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恳求
    没有人的是天生就会的,即便是穿越重生者,前生所擅长的东西也与今世要面对的不同,为了不至于做出错误的选择和决定,两人都付出了许多精力去学习。

    张昌宗曾经借着在宫里的便利,看过所有历朝历代能找到的诏令和记载,对照着当时的朝局和政策看,往往能有不少的收获,又有婉儿师父和女皇陛下不时在一旁指点、解惑,他的政治素养和朝局分析能力才能不停增长。

    事关重大,张昌宗认认真真的写了好几版草稿,逐字逐句的认真推敲了好几回,方才把疏奏写好呈上去。结果,女皇那里还没有问话,他就先被婉儿师父和公主岳母给叫了去。岳母那边自有秀儿帮他说项,婉儿师父这里,却得他自己去解说清楚。

    “你想去屯田戍边?”

    一进去,婉儿师父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张昌宗点点头:“回师父,是的。”

    “荒唐!好好地京师不待,怎地想起去屯田戍边了?你可知,凡是屯田戍边的,少则三四年,多则十余年者不是没有。你年纪轻轻,前途无量,何以去做这等事情?你要立功,有的是机会和选择,何必选最慢这条!”

    上官婉儿并不赞同。张昌宗笑着安慰她道:“师父莫急,来,喝口水,且听弟子细说。”

    上官婉儿白他一眼,接过茶盏喝了一口。张昌宗笑问:“师父,弟子的疏奏……您细读过否?”

    上官婉儿点点头,若是没读过,她又从何处知晓她的蠢徒弟居然有这个打算。张昌宗并不打算做解释,只是道:“师父,我今年才十七岁,便是只活六十年,人生也还剩下四十多年。那我这四十多年该如何过?一直在羽林卫大将军的位置上吗?一直在京里吗?师父,承蒙师父看顾,承蒙陛下看重,甫一出仕,弟子便年少居高位,若论起点,古往今来能比得上弟子的,又有几人?难道弟子还能一直依靠师父余荫,陛下宠爱过活吗?师父,弟子必须切切实实的去做事,做一些有益的事情,如此,我才能夯实我的根基,在这朝中站稳脚跟,并且,得偿所愿。”

    上官婉儿哑口无言,一双秀目盯着徒弟看,静默片刻,笑了,笑容略带伤感:“果然是成了亲的人了,思虑问题更为周详,也更长远了。罢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为师还能说什么?然叫我眼睁睁看着从小疼到大的弟子去荒僻之地受苦,我实难受不已。此事你自己去做,为师定不会帮你说服陛下。”

    张昌宗知道这是婉儿师父舍不得他去受苦,只是,要做出一番事业,总不能全依靠婉儿师父她们,他也要立起来,做出他的成绩才行。所以,婉儿师父的好意,他现在只能辜负了。

    勉强说服婉儿师父,岳母那里,只能靠薛崇秀,想来以她的聪明机智,定然能说服岳母,于张昌宗来说,目前只剩下女皇。

    “说吧,为何想离京?”

    没等两日,女皇便召见他。连番生病,女皇清减了不少,但精神头却看着比先前好了不少,面色红润,精神健旺,也不知是否是那所谓的长生药的功劳,还是女皇陛下自己的心理暗示所造成的结果。

    张昌宗跪下,拱手道:“回陛下,当初六郎受命操练羽林卫,如今已成,恳请陛下择心腹之人以率之。”

    女皇想起这小子当初的胆大包天,再看他现在的样子,不禁有些感慨,神色和缓了许多,道:“你便是朕的心腹之人,交由你率领便好,何须他人!”

    张昌宗笑起来,满脸开心之色,笑道:“多谢陛下看重和信任。只是,正因为陛下的看重和信任,六郎更不能留在京里,虚耗时光。”

    女皇眼神锐利的扫他一眼,嗔道:“所以,你觉得屯田戍边才不是虚耗时光的作为?”

    人说老小孩儿,老小孩儿,女皇陛下年纪越大,似乎有越来越不注重威严,行事越来越随性的倾向。

    张昌宗略有些头疼,相比这个女皇,他更愿意跟以前冷酷威严的女皇打交道,但是,为了出京,还只能继续哄着:“陛下容禀。”

    “说!”

    女皇言简意赅。张昌宗道:“禀陛下,六郎观之,东南西北四方,陛下最大的心腹大患,一直都是突厥。吐蕃虽强盛,然他攻不下来,我们也攻不上去,虽有摩擦,但只要保持我朝国力强盛以威慑之,自能相安无事,吐蕃并不可惧。可虑者唯有北边,突厥、契丹等部族,契丹已破,唯有突厥,号称拥兵四十万,强横一方,若不能杀一下突厥的气焰,成大患也不过是眼前之事。六郎不才,自幼蒙陛下教诲,及长又蒙陛下重用,无以回报陛下,愿效仿前隋长孙将军为陛下解心头之患。”

    女皇凝目看他:“前隋长孙将军……可是文德皇后之父长孙晟将军?”

    张昌宗拱手道:“回陛下,正是。”

    女皇面上的随意少了些,神色严肃起来,厉声道:“文德皇后之父长孙将军,以一己之力经略北疆,不费一刀一兵,仅凭计谋与三尺不烂之舌便令突厥分化瓦解,把突厥从边患变成前隋的附庸,如此卓越的才干……六郎,尔真能效仿之?”

    张昌宗不谦不让,坦然道:“回陛下,臣不敢担保,但是,臣以为有这个机会。臣以为,只要有三成机会,便可试行。”

    “三成机会?”

    女皇似乎还有些疑虑。张昌宗道:“现任突厥可汗默啜乃是前任可汗骨咄禄之弟,骨咄禄死时,其子默矩年幼,是故由默啜继任可汗。如今,默矩与其子匐俱皆被封为厢察,前些时日,听说,默啜又封其子匐俱为小可汗,此乃突厥部族前所未有之事。陛下,突厥可与我中原习俗宗法不同,臣以为,这就是机会。”

    女皇沉吟不语。张昌宗又道:“陛下,默啜与其兄骨咄禄不同,生性残暴好斗,自他继位以来,频繁扰我边境,掠我边民,前年更是杀了我十万之众,如此深仇大恨……放在以前,那是无法,但现在陛下有了我,自该让突厥见识见识我大周的威风,好叫他们知晓,我边境岂是他们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之地!”

    张昌宗“噗通”跪下,恳求道:“陛下,羽林卫已成,京里已不需要六郎。然若让六郎就这么闲着,陛下不觉得浪费可惜吗?陛下,当日,六郎曾说愿为陛下开疆拓土,如今,到了六郎履行诺言,为陛下建功立业的时候了,求陛下恩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