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声誉
    ,精彩小说免费!

    狄仁杰死了?历史上狄仁杰是什么时候死的?是今年吗?

    张昌宗一开始听到的时候还有些懵,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么多年,除了一直提醒暗示自己谨记一些重要事件,发生的大概日期之类的,很多东西,若不是刻意去回忆,他都已经记不起了。

    他本来就不是擅长历史的人,狄仁杰之所以熟悉,也是拜n多的电视剧所赐,可没有哪一部电视剧拍狄仁杰死的剧情,要是把狄仁杰拍死了,那也没续集什么事儿了,妨碍赚钱,不会有电视剧拍的。

    何况,现在如今,许多事情已经改变,最大的不同,他张家满门可没出一个给人做小白脸的人,家风在他多年的明示暗示、努力影响下也与原先不同,张家一直很低调,在京里并不怎么拉仇恨。

    他竟忘了狄仁杰是今年死的。若是还记得,他怎么也不至于赶这两个月到北边来,怎么也要留在京里,送狄公一程,狄公是值得人敬重的长者与前辈。

    张昌宗有些伤感,叹了口气,道:“离开洛阳前,我曾奉命代陛下去探视狄公,眼看着他已经康复,不过两月,想不到竟天人永隔……”

    张昌宗叹了口气,转头问随从:“华为,我的行李中有没有素服?”

    华为知他与狄仁杰的交情,连忙道:“回主子,小的方才已让人出去买现成的去了。”

    张昌宗点点头,打算等下面的人买回来就换上,也算是全他与狄仁杰的情谊。魏元忠表情也不好看,只是,他的年纪虽然比狄仁杰轻些,但他并不需要换素服,不像张昌宗是晚辈。

    收到这么个消息,两人也没了谈天的心思,把重要的事项敲定,张昌宗便告辞离开,准备回幽州。他的巡视之旅,已经巡完,在外面走了一个来月,事情办完,也该回去了,心情落寞的时候,格外想念家中的薛老师。

    想了想,出发前,让人备了笔墨纸砚,给在分别在长安和洛阳的老娘韦氏、郑太太、婉儿师父、公主岳母们都写了封信,写完了才心满意足的出发上路回幽州。

    将近十月的天气,北方已然入冬,顶着寒风赶路,每天晚上打尖的时候,张昌宗都吩咐人熬姜汤驱寒,还要驿站准备热水,每个人都泡了脚再睡,即便心中再思念,也不想赶夜路,这大冷天的,何必折腾人。

    连续行了数日,终于到了幽州地界,只是,这天的天气却不怎么好,明明还没到天黑的时候,天上已经乌云密布,天幕乌黑,一派风雨欲来之相。

    本来若是一切顺利,以他们的脚程,今天当能到幽州西边地界的第一个驿站,可是,现在看天气,怕是走不成了。

    张昌宗忧心的抬头看看天气,道:“看天气今天是不能再继续赶路了,派人出去找找看,这附近可有什么城镇,若是没有城镇,村庄也好,且先避避雨,之后看天气再说。”

    “喏。”

    张昌宗想了想,又把华为叫来:“我们自己带的吃的,能撑多久?”

    华为道:“回主子,至多两天,这还是三顿稀粥的吃法,若是吃干的,至多能撑一天。天寒地冻的,为了抗冻,大家吃的都多,粮食消耗的便快些。”

    张昌宗点点头,道:“你带着人,全都骑马去,找最近的城镇买些米粮回来,我看这天气,若是下雨,那还好说,就怕下雪,雨夹雪,路上湿滑,少不得要在这里盘桓几日。这么些人马的嚼用,小地方就怕有钱也买不到。”

    华为点点头:“喏,小的这就带人出去。”

    华为离开后,张昌宗把副将金焘叫来,把情况一说,叮嘱道:“人多口杂,传我命令,在我们避雨雪的这几天,谁都不许乱来,若是敢去劫掠,军法从事。”

    “喏。”

    这附近地方荒僻,地广人稀,寻了好久,斥候才寻到一个村庄,人口不算多,但空房子还有几座,赶回回禀,大队人马在雨雪来临之前,全部转移过去。

    进了村,发现全都关门闭户,根本没人敢出来,一派慌乱的景象。张昌宗无奈的叹气,这里是武周,可不是后世现代他作为p的日子,那时候,只要是穿军装的进村,老百姓只会热情招待,哪里会关门闭户,唯恐避之不及的。

    张昌宗朗声道:“各位乡亲,在下乃是河北道行军大总管张昌宗,因外出巡视路遇雨雪,不便赶路,欲在此地暂做停留。烦请本村的村长出来说话,可以吗?本将军保证,我手下的士卒定不会动村里的一针一线,定会严加约束,待雨雪停了能赶路了,我们就走!”

    张昌宗也不知管不管用,先喊了再说,人不出来,怎么跟人买柴禾生活做饭呢!耐心很好地喊了两遍,金焘凑过来,低声道:“将军,这些人胆子很小的,都怕当兵的,将军跟他们说再多,这些人也不会开门的。莫若属下带人去搜,把村长找出来,然后再按将军吩咐行事?”

    张昌宗白他一眼,倒是能理解村民对军队的惧怕。这年头,但凡军队过来,不是强征壮丁、民夫,就是烧杀抢掠。惯例如此,也莫怪村民们惧怕。

    张昌宗又喊了一遍,终于,有道门扉打开,出来一个小老头儿,激动地问:“将军姓张?名讳昌宗……可是去年带兵打走突厥兵,就回万数百姓的那位?”

    张昌宗跳下马来,拱手道:“老丈,不才正是去年领兵的张昌宗,我今年又过来了,奉陛下敕令在河北道屯田戍边。”

    老头儿激动地上下打量他两眼,高兴地道:“小老儿老眼昏花竟不知是恩人当面!将军,你去年救回的人中,便有老夫的长子、次子、长孙,若不是将军威武,小老儿一家就要断子绝孙了!将军大恩,请受小老儿一拜!”

    说着,就要下拜。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张昌宗哪里敢受他的礼,连忙把人扶起来,道:“老丈莫要多礼,去年所为不过是为将者的责任和本分,我既是大周的兵,自该保护好大周的百姓,当不得老丈如此大礼。敢问老丈,你村里可有空屋?能借我们暂驻几天避避雨雪便行。老丈尽可放心,我一定严格约束手下士卒,不去侵扰村中居民。吃的东西,我们也自备,只需要村民们卖我们些柴禾取暖就好。”

    老头儿道:“将军的兵,我等自是信得过的。大家都知道哩,张将军的兵与旁地兵不同,从不劫掠我们大周的百姓,只会保护我们。大家若是知道是张将军在此,定不会如此惧怕,将军放心,我们村中有许多空屋,大郎,大郎,快出来,快来带路。”

    待张昌宗表明了身份,一时间,村民竟全都出来了。这个村子人口不多,也不过十来户,因为地处云州、易州、幽州三州交界,这十来户人家里,几乎每一家都去年张昌宗出征救下或是换回来的人。

    张昌宗的到来,得到了热烈的欢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