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前夜
    ,精彩小说免费!

    盼望着,盼望着,春天的脚步近了——

    错了,应该是,盼望着,盼望着,婚礼的日子终于要到了!

    天知道张昌宗在家里已经被众亲朋嫌弃过多少次了,反正所有人在张易之的科普下,都知道他这毛病叫婚前恐惧,看在他是兄弟间最后一个成亲的,兄长们都表示很淡定,要理解光棍久了的人。

    张昌宗:口字加一横的动词!

    婚礼的头天晚上,张昌宗被长兄张昌期一脸慈祥的叫到一边,还以为要被长兄关爱啰嗦一番,立即安静如鸡的等着大哥发言,一脸纯良的望着他,想说表现的乖一点,希望大哥能长话短说,大晚上的,明天就是成亲的日子,要早睡。

    张昌期的慈祥脸险些维持不住,嗯哼一声,踌躇了半天才开口:“六郎啊。”

    “小弟在。”

    “那什么,你明天就要成亲了。”

    “是。大哥放心,小弟自此会踏踏实实,好好撑起家庭的责任的,大哥不用担心我。”

    你看,表现都这么自觉了,是不是就散了去睡觉吧?张昌宗是这么想的。

    张昌期对着弟弟的脸,感觉比对着儿子还心累,默默看了他片刻,终于,脸上浮出一个略显僵硬的笑容,颔首:“好。”

    点完头,看弟弟开心的笑脸,赶紧抛出一句:“你等等,其他的人还有话想跟你说。”

    “啊?啊!好。”

    张昌宗有些懵逼,不过还是答应了,感觉他成亲哥哥们比他还紧张。然后,他等了没一会儿,四哥进来,张昌宗笑了笑,好奇的问道:“四哥想对我说什么?”

    张同休默默地看了半晌儿,一字没发,然后,在张昌宗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转身走了,走了,走了……

    张昌宗彻底懵逼了,所以四哥到底来干嘛的?所以,这些哥哥们到底要干啥?平生第一次,除了作诗的时候,张昌宗第一次有些怀疑自己的智商。

    等了一会儿再没人来,张昌宗还以为可以睡了的时候,张易之气势万千的进来,那架势,张昌宗非常怀疑他是来找他打架拼命地,绝不是亲哥哥会有的架势,难道要上演兄弟相残?!韦氏第一个就会跳出来打断兄弟几个的腿。

    张昌宗刚换好睡衣,对上衣冠整齐的张易之,顿感气势不足,赶紧抬头挺胸,腰杆笔直:“五……五哥你这是要干嘛?”

    张易之默默看他片刻,然后,从袖笼里掏出一卷书册,递过来,一板一眼的道:“你就要成亲了,明日洞房花烛之事,若有不懂的可看这卷书册。”

    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人,也不等张昌宗说话。张昌宗狐疑的打开书册看了一眼,瞬间睁大眼睛,顿有啼笑皆非之感——

    合着来了三个哥哥,弄了半天,是来给他做婚前教育的。哥们虽然是新手,但是,“教学录像”还是看过的。

    想及刚才三位兄长为难的蠢像,张昌宗毫不客气的偷笑开来,不能大笑,怕被哥哥们合伙打,关键是无法还手。

    安心的以艺术鉴赏的角度看了看书卷上的画像,还是挺惟妙惟肖的,大概也能看懂。好吧,他那无缘谋面的老爹去得早,不然这种婚前教育应该是老爹来才是,倒是为难哥哥们了。讲真,如果是他,让他去给兄弟讲解,他也会尴尬的。

    这么一想,倒是没再笑话哥哥们方才的窘迫之相,虽然知道结婚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不妨碍取经,乐呵呵地研究了一啊画册上的姿势,然后,高高兴兴地睡觉——

    没睡着!好吧,坦白讲,有些兴奋,有些紧张,有些期待,还有些……感觉太多,一时间有些说不清楚,他反正是睡不着了。

    在榻上烙了一晚上煎饼,鸡鸣五更了才堪堪睡去,第二天果断睡过头了,没按照平时的时间起床,居然也没人来叫他。

    等他自然睡醒,小米在外间候着,看他起来,一边手脚麻利的传水来让他洗漱,一边道:“郎君可睡够了?若是不够,吃些东西还可继续睡。”

    前头不止有哥哥们,还有侄儿们成亲的典礼,张昌宗参加过好几次,自然知道距离吉时还早,小米这是怕他晚上没精神,接亲是个体力、脑力相结合的活儿来着。

    张昌宗哪里还能睡得着,精神抖擞的道:“不睡了。”

    小米立即道:“那还请郎君沐浴更衣。”

    然后,张昌宗就不属于自己了,直接成了丫鬟婆子们手里的“娃娃”,任由她们巧手装扮,戴冠穿衣,抹脸插花……中间,张昌宗忍不住打瞌睡睡过去好几次,每次头刚点下去,就被侍立一旁的小米一把托起下巴,唤他:“郎君醒醒,小心脸上的脂粉掉了。”

    涂涂抹抹好,随便吃了点东西垫底,还不能把脸上的妆给弄掉,黄昏时分,张家所有未婚的小儿郎们齐齐站着,张昌期充当家长,在祖宗牌位前,意气风发,一脸慈爱:“往迎汝妻,奉承宗庙。”

    张昌宗一激灵儿,瞬间抬头挺胸,浑身笔直:“喏。”

    大哥脸孔一黑。

    “噗嗤”——

    却是观礼的女眷堆里发出的笑声。张昌期所有的慈爱都不见了,勉强维持着表情:“说错了,重新说。”

    张.婚前恐惧.紧张忘词.昌宗还有些懵逼,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唯不敢辞。”

    然后,砰一声跪地上,朝着祖宗牌位磕头,磕完头,干净利落的转身,直接一把抢过华为怀里抱着的大雁,昂首挺胸,气势非凡的一挥手:“小的们,走,迎亲去!”

    “喏。”

    张家的儿郎们轰然应喏,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没注意后面张昌期的脸都快黑成墨汁了,张同休手里还拿着把折扇,悄悄挪动脚步,靠近兄长:“大哥,六郎这带队是去迎亲还是去抢人?”

    张昌期的脸又黑了两分,张易之不知何时悄悄靠近,宽慰道:“弟妹那边毕竟身份不凡,我们这边气势盛些,稍后弄女婿的时候,或许会少受些苦楚。”

    张易之说得一脸唏嘘,当年他娶亲的时候,他媳妇儿家亲戚里的那群女娘们忒彪悍,打开大门的瞬间,那迎面而来的棒影,吓得他腿软,还是六弟眼疾手快帮他挡了的同时稳稳拉住他,不然,他怕是要成为鼻青脸肿迎亲的第一人。

    哥仨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想及方才如土匪狼群一般气势出去的迎亲队伍,都有些无语。张氏东府多子,迎亲的儿郎是不缺的,就怕人太多,气势太盛,吓到新娘家。

    张同休看看兄长的脸色,不无担心:“若是吓到人,叫不开门怎么办?”

    张昌期:“……”

    脸色更黑了!

    张易之无奈的瞪四哥一眼,张同休无辜的眨眨眼,表示他说得都是人之常情的担心,谁叫大哥就是喜欢操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