种成亲的事宜。张昌宗一直以为成亲应该只是当日辛苦,结果,这还隔着两个月呢,便被老娘和郑太太支使得团团转,别的不提,只大白鹅就在他院里养了好几只,就怕成亲当日要用的时候出什么意外,届时还可有备用的,不怕出纰漏。

    生辰八字是早就看过的,吉时方位这些,直接请了司天台的五官保章正看的。张昌宗在韦氏和郑太太双重的高压下,让干嘛就干嘛,哪怕让他抱着只大白鹅在院子里跳舞,他也眉头都不皱一下,转脸就上,犹豫都不带犹豫的。

    唯一的异议是,成亲之前,居然不准他再与薛老师见面,搞得明明相隔不远的两个人,只能玩鸿雁传书,信纸都写了好几刀。

    不过,最让张昌宗欣慰的是,喜帐的设置方位在他院子的西厢房,不像前些年他大侄子成亲时,喜帐的吉位看在院子里,露天席地,闹洞房的时候那个热闹啊,要不是张昌宗的人靠得住,把人全赶出去了,他可怜的大侄子新婚之夜怕是新娘的边都摸不到。

    其实,张昌宗是想说一句封建迷信要不得,不过,想到他与薛老师的穿越,这话说出来真是底气不足。再有韦氏和郑太太一起的压力,张昌宗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了,乖觉无比。

    张昌宗是张家所有兄弟中最后一个成亲的孩子,于韦氏来说,老儿子也成亲后,她的人生任务便算完成,孙子才不再老人家的任务内,那是各自爹妈负责的东西,老太太不喜欢乱插手,徒惹人嫌。

    张昌宗不知原历史上张家的众人到底是什么性情,这一世,他一直有意的影响和不停地灌输要低调的观念,即便是兄长和侄儿们远在外地任职,他也没忘记经常给他们写信交流,与兄弟们也好,与侄儿们也好,大多交情不错。他成亲,能回来的自然都回来了,不能回来的,也派了媳妇儿或是长子作为代表回来参加他的成婚典礼。

    这许多年,张家还是头次到得这么齐全,韦氏很高兴,一堆媳妇孩子围着她,老太太精神头十分好,每天都笑吟吟地,开开心心地,便是张洛客带着妻儿上门,也不曾给人脸色瞧。

    “小弟见过大嫂,一别经年,大嫂别来无恙?”

    伸手不打笑脸人,张洛客当年离开长安时,虽算不得是意气风发,却也不像现在这样头发灰白,已然老朽,当年,张洛客正值壮年。

    韦氏看他一脸的沧桑,也不好再说什么苛责的话,叹了口气,道:“怎会无恙,三叔你老了,我也老了,孩子们也都大了,这不,当年三叔离开长安时还剃着发的六郎也要成亲了。来人,快给三叔看座。”

    张洛客也是一脸唏嘘:“当年小弟离开长安赴渭南任职,六郎也不过是刚出生不久,一别经年,竟到了娶亲的时候了。”

    两人一起寒暄了两句,韦氏目光投向他身后跟着的孩子身上,十岁左右的年纪,小小一个,腰杆挺得笔直,偏偏肉肉的脸蛋上全是肃穆之色。

    韦氏笑了,问道:“这孩子是……”

    张洛客道:“这是令德的长子尚永,在渭南做完启蒙,这次回来打算在族学跟着李先生学几年,然后下场试试。”

    韦氏细细打量两眼,许是这些年生活宽裕,儿孙出息孝顺,韦氏也没了过去的泼辣,为人宽和了不说,年纪大了倒看着慈眉善目了许多:“原来是永哥儿,都这般大了?说来这些年居然一次都没见过。”

    说着,朝旁边看了一眼,立即有翠姑姑上去,递出一个荷包给小孩子们做见面礼,里面装的东西都是张昌宗给她准备的,金银裸子,还各种羊脂玉雕的小件儿,给男孩子们做见面礼,也不算丢面儿。

    叔嫂两个时隔多年再度相见,互相问候后,谁也没提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这许多年了,四郎张同休如今已然做到一州刺史,虽不是特别富庶的州,有些偏僻,但勉强算来,也是封疆大吏了。过去年少失学的经历于他来说,已然无足轻重,不值一提。

    若是裴氏过来,韦氏不见得会笑脸相迎,但张洛客登门,韦氏还是会好好招待的。毕竟,张氏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的,韦氏没什么学识,但知道不给儿子们找麻烦。

    韦氏这边迎来的是张家的亲戚,张昌宗那边,也收到了薛崇胤回洛阳的消息,也没带多少人,就带着锤子一个人,两人骑着马等着城门口,等着薛崇胤的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