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新婚
    ,精彩小说免费!

    “下面要表演的曲目是琵琶名曲《十面埋伏》,请欣赏。”

    主持人笑容得体的报幕后退下。

    张昌宗有些奇怪的站在台下,台上怀里抱着琵琶欲演奏的那人,却不是薛崇秀的面孔,那是谁的面孔呢?

    哦,对了,是薛老师前世的样子,化着略浓的舞台妆,发髻高挽,穿着露肩的礼服裙,端庄美丽的面容肃然中带着几分肃杀之气——

    张昌宗呆呆地凝视着舞台上的那人。这幅面容,若不细细回想,他都已经快忘记了,心目中的女神的面容,已渐渐变成了薛崇秀的样子。

    比之舞台上的高不可攀,更加的鲜活,更加的具体。会生气,会撒娇,会软弱,会坚强,不像是舞台上的那个艺术家,更像是一个女人,一个活生生地灵动可爱的女人。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

    大概就是舞台上的女神渐渐生动具体成一个真实灵动的女孩子的形象,舞台上的形象渐渐变成她其中的一面,而不是她整个人的全部的时候吧。有些人呐,越接触越会发现她的魅力,这种魅力并不受限于皮囊,真正迷人的是她的灵魂——

    从未像此刻这般清晰,这般清晰地明白他喜欢她,爱她。

    站在台上的张昌宗,嘴巴渐渐咧开,笑容越来越开心,笑看着穿着春衫襦裙的薛崇秀站在演奏琵琶的人身旁,冲着他微笑——

    他的秀儿妹妹,他的薛老师啊!

    张昌宗笑着伸手,一搂却搂了个空,只摸到一个尚有着余温的温暖被窝……没有舞台,没有薛崇秀,也没有演奏家!

    张昌宗倏然张开眼,坐起身来,并没有看见薛崇秀,连忙喊了一声:“秀儿。”

    薛崇秀的声音在账外响起:“醒了吗?传水,与郡马梳洗。”

    “喏。”

    张昌宗揉揉眉心,所以,刚才其实是在做梦?但他感觉自己很清醒啊,所以,那其实是他真实心理的映照吗?

    张昌宗纠结了没超过三秒,就不想了,撩起被子下榻来,随便穿了件衣裳,先探出头去,梳妆台前,只有薛崇秀的侍女商音。

    薛崇秀听见响动回头,某人立即给她个眉目灿烂的笑容:“娘子早啊!”

    看着他脸上的笑容,薛崇秀也不禁跟着笑出来:“早,快去洗澡,稍后我还等着你带我去给阿家敬茶。”

    “哎!”

    张昌宗答应了一声,旋即想起来,提醒道:“还有郑太太的。”

    薛崇秀笑着道:“知道,你心中敬着的长辈,我自是也尊敬地,放心。”

    “嗯嗯,娘子等等我,我很快就来。”

    然后,火急火燎的往浴房跑去,那积极地样子,惹来薛崇秀一阵带着甜蜜的笑容——

    自今日起,她就是张昌宗的人了,而张昌宗也成了她的,他们属于了彼此。不用他说什么甜言蜜语,只是这么想便觉得幸福甜蜜。

    待张昌宗洗了个澡出来,薛崇秀已经梳好头发,发髻上的珠钗已经戴好,商音和徵音一起服侍她整理衣裙,见他出来,问道:“唤你习惯的丫头进来?”

    张昌宗摇摇头,道:“不用。在屋里以后就用你的人吧,我的人不用插进来,依旧在前院就是,后院交由你做主就是。”

    商音立即兴奋地看主人一眼,薛崇秀很淡定,似乎已经料到这种情况,朝商音点点头,商音立即过去,微微一礼:“郡马,奴婢与你梳发。”

    “嗯,有劳你了。”

    张昌宗安然坐着,等着商音给他梳头发。做了古代土著这么多年,他还是不怎么会打理一头长发,在家有丫鬟服侍,在外征战的时候,都是华为伺候他,感觉也是挺废的。

    新婚的小俩口高高兴兴地梳洗完毕,两人一起向韦氏的院子去,新婚第一天,要给韦氏敬献婆婆茶。

    韦氏一大早就起来,眼巴巴的等着老儿子带着他新媳妇来敬茶,等了也没多大一会儿,外间的人就来通报小俩口来了。

    韦氏不自觉的默默发上的珠钗,问左右:“阿翠,你看我可妥当?”

    翠姑姑笑道:“太太自然是一身妥当,一看就是个好家婆,多子多孙有后福的人。”

    韦氏被她逗得合不拢嘴:“就你会说话,我啊,就巴望着六郎能早些有后,那我即便是去见了老太爷,心里也是无愧的。”

    “呸,太太说的哪里话,太太当长命百岁才是。”

    主仆俩儿絮絮叨叨的说了几句,待听到脚步声方才停下,韦氏并未收敛脸上的笑容,面容和蔼的看着一双小儿女走进来,只觉得真真是一双璧人。

    “阿家请喝茶。”

    敬完婆婆茶,薛崇秀便被韦氏一把拉起,拉着她坐到罗汉榻上,笑吟吟地道:“我啊早就盼着你过门了,好替我管一管我那不着调的老儿子,有了你后,他就该上上笼头,靠谱些了。”

    薛崇秀微笑,还没答话呢,张昌宗在一边不乐意了:“阿娘,什么叫上笼头?您儿子是人,笼头那是畜生上的!您这么说儿子,您也忍心?您埋汰自己就算了,咋还扯上儿子呢?”

    韦氏脸上慈蔼的笑容有些崩,面上还维持着笑模样儿,僵硬地扭头,眼神凶狠地瞪儿子:“臭小子,你说什么?”

    张昌宗被瞪得一激灵,赶紧认怂:“没说啥,阿娘您说得对,是该给儿子我上笼头,要不再在我屋里立上一根拴马桩?”

    韦氏:“……”

    这糟心儿子!

    张昌宗被老娘瞪的扯嘴角,心里默默摊手,你看,这世间的父母大抵就是这样的不公平,父母可以说儿女是小畜生,但凡儿女抗议一句,马上就蛮横不讲理了,焉不知“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说的时候就选择性忘记是谁生的孩子了!

    薛崇秀看看韦氏,又看看满脸不乐意的张昌宗,轻轻一笑,道:“阿家说你,那是疼你,你怎地如此不识好歹,惹阿家动气呢?郎君当记着,但凡阿家说的,皆是对的。”

    韦氏瞬间眉开眼笑,大为赞许的点头:“对,秀儿说得对。”

    张昌宗目瞪口呆,看着薛崇秀的目光大有深意——

    想不到薛老师居然是这么没有原则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