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论可爱当世第一
    “三郎,又说胡话!”

    李成义喝骂一声,看张昌宗一眼,立即道:“怎能对张将军如此无礼?快赔礼道歉!”

    张昌宗面上还笑着,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猜测——

    三郎?!

    能与薛崇胤、薛崇简来往的,显然是李氏中人,李显家的孩子,张昌宗每个都认识,唯一不认识的也就是李旦家的。张昌宗常年在宫里行走,不认识他的皇族宗亲,也就是李旦家的孩子们了,毕竟被幽闭了那么多年。李旦家的孩子里,行三,被称作三郎,也就是李隆基了!

    难怪敢当面怼张昌宗,这个小子,打小就是胆大妄为的,毕竟是敢当着女皇陛下说天下都是李家的熊孩子。只是,看来当年的事情并没有让他长教训,或者,心里对张昌宗真有无法忍下的怨言?!

    张昌宗微微一笑,拱手笑嘻嘻地道:“多谢临淄王夸奖,讲道理,从小到大,论招人喜欢,论可爱,臣还从未输过。在可爱上输给臣,很正常,无须介怀。”

    薛崇胤不愧是从小与他一起长大,反应极快的接上,故作叹息的拍拍李隆基的肩膀,感叹道:“三郎别说了,这说多了都是眼泪,我们都是六郎的受害者。莫说公里的陛下,便是我家里,我母亲处,六郎也比我吃香。论可爱,我们确实比不上,这没道理可讲的,只能忍耐些,坚强些,不要与美得非人之人比,省得影响做人的自信心。”

    张昌宗听得哈哈大笑,丝毫不以为耻,反而洋洋得意。李隆基一肚子准备怼人的话,直接被这两人的反应堵得再说不出来,脸上的表情十足的古怪。

    李成义悄悄松了口气,果然就如父亲所说,看人不能只看表面,能在陛下跟前行走的,没有人是侥幸的。

    李隆基有些悻悻:“堂堂男子汉,竟以可爱傲人,还丝毫不以为耻,在下佩服!”

    张昌宗不以为忤,笑嘻嘻地很是自来熟的走过去,搭上小少年的肩膀,吊儿郎当、死不正经的道:“少年,你这是还小,还不懂人可爱的好处,等你懂了其中的好处,你就会后悔今日这中二之语了!不过,即便是你到时懂了,年纪也长了,想再来向我讨教可爱的方法,那也来不及了!”

    “谁要向你讨教什么可爱!还有,放开,我二人并不熟。”

    中二少年李隆基同学炸毛了,使力的去推张昌宗搭着的胳膊,奈何以张昌宗的力道,岂是他一个小孩子可以推动的。

    张昌宗笑眯眯地道:“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待会儿多喝几杯酒就熟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这么害羞嘛!你看,我们家阿简就从来不害羞,为人处世落落大方,多好!”

    薛崇胤正捂着嘴偷笑呢,闻言不禁抬头挺胸,大有替张昌宗证明的意思。张昌宗给他一个好孩子的眼神,继续调戏临淄王同学。

    中二的少年临淄王又炸毛了:“谁害羞了?你才害羞!”

    张昌宗敷衍道:“是,是,我害羞,我害羞死了,劳烦临淄王陪一陪害羞的我吧!”

    少年临淄王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有些无奈:“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恩,多谢夸奖,那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帮你增加阅历呢?”

    张昌宗毫不吝啬的展示他顺杆爬的本事,少年临淄王顿觉无语,看眼神,颇有些三观被推翻的震惊,张昌宗笑了笑,继续诚恳的建议道:“是不是一时想不出该如何酬谢?不急,慢慢想,我这

    人速来宽宏大量,可以等的。对不对?阿胤!”

    薛崇胤已经没眼看了!果断的道:“我什么都没听见,也没看见,不要问我。”

    张昌宗很果断的朝他比了个中指,拖着李隆基,朝薛崇胤、薛崇简比了个走的手势,慢悠悠地往里走。

    薛崇胤这才拍拍李成义的肩膀,笑道:“表兄放心,六郎为人不错,非是气量狭小之人,你看着吧,他不止不会为难三郎,不用半天功夫,三郎肯定就会像崇简一样,成为他的小跟班,希望到时候你别像我当初那么失落才好。”

    李成义自是知晓他的用心,闻言笑着顺势问道:“我原以为像张昌宗这样少年居高位的人,或许会有傲气,想不到他竟然是这样一个人。也难怪崇简那么崇拜他,看样子三郎有步崇简后尘的意思,我得先做好心理准备,免得将来失落。”

    薛崇胤笑道:“六郎的傲是藏在心里,不显露于外的,他是有真本事的人。崇简崇拜他,向他学了不少本事,就这一点来说,我还是颇为感谢的,不然,如何心甘情愿忍下失落呢?”

    李成义笑着颔首:“对!为人兄长的,只能如此。”

    一场小风波,就这么被消弭于无形。张昌宗等人进去,果然,今日薛崇胤只请了李家的孩子,李显家的,李旦家的,男女不拘,都在一起。

    “表兄!”

    张昌宗刚进去,李裹儿就跳了过来,一张小脸儿上笑盈盈地,在宫里养了几个月,面容较之在房陵时丰润了许多,便是头发也乌黑了不少,俨然已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少女,传说中的大唐第一美人渐具雏形。

    “见过郡主!”

    张昌宗规矩行礼。李裹儿皱皱鼻子,不依道:“还是如此迂腐!我一直叫你表兄,你却不敢唤我一声表妹,为何?”

    张昌宗认真道:“上下尊卑有别,不敢不尊,故而更不敢应。”

    “哼!”

    李裹儿哼了一声,不想理他了。

    张昌宗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借机走开,比起应付骄纵少女,他更喜欢跟男的混一起,大家一起说笑玩乐都好过跟女孩子在一起的缩手缩脚。所以,他上辈子至死都是光棍也不是没原因的(手动滑稽)。

    “见过宁王。”

    “今日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张将军无须多礼。”

    相比起李隆基的中二,李旦的长子李成器就很有少年老成的范儿,四平八稳,眼神时时透着克制。

    张昌宗笑着道:“既是自己人,王爷又怎以将军称呼我呢?”

    李成器一顿,也笑起来:“对,是不该如此见外。六郎?”

    “王爷。”

    跟李成器寒暄了两句,张昌宗便被薛崇简拉走了,作为半打孩子的头儿,带着一群孩子打桌球去。

    洛阳这地方,冬天下雪少,但寒潮频繁,冬天干冷,夏天闷热,算不得好地方。天冷了,各家的孩子都不被允许频繁出门,省得受凉生病。为了打发孩子们,张昌宗出主意,给做了桌球出来,从太平公主府到女皇陛下的皇宫里,这个游戏颇受女眷们欢迎,便是男子也乐意玩一玩。

    张昌宗陪着玩了一盘便把位置让给一群孩子,他缩到一旁,跟薛崇胤坐一块儿,低声问他:“这么多人叫过来,有什么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