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种子
    ,精彩小说免费!

    第361章

    “禀将军,前方发现突厥兵,目测约有数百人马,皆为骑兵。”

    行到代州,前方斥候来回报。张昌宗淡然挑眉,问道:“是哪个部落的,能看出来吗?”

    斥候连忙道:“看旗帜上的图腾应是突厥右厢察的部落。”

    突厥的右厢察就是去年跟他谈判的突厥王子默矩。张昌宗这次出巡,也不过带了个千人队,跟对方人马差不多,但对方全是骑兵,以突厥骑兵的优势,遇上了就是遇上了,避无可避,张昌宗也不会避:“列阵,准备迎敌!”

    张昌宗干脆的选择排兵布阵,等着对方过来,果然,没过多大一会儿,马蹄声便传来,突厥骑兵疾驰的身影出现在眼帘:“弓来!”

    弓弦拉满如月,“咻”一声,奔驰而来的骑兵队伍里,立即有三匹马悲嘶一声,应声倒地,马上的骑士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带倒,非死即伤。

    三箭齐发!

    突厥队伍里一阵骚乱,这等弓术,便是以骑射横行天下的突厥,也能做到者也寥寥无几。

    张昌宗不管对方的骚动,眼都不眨一下,继续弯弓射箭——

    他自幼练武,臂力过人,用的是强弓,这个距离唯有他能射中。每次都是三箭齐发,无一箭落空!张昌宗不停地弯弓搭箭,陆续有突厥骑兵被射倒。

    “吁!”

    突厥骑兵得令停住,张昌宗三箭齐发,又倒了三个,骑兵队伍里一阵慌乱,全部退后不说,还有人喊话:“张昌宗,本王听说你来驻守特意来贺,你便这般迎接贺客?”

    说话间,又陆续有人被射中。张昌宗举着弓,冷声道:“这里是我朝国境,非请莫入的道理,难道你们突厥人不懂?传令,全体举弓!”

    “张昌宗,难道你想引两国交战吗?”

    对面的默矩气急败坏,眼角抽动。去年领兵的并非是他,只知道张昌宗勇武,竟不知他还有着这等惊人的弓术,三箭齐发……便是善骑射的突厥人里也是足以称雄的弓术。再看士卒,多被张昌宗的弓术震慑,士气已失,而对面正士气高涨。

    张昌宗目光闪烁,举手示意一下,手下士卒放下弓箭,不过,手却都摸上腰间的横刀,气氛还是一触即发。

    看这边的士卒放下弓箭,见张昌宗也把弓放下,对面队伍里的默矩才敢越众而出……露出半个身子,胯下的马匹依旧在手下的重重掩护之下,显然,对张昌宗的弓术,他也有些心虚。

    张昌宗面上漾出个笑来,英俊白皙的脸庞,笑容温润彷如天人再生,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方才眼也不眨的射杀了十数人,默矩目光闪烁,不禁想起去年谈判时,惹怒张昌宗被他毫不费力的按倒,无论如何也挣不开时的惊惧。

    张昌宗笑着拱拱手:“原来是默矩王子莅临,只是,阁下贵为王子,突厥的右厢察,地位尊贵,到我国国境来怎么不先遣使告知反而不请自入呢?且还明火执仗的带着兵马?”

    默矩脸上掠过一丝尴尬,只是,张昌宗隔得略远,看不太清楚。默矩吸了口气,道:“本王正在巡视领地,听闻贵国换了个驻边的将军,长得比娘们儿还好看……”

    说到这里,突厥队伍里爆发出一阵恶意的笑声。张昌宗不为所动,便是连笑容也不曾减两分,只是意有所指的摸了摸弓,对面的笑声便戛然而止。

    默矩咳嗽一声,续道:“本王想来应是故人。因此,特意带着手下的卒子们过来贺一贺,想不到本王一番好意来贺,一照面就被将军射杀十数人,这便是张将军的待客之道?”

    张昌宗好以整暇的笑了笑,道:“王子不请自入,难道也是做客之道?世间从无不请自来的客人,我国有个习俗不知王子是否听过?朋友来了好酒,敌人来了……”

    “如何?”

    “自然只有弓刀的。”

    张昌宗面孔冷下来,杀气腾腾地望着对面的突厥兵。默矩也冷下脸:“这么说来,今日张将军定要刀兵相见了?莫非中原人便这般不讲信用,刚和谈过也不算?”

    张昌宗笑容一顿,面容严肃:“我们中原人说话自来是一是一,二是二,说话不作数的是你们突厥人吧?遣使和谈数次,又数次犯边的,又是谁?颉跌利可汗一世英雄,便是我过的太宗皇帝和当今陛下也是赞叹的勇武,不想出生入死所建之基业,最后竟落到默啜这等无耻残暴的小人手里,默矩王子,身为颉跌利可汗的亲子,难道你就如此甘于人下吗?”

    默啜脸色巨变,“你一个中原人懂什么!我突厥与你中原习俗大不相同,莫非你想挑拨叔汗与我的关系吗?”

    张昌宗笑了笑,昂然道:“我出自中山张氏,家境贫寒,出身并非显贵之家,从祖行成公乃是高宗朝的宰相,昌宗不才,却也不敢遗忘先祖荣光,门风不坠,以继承家祖遗志为己任,不敢有丝毫懈怠。颉跌利可汗一世英雄,只身率领部族建立现在的突厥国,可惜,后人竟如此……罢了,虎父犬子,不外如是。”

    张昌宗一叹,也不看默矩的脸色,直接收起弓箭,道:“颉跌利可汗的威名,便是我朝陛下也佩服的。看在颉跌利可汗的面上,今日我放你一马,若再有下次不请自入,便是拼了我的性命,也要维护国土安全!我们走!”

    说完,再不管默啜,直接带着人就走。没有默矩的命令,跟随他前来的突厥精骑也不敢动,张昌宗先前的弓术给了他们太大的震撼,往日只知他勇武,今日方知他弓术之绝,对这样的勇士,突厥人心里多是又敬又怕。

    默矩低着头,目光闪烁,满面潮红,也没出声阻止张昌宗率人离开,过了一会儿,待张昌宗的队伍走远,方才抬头,冷声以突厥话下令:“今日之事,谁也不许外泄一句,若有泄露,全家贬为奴隶!”

    “是!”

    默矩扭头望望张昌宗离开的方向,眼睛闪了闪,最后,挥挥手,带着人回突厥国境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