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夫妻
    把狄仁杰的病情向宫里的女皇做了汇报后,张昌宗这才骑马回家。回了家习惯性的先去看了看韦氏和郑氏,然后才回自己的院子,高高兴兴地进去,果然,薛老师还在等着他,见他进门,立即吩咐左右摆饭。

    “以后不用等我,忙起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

    “母亲和郑太太各自摆饭,我们这里只有我俩儿,若还不等你,岂不是才一个人吃饭?那再好的吃食也没胃口。”

    张昌宗一听也是,本来就才两个人,人也不多,如果这样还要分前后吃,那确实冷清了些,遂点点头,然后继续吃饭,吃着吃着发现对面的薛崇秀似乎没动,一直在看他,不由奇怪的抬头:“秀儿你一直看我做什么?难道不饿吗?”

    薛崇秀手拄着下巴,目光幽幽地望着对面的张昌宗,看他一脸懵逼的样子,道:“饿啊,可是相比起饿,更想叹气呢。”

    “为何?”

    “此情此景,难道你就不想对我说几句知心话,安慰我一下吗?”

    薛崇秀的目光温柔如水,倒不是嫌弃,倒像是循循善诱。张昌宗再度懵逼,傻傻地眨眼,再眨眼,不太确定的问道:“这种时候也要说吗?”

    薛崇秀颔首,道:“任何时候都需要。你不知道吗?女人就是一群需要人时时刻刻说爱她,满足她所有感情需求和肯定。”

    “是吗?这么麻烦?”

    张昌宗简直目瞪口呆,所以,他前世单身狗不是没原因的?!

    薛崇秀直接白他一眼,一边慢条斯理的吃饭,一边气定神闲的道:“嫌麻烦?简单呐,有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

    “什么?”

    张昌宗顺嘴追问了一句。薛崇秀面孔一抬,目光定定地望着他:“保持单身别成亲就好,最好也别交女朋友,不然,女人就是这么麻烦。”

    那目光感觉好有压迫力,张昌宗即便再迟钝也知道这会儿需要表态了,赶紧义正辞严的道:“多谢娘子指点,那什么,我就是好奇才问的,我没做光棍的特别爱好,相比起自己一个人,我还是喜欢晚上有小姐姐可以抱。”

    这态度端正的!薛崇秀“噗嗤”一笑,乐道:“罢了,不过是逗逗你,你这么紧张做甚?”

    感觉小姐姐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啊!这么真真假假地,完全分辨不出来。怎么薛老师跟成亲前完全不一样呢?

    张昌宗心里唏嘘,脸上却还记得装傻,搞不懂小姐姐心里想啥的时候,还是装傻吧,说不定看在这么好看的一张脸的份上,小姐姐就大发慈悲放过他呢?唉,听说以色侍人终不长久,果然不懂女人还成亲也是挺悲惨的一件事。

    张昌宗不禁有感而发:“女人要哄,男人呢?怎么办?难道就只有哄人的命?这要是哄好了还好,要是技术不好,哄不好,结果适得其反,那不是更惨吗?”

    薛崇秀放下筷子,双手交叠着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他:“我不会让你那么惨的。”

    “嗯?”

    张昌宗不解的看着她。薛崇秀 笑得温柔而又甜蜜,一双眸子情意绵绵地凝视着人:“因为你哄我的同时,我也会哄你,让你看我的每一眼都能知道我心中有多爱你。”

    哦哟,输了!不过,被这么哄的感觉还是挺好的,给小姐姐的情话比心!

    张昌宗一边听得心花怒放,一边忍不住向学之心:“小姐姐情话说的真动人,那什么,我比较笨,等我学学啊!”

    薛崇秀微微一笑,眼神明媚:“好,我等着。”

    吃了饭,小两口一起手牵手在园子里散步消食,继续甜甜蜜蜜地新婚生活。东宫里,太子与太子妃相对而坐,也在用膳,但却没有小两口的甜蜜,反而有些静默。

    “听说,今日陛下派了张昌宗率太医去探了狄仁杰,太子可知晓?”

    韦太子妃想起收到的消息,放下碗筷,问了一句。太子筷子一顿,没说话,三两口吃完也放下筷子,让人收拾走,点点头,道:“我已经知道了。”

    韦太子妃连忙问道:“族兄说,此事应该交由殿下去才是,派张昌宗……终归名不正言不顺,陛下这是何意?莫非还有让我们回房陵去的意思?”

    面上不禁有几分惶急之色,那般窘迫的日子,实在难以回首。太子面色沉凝,摇头咬牙道:“母皇的心思,孤如何晓得?待孤问问上官,她或会知晓。”

    说到上官,韦太子妃沉默了一下,李显立即看她一眼,道:“你我在这宫里,根基薄弱,孤虽有太子之名,然在这宫里却举步维艰。孤不想步老八后尘,你我一家不在宫里一十四年,可有人愿剖心为你我以示清白的?”

    韦太子妃脸色稍霁,不过,还是提醒道:“殿下所虑甚是,只是,上官不是庸人,也不是几句好话便能倾心许之的人,殿下难道就不曾对她动真心?”

    李显面色一紧,连忙过去坐到她身旁,郑重道:“好叫爱妃知晓,对上官,孤确实有几分旧时情谊。不过,尚不到动真心的地步。这世间便是有万千女子,在我心里却无一人能比得上爱妃,唯有爱妃不论荣华富贵,或是窘迫流落,唯有爱妃对孤不离不弃,孤并非没有良心的人,自也会对爱妃不离不弃。”

    韦太子妃眼眶一湿,哽咽道:“有七郎这句话,便是以后七郎宫中进再多美人,为妻也再不会妒忌害怕。”

    说着,情不自禁地靠向李显肩头,李显揽住她,有感而发:“在孤心里,再多的美人又如何比得上爱妃贵比千金的情意,再没有什么比我们一家人好好待在一起更好的了。”

    韦太子妃伏在他肩头,眼里闪过一丝阴霾,一家人?没有了大郎和仙惠,又如何叫做一家人!

    轻轻把脸埋到李显颈间,幽幽道:“殿下说的是。只是,上官如此倾力相助,殿下也不可负了她的心意才是。只要殿下不忘了为妻,不论是谁,只要对我们有帮助,为妻都能容下。”

    李显感激道:“委屈爱妃,孤保证,将来无论谁都越不过你去就是,孤的皇后只会有你一人。”

    “殿下说的话,我可记住了。”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