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重生的意义
    手掌里柔软的小手回握住他的,并没有被丢开,呼吸顿了一下,并没有太过异常的表现,感觉身边柔软的身体动了动,轻轻地靠在他肩上,薛崇秀开口:“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个?”

    语气还是很平和,并没有生气、伤心或是失望的感觉,张昌宗悄悄松了口气,看,这就是成亲跟没成亲的区别,若是没成亲,他想去就去了,但成了亲,却不能再那么任性妄为了。

    张昌宗道:“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想我能做什么,我想做什么。别人不知道,但我自己一直知道,我就是个普通人,不是什么天才,唯一比别人占优势的地方就是我有一颗成年人的灵魂,不用浪费时光在懵懂成长上,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我还有什么地方是谁也比不了的。”

    薛崇秀的头颅轻轻地贴过来,亲了他下巴一下,道:“这些年你一直做得很好,数年如一日的勤奋、刻苦,一直持之以恒的恒心和毅力,我觉得这世上再无人能比得上你,知道吗?你很优秀,不止是在我心中,在许多认识你的人心中都是。”

    张昌宗笑起来,语气十分开心:“是吗?那真好,努力能得到在乎的人肯定,真是再幸福没有的事情了。我呢,其实一直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想做什么。第一个想法当然是不能再重复历史的轨迹,我要做个保有自我尊严的人;第二个想法便是能保护好真心待我好,我又在乎的人。至于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在武周留下什么样的印记却从未想过,只知道兢兢业业于督促家人上进,督促家人不要重蹈覆辙,督促自己勤奋,但是,做的这些努力,只是为了不做个小白脸吗?只这样我就满足了吗?”

    薛崇秀紧握着他的手,给予他无声的鼓励和支持。张昌宗笑着抱了抱她,昂然道:“我知道我不想满足于此。虽说成了张昌宗,但于我来说,这是再活一次的机会!这世间,千百年来,多少帝王,多少名臣将相汲汲于长生而不可得,我呢?我有了重活一次的机会!哪怕这个身份有些尴尬,但是,这也代表着我的人生再次有了无限的可能,不是吗?所以,我想,我不能就这么活着,我得活得有意义点,只是,要怎样有意义,我一开始并没有想明白。”

    薛崇秀微微一笑,心中猜到了一些东西,笑问:“直到再次踏上战场对吗?”

    张昌宗“嗯嗯”点头,即便黑暗中看不清脸庞,只能模糊看到他闪闪发亮的眼睛,也不影响薛崇秀想象出他此刻会有的表情和神色。

    就听张昌宗笑着昂扬道:“没错!再次上了战场,我才知道我心里想做的是什么,我能做到什么,我可以做好什么,并且,并不会与我先前想做的事情矛盾,最终可以达成的目的和成就,其实是统一的。”

    薛崇秀只觉得心头的欢喜快要涨裂她胸腔了,就是这个样子,她最喜欢张昌宗的便是这个样子——

    生机勃勃,积极向上,身上好像带着光,若用一句话归纳,那边是“哪怕身处黑暗,也不忘记光明;哪怕双手血腥也不曾忘记心底的仁慈!”

    她出身音乐世家,父亲、母亲,甚至祖父、祖母,外公、外婆都是音乐大家,从小就在艺术氛围浓厚的家庭成长。

    所有人,包括她的亲人,一切认识她的人,都觉得她走音乐的道路是理所应当的,她喜欢音乐是理所应当的,她对音乐有天分也是理所应当的,就没有一个人想过、问过她是否真的喜欢,是否想从事艺术道路,没有!从来没有!

    有着优秀的师承和自己的苦练,她才十多岁便有了名望,只是,她却越发的迷惑,迷惑于自己是否真的喜欢乐器,是否真的喜欢演奏音乐,她大概是个拧巴别扭的人。

    她比谁都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看似温婉沉静的外表下实际是一颗冷漠的心,冷眼看着世间的一切,不贴近,也不疏远,就那么看着。直到遇到了他!前世的张昌宗,那时他还不叫这个名字,却已经是一个有趣且别致的人,身上总有种让她羡慕的闪亮东西,那时候她想,那样的人就应该充满活力的快快乐乐的活着。可是,最终,他死了,死在她的面前!

    总是笑嘻嘻地眼睛,总是充满活力的面庞,就那么死寂如灰,黯淡无光。于她来说,他是光芒的颜色,他是执念,他是心底最深的喜欢。

    薛崇秀紧紧地依着他,语气清浅,带着唯有自己才能明白的情感:“你总说做人要念头通达才能活得畅快,有想做的事情就去做吧,我唯一想告诉你的是,无论你去到哪里,我都会陪着你就是。”

    “秀儿妹妹!”

    张昌宗动情的抱住她,感激得无法成言。其实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重活一次,并且是穿越重生到古代,占据先知和先进资讯的人生,便应该理所应当的一帆风顺吗?只因为先知,只因为是穿越者便可以功成名就,权倾一方吗?

    他认真的思考过,不行!这并不是理所当然的。所谓的预知,在他做出别的选择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变数,想要成功,想要护住所爱的人,并不是轻易就能做到的事情。

    如果你重活一次,你是想重复过去的道路,然后占据先知牟利?还是做出改变,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呢?

    别人不知道,张昌宗选择了改变自己,做个更优秀的自己。努力的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先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然后,努力的影响家人、朋友,让大家都能好些,最后,若是有能力,才是改变世界。

    从来不相信重生就能理所当然的成功,成功从来都没有侥幸,也不是必然的。许多人只看到成功者成功的机遇,却从未看到为了成功他们所做出的努力和付出,从不会有一本成功学全书告诉你,为了抓住机遇,他终究做了多少准备和付出。机遇固然重要,可是,若没有抓住机遇的能力,一切也不过是枉然。

    薛崇秀回抱他,头靠在他怀里,道:“你有这个想法,我自然是支持的,我要你知道,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我都愿意支持,并且会全力支持。只是,看陛下这一年来生病都会召你入宫坐镇的情形,女皇可会放你?”

    这个问题张昌宗也考虑过,他其实并没有完全的把握,略带苦恼的叹了口气,道:“我会试着说服陛下,最坏也不过是继续率领羽林卫,但是,若是让我做成了,就又是另外一个局面。”

    届时,他将会成为朝廷数得上的大将,在军中的威信肯定也会达到新高。他甚至不需要做什么,无论是谁考虑问题或是做出选择,都要顾及他的感受,婉儿师父、公主岳母等等,他站在背后便是对她们最大的保护和支持。

    张昌宗粗略的跟薛崇秀说了说,薛崇秀听得连连点头,她本来就是支持他的,这会儿知道他心底的打算了,支持的心不变外,倒是可以配合做些调整。

    薛崇秀道:“这些年我一直在想,要在哪里选一个合适的港口建造码头,以供我们的船只停靠,若你真能成行,倒是可以考虑把码头放到天津去。”

    “天津?!”

    张昌宗回忆记在脑海里的堪舆图,想了想,道:“那个地方现在还没发展起来,还是个小地方,漕运一行,也就三岔河口那里还行,不过,人口不多啊,能支撑起一个码头发展吗?”

    薛崇秀道:“这个不着急,可以慢慢来。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依托于货栈、柜坊的经营,又有船厂的技术支持,我们在漕运这一块,也是国内有数的大户。若论水手和技术积累,当属第一。有这些做支持,我打算这两年把外面的航道探出来,先在近海航行积累经验,时机和技术足够了,再谋其他。”

    张昌宗点点头:“路要一步一步走,还得走踏实了,只要切实在迈进,不需要着急,稳扎稳打就是。我好好想一想要怎么说服陛下,我做好朝上的事情,其余的,就只能继续拜托秀儿你了。”

    “你我已成夫妻,又何必说这些见外的话?终归,你所做的事情是为我,我所作的事情是为你,我们还能分彼此吗?”

    黑暗也不妨碍两人相视一笑。事关重大,关系长远,两人都不过是普通人,有些问题,有些事情,两人都做得很审慎,一再的推敲,反复的思考和讨论,才有了如今这个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