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敏于行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阿胤!这边!”

    这刚过完正旦没多久,路边的草还没发芽呢,张昌宗很没什么形象的找了棵树蹲着,老远看见阿松、阿柳,才认出前头那个一身灰布衣,风尘仆仆,胡子拉渣的人是薛崇胤,心里不得不分心考虑一个问题——

    他的公主义母太平公主殿下等下看见,离家前还是翩翩贵公子的薛崇胤,离家这么大半年后归来,竟然这么一副朴实……好吧,用朴实貌似有美化的嫌疑,正确的说法是邋遢!这么邋遢的一个儿子,公主义母会不会想劈了薛老师或是劈了他这个罪魁祸首?

    虽说是薛崇秀搞出来的事情,但起因却是在他。张昌宗很怀疑,到时候,公主义母不会舍得收拾薛崇秀,但对他应该不会手软吧?只能寄期望于太平公主殿下也跟天下所有的丈母娘一般,看女婿是越看越顺眼才好。

    老远看见张昌宗熟悉的站姿,熟悉的笑脸,薛崇胤心中真有些百感交集,快步走上前:“六郎,你怎会来迎我?”

    还有一句未出口的是,难道他还不知道他之所以被游学的缘故?可若是知道了,又怎会心无芥蒂的来笑脸相迎?

    “见过郎君。”

    阿松、阿柳行礼问好。张昌宗点点头,笑道:“辛苦你们了,回来好好歇息歇息,回头去找郡主领赏。”

    “喏。”

    阿松、阿柳脸上一喜,想也不想的答应着。

    夸完他俩儿,张昌宗才看向薛崇胤一脸的复杂,笑了笑,如往日一般拍拍他肩膀,勾肩搭背:“说什么呢!你出去那么久才回来,不来迎你才是错吧?行了,大家都是男人,不要扭扭捏捏的,事情呢,你妹妹、我媳妇儿已经跟我说了,男人有野心不是什么大事,若水没有野心,这世间也没几个男人还能保持上进了。”

    说着,顿了顿,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微微 压低声音,道:“我知道的,你忘不了义父的死,有句话我也不怕你知道,我也忘不掉,秀儿也忘不掉,义母也忘不掉,大家都忘不掉。”

    “六郎!”

    薛崇胤瞬间湿了眼眶,哽咽不已。张昌宗笑着拍拍他肩膀,道:“你的用意,不止我知道,义母也知道,秀儿也知道,只是,她俩的性情你是知道的,义母不愿与你讲这些,只想着一力承担,庇护好你们;而秀儿呢,她不耐烦讲这些,比起说,她更喜欢直接付诸行动。她们并非忘了义父,只是再以自己权衡后最稳妥的方式行事。我这么说,阿胤你懂了吗?”

    薛崇胤又羞又愧,道:“先前不明白,满腹委屈,满心怨气的被人押着出门,出去走了两月,走过豫州、范阳、博州,然后还去了扬州,最后才去的蜀中。”

    “咳咳!”

    张昌宗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了。这些地方,豫州、范阳、博州都是以前李唐宗室的封地,越王李贞的豫州,琅琊王李冲,范阳王李蔼,都是闹过叛乱的反武的地方。最后的扬州则是徐敬业的谋反起兵地。就这么把薛崇秀扔过去走一转……他媳妇儿居然这么凶残,真是万万没想到——

    久夺麻袋,万一以后两口子意见不合,以薛老师外面温柔,里面漆黑的本质,他该怎么办?

    张昌宗瞬间站得笔直,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啊。

    张昌宗觉得有必要提前跟难兄大舅子取取经:“听说,秀儿只给了你一百贯?用了多久?”

    薛崇胤正感慨,不防他突然问这个,表情立即一僵,就想装没听见,张昌宗看出来了,从善如流:“好吧,既然阿胤你不想说,问阿松和阿柳也是一样的。你二人明日若有空就到我这里来喝茶聊天好了。”

    “等等!”

    薛崇胤连忙制止,果断的道:“六郎你想知道什么,问我便行,何必去问阿松和阿柳呢!来,我告诉你。”

    两人一边聊一边往回走,聊薛崇胤出去的的经历,听他吐槽他妹子的手到底有多黑多狠,反正他堂堂太平公主的嫡长子,出门只给带一百贯就算了,用完后居然还不再给,累得他抄书的活儿干过,代写书信的活儿也干过,因为抢了别人代写书信的营生,还跟当地的书生打过架,打赢后才惊觉他武力值还算可以,作为贵公子,游猎是必备的本领,然后,踏上了猎户的生涯大步不回头,才终于摆脱了饿肚子的窘境,渐渐过上温饱生活。

    “哈哈哈哈哈!”

    张昌宗听了,笑得一点都不客气。薛崇胤木着脸看他,就知道告诉他会这样,他都这么悲惨了,居然还要被笑话……真真叫人情何以堪。

    张昌宗笑得差不多趴在马背上,乐道:“枉你熟读经书,一脸聪明,阿松跟阿柳跟你一起,难道你就不知道跟他们合作一下?放着这两人不用,不觉得可惜?”

    薛崇胤痛心疾首:“这事还用你说吗?先前我被秀儿的手段震住,根本不敢麻烦他们,后来回过味儿来,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否则,你以为只凭我一个人,哪里有那许多皮毛做节礼?也就是这些穷困的时日,我才知道生活有多不容易,母亲与秀儿到底为我做了什么,而我又为她们做了什么?思来想去,我竟一事也不曾为她二人做过,反而受母亲教养,受阿妹看顾,真真枉为男儿,羞煞人也!”

    张昌宗笑眯眯地看着他感慨,听完了,道:“这样看来,秀儿把你扔出去,手段虽然简单粗暴,效果却也立竿见影。那么,以后呢?是留下还是……”

    薛崇胤一扫面上颓色,眉目飞扬道:“还想出去,还想去看看这广阔的天下,然后,想再去范阳、博州、豫州等地待一段时日,仔细参悟参悟,有些事为何会失败,时局何以如此。”

    张昌宗笑着颔首:“确实该去了解一下。太宗皇帝曾有言,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你记着这句话,或许你就懂了。”

    薛崇胤一怔,立即追问道:“所以,这些事唯有我不曾看透,母亲、阿妹,还有六郎你,心中都有数吗?”

    张昌宗笑笑,搭着他肩膀,答非所问:“看你这一身风尘仆仆地,若是义母看见,怕是要伤心难过的,趁着这个机会,记得好好去撒娇叫苦,说不定义母心软,后面就不让你这么窘迫了呢!”

    薛崇胤看他不愿说,也不好追问,只得跟着转话题:“即便母亲心软了,阿妹也不会心软的。所以,六郎你还是快快成亲,早点把阿妹娶走,没她盯着,我说不定还能少受些苦楚,能多得些钱财出门。”

    张昌宗仰头大笑:“我是很想了,但是义母估计不同意。”

    薛崇胤叹了口气,不想说话了——

    妹妹太彪悍了,也是一件让人很绝望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