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甜蜜
    ,精彩小说免费!

    “要去上差吗?”

    天还没亮呢,张昌宗刚爬起来,薛崇秀就揉着眼睛坐起来,看着还有些迷糊,人却挣扎着要起来,被子落下来,露出光裸的肩膀。

    张昌宗嘿嘿笑笑,把人按倒:“你继续睡吧,没事,我去锻炼,天都还没亮呢,再睡一会儿吧,放心,我娘不会嫌你懒的。”

    薛崇秀这会儿已经清醒了,闻言白他一眼,也不多说,只道:“我也习惯早起了,中午还可以做个午休,一起起吧。”

    小两口甜甜蜜蜜地一起起床早锻炼,张昌宗打拳练武,薛崇秀就围着小院子慢跑了几圈,然后,占据张昌宗旁边的空场地,打了一趟软绵绵、秀里秀气的拳,张昌宗看得不停皱眉,实在忍不住了才开口道:“薛老师,你这拳法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薛崇秀白他一眼:“我学了强身健体,要杀伤力做什么?再者……”

    说着,顿了顿,眉目含情的瞟他一眼,笑容温柔:“若是学来自保,不是还有你吗?郎君真的要我学实战拳吗?”

    一双美目情意绵绵地看着人。

    张昌宗被看得色授魂与,晕陶陶地也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了,这么好看的小姐姐,居然是他的媳妇儿了,开心!

    薛崇秀满意地一笑,道:“你们男子练出一身肌肉,自是健美迷人,若是我们女子也练出一身肌肉……或许有人会喜欢,然就我个人的审美来说,我还是喜欢柔软一些。”

    某人暗戳戳地想想手感问题,十分认同的点头:“软绵绵地小姐姐是最可爱!”

    薛崇秀瞅他一眼,继续慢腾腾、软绵绵地打自己的拳,期间并不妨碍她光明正大的欣赏旁边打得虎虎生风的新婚丈夫,运动时候的专注也是很迷人的。

    甜甜蜜蜜地锻炼完了一起去洗漱,等张昌宗洗出来,看薛崇秀正在描眉,不禁蠢蠢欲动,积极地道:“我给你画好不好?”

    薛崇秀瞟他一眼,看他那跃跃欲试的样子,觉得他心里应该是新奇有趣比浪漫有情趣多些,指望钢铁直男有情趣……还是不要做梦的好,平常心,平常心。

    薛崇秀心里吐着槽,面上笑得温柔婉转,颔首:“好。”

    然后,便把眉笔交给张昌宗。

    张昌宗握着眉笔,看着薛崇秀秀气好看的眉毛,端详一下都没有,径直下手就画,一笔接一笔,有时候还会停下来打量两眼,只是,从他那皱着的眉头和脸上的表情推测——

    薛崇秀已经在心里淡定的做好洗掉自己重新画的准备。至于张昌宗会把她眉毛画成什么样……薛崇秀暗自里想了想,野原新之助那种也是能接受的,心肝宝贝最重要。

    等了片刻,张昌宗终于认命的停下手,脸上干笑着,心虚简直快要飞出天际了:“秀儿,那个……你叫人来洗了吧。”

    薛崇秀很淡定,自己端起铜镜,模模糊糊地看着镜里的样子,细细端详……比野原新之助好些,不过,好的不多。最重要的是,只要她脸对着谁,不拘是宫音还是徵音,都是一脸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脸孔通红的表情。

    张昌宗十分愧疚啊,好好地一个美女小姐姐,被他一双笨手一化,转眼就变成野原葵了,野原家家传的眉毛重现了!

    “对不起,我不该不自量力。”

    非常诚恳的道歉,真的十分愧疚啊。薛崇秀反而笑了,宽慰他:“无妨,若是郎君今日描眉熟练无比,倒是我该伤心难过了,来日方长,多练练就好,我等着郎君为我描好看的眉那一天。”

    薛老师真温柔啊!张昌宗觉得,这 大概是他目前为止听过说地久天长说得最温柔动听的情话了!世上怎会有薛老师这样好的小姐姐呢?张昌宗很是感动,重重点头:“好,我一定好好努力!”

    薛崇秀笑着:“我等着就是。”

    几个侍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那滑稽的眉形,也不觉得可笑了,所以,娘子之所以是娘子,这般闲庭信步一般的从容淡定,便是她们所不及的,等三天回门,可以告诉公主殿下放心了。

    高高兴兴地陪媳妇儿一早上,作为没有婚假的古代人,张昌宗吃了早饭就进宫去了,没错,他还要上班的,并不会因为结婚就有优待。

    “恭喜张将军新婚愉快!”

    “恭喜将军,祝将军早生贵子!”

    ……

    一路上,几乎都是在羽林卫的将士们的祝贺中前进的,张昌宗开心地抱拳致谢,一张脸笑得跟朵花儿似的,见谁都有好心情,便是去见上官婉儿的时候,脸上也是笑眯眯地。

    上官婉儿冷眼扫他一眼,揶揄中微带讽刺:“娶了太平的女儿便这般让你开心?”

    张昌宗笑嘻嘻地答着:“回师父,跟是谁的女儿没关系,重要的是娶的是秀儿。师父不要生气,您还是弟子最爱的师父,没人能跟你抢位置。”

    上官婉儿已经很熟悉他的套路了,似笑非笑的瞥他一眼:“你也就我一个师父。”

    张昌宗打哈哈,这师父年纪越大越发精明了,不好哄也不好骗了,总结还是他长大了,不萌了,不过,长大能娶亲,就算被师父讥笑几句,也是愿意的。新婚的张昌宗今天依旧笑嘻嘻地散发着甜蜜光环,人新婚,难道还不许嘚瑟一下?

    陪着婉儿师父说了一会儿话,其实也就是师父单方面嫌弃徒弟,徒弟居然还笑嘻嘻地甘之如饴,没办法,谁让人心情好呢!

    上官婉儿简直没眼看,从没打过徒弟的人,今天都想一发雌威,眼珠一转,心里便有了计较,笑得像只狐狸似的:“好徒儿今日进宫还要去陛下那里谢恩吧?”

    张昌宗点头:“师父就是师父,就是聪明,弟子成亲的时候,陛下有赐下,自当去谢恩的。”

    上官婉儿眼神若有所指的在他身上非常刻意的打量两眼,一派好心的样子提醒道:“那容为师提醒你一句,既然要去陛下宫里,这得意甜蜜的样子就且收上一收,免得给你的秀儿妹妹招祸。”

    “啊?为啥?”

    张昌宗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对上婉儿师父意有所指的眼睛,突然明白过来:“师父你怎么知道的?”

    上官婉儿好整以暇的弹弹衣袖,笑容明媚:“为师怎么就不能知道?不仅是为师,还有你的前义母、现岳母太平公主殿下。”

    卧槽!简直不能忍!

    张昌宗跳了起来:“师父,您都知道了,那您还推你的宝贝徒弟入火坑,难道您不止要我卖艺还打算着让我卖身?”

    上官婉儿微微一笑,眼神邪气放肆:“只要能达到目的,有何不可?”

    张昌宗:“……”

    怎么就忘了这师父的妖女本性呢!张昌宗果断的把脸上的甜蜜收拢收拢,一张俊美的脸孔上,正气凛然:“师父,卖艺不卖身,请了解一下。做人是要有原则的,特别是徒儿这样的男子。”

    上官婉儿“噗嗤”一笑,点了他脑门一下,乐道:“让你再乱得意!都说过了,在宫里当谨言慎行,特别是陛下当面,更要如此。”

    “喏,弟子受教!”

    张昌宗心服口服,心里觉得,别说女皇了,就是他的婉儿师父也不好招惹啊,果然,在这宫里,还是要低调做人,不管哪个女人都不好招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