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论局
    ,精彩小说免费!

    张昌宗,字世茂,表字乃女皇陛下亲赐,并御笔亲书赐下赐下成丁礼的贺礼!

    本来只准备自家人小办一下的张家,被赏赐弄了个措手不及之余,还要应付因此而来的各方贺客,不止朝中大臣,武氏和李氏两家宗亲,便是人不来,也命人送来贺礼,就连刚回京不久的李显与李旦,各自派了一个儿子携着礼物前来。张昌宗表情凝重——

    李旦是被幽闭,但并不缺钱,女帝是冷酷,但不是小家子气,不至于短了亲儿子的花用。穷的是李显,李显缺钱啊,送了这么一趟礼,怕是更见窘迫了!

    打住!现在不是同情李显的时候,现在该同情的是他自己!张昌宗幽幽叹了口气,这御笔亲书的表字一下来,身上就彻底打上女帝的烙印,上了女帝的船了!还好,是船,不是床,这大概是唯一的安慰了!

    张昌宗咧了咧嘴,为自己的乐观打call、点赞,顺便为女皇陛下的气魄点赞,你看,只要谁她老人家想做的事情,基本都做成了,包括要扶起他,也不用干嘛,只要多对他表现出一些宠爱就行,甚至都不需要张昌宗刻意去做什么,她老人家看似闲庭信步的随意一步,就能让张昌宗与众不同,立于朝上。

    虽然有点矫情,但张昌宗真的想说,这种感觉有点糟糕。他就像女皇手中的一颗棋子,这天下和朝局就是女皇桌上的棋盘,要怎么动,要怎么挪,全凭女皇心意,而他根本无力反抗。

    这样是不行的!张昌宗暗下决心。不过,还是有一桩高兴事儿的,要感谢女帝,来颁发赏赐的是上官婉儿,他的成丁礼,婉儿师父能参加了。

    收拾收拾心情,张昌宗出去该迎客迎客,该陪客陪客,拿出郑太太教的姿态来,誓要把风度表现完美,不然,要是哪里做的不好,老太太是会惩罚人的。

    主持仪式的大宾请的是郑茵,筹备仪式的人虽是韦氏,但背后指点的人是郑氏,是故,这成丁礼的程序,虽简单却古朴。

    张昌宗穿着宽袍大袖的礼服,按照古礼,先祭祀他那从未谋面过的短命老爹,在老爹的神主前束发加冠。然后拜见几位叔叔,然后是飨食。

    一整套仪式做完,郑茵对张昌宗道:“成丁礼在以前又被称作入社礼,代表着男子成丁,可独立进行社会交际了。六郎今日礼毕,就是大人了。”

    张昌宗连忙行礼致谢:“多谢郑公,郑公今日辛苦,待会儿还请多饮几杯薄酒以慰辛劳。”

    郑茵清癯的面容露出几分笑意来,道:“能为你这样一位出色的后辈主持冠礼,于老夫来说是一桩高兴事,并不辛苦。先出去陪客人吧,老夫这里,不用你陪。”

    “喏。郑公看需要什么,吩咐一声就是。”

    张昌宗知道老头儿只想跟他妹妹待着,他自己也忙,便依言出去陪客去了。

    郑茵与郑氏相对而坐,目送着张昌宗出去,才摸着胡须说:“恨不为吾儿啊,生在张氏可惜了。”

    郑氏看他一眼,道:“大郎胡说什么,幸好六郎不是生在郑氏,不然,又如何有今日?”

    郑茵一想,笑着道:“阿妹所言极是。六郎这般性子,若是生在郑氏,族学里的老太爷们怕是要头痛的,不知要挨多少戒尺。生在张氏也好,起码,张氏能容纳他,若在郑氏……戒尺怕是不够的。”

    两兄妹不禁一起笑起来,他们小时候可都挨过族学的戒尺。忆及往西,郑氏面上也不禁多了几分追忆之色,含笑点头:“正是此理。在宫里那么多年小妹才想明白,礼在心、在骨,而非皮。皮相再好,若不入心也是枉然。小妹这一辈子只剩下个婉儿,原以为将来终难免凄凉收场,如今有了六郎,也算是有了盼头了。”

    郑茵看她一眼,道:“所以,阿妹才留在张家,可是想着替宫里的修仪教导六郎,好教六郎成材?”

    郑氏只是一笑,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只是微笑道:“小妹一生只余婉儿,婉儿也只有六郎了。”

    郑茵一脸唏嘘,叹道:“你阿嫂一直说要把你接回家,一直待在张家像什么样子。然阿娘与愚兄皆知你心中打算,虽不舍,却也不忍强拉你回家,好在,张六郎这小子还算有良心,待你一直看算过得去,便也就作罢了。不过,现在,张六郎都成丁冠礼了,阿妹还要留着?”

    郑氏顿了一下,平静地望着郑茵:“阿兄,小妹老了,人老了就不爱动弹,就让我留在这里,看着六郎和婉儿,小妹只想离他们近些。”

    郑茵默然,看看郑氏的脸,余下的话再说不出口。郑氏心下一叹,复道:“我知阿兄及族中的打算,这两代族中儿郎怕是少有可及六郎者,对否?”

    郑茵默默看郑氏一眼,点点头:“所谓世族者,世卿世禄尔。长安、洛阳可好多年没有郑氏子弟立于朝上了。”

    郑氏断然道:“依小妹看,族中子弟这几年不在两京也好,两京之中,阿武、阿李纷争,朝局不稳,族中子弟皆是族人教导的心血,若折于此岂不可惜?我世族之优势,在于底蕴,一代两代不显又如何?这样的局势之下,还不如潜心教导子弟,厚积薄发,待有明主,终有飞天之时,又何必急于一时?”

    郑茵点点头,道:“愚兄何尝不知,只是,既然阿妹与六郎有此缘分,张氏与郑氏也算有了渊源,结些香火情谊也是好的,并无其他用意。”

    郑氏默然,她如何不知大家族的作风,五姓七宗的赫赫名声,除了世卿世禄,自然还有数代经营的庞大社会交际网。不用主动去巴结谁,只是有机缘的时候把握一下,结下些情谊,一代代下来,又善于经营的情况下,交情自然慢慢就有了,不然,若非郑氏的面子,区区张昌宗,又哪里有面子请来郑茵做大宾,郑茵又不是闲到经常给人行冠礼、做大宾,不过是机缘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