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 宾客
    ,精彩小说免费!

    “六郎小小年纪,竟已有此眼光?”

    郑茵讶然问了一句,可惜生在张家,略略遗憾了片刻,旋即笑道:“比烂之语……用得颇妙!他能有此见识,阿妹还有何不放心的?”

    郑氏微微一笑,笑容看似与往日一般,但细看却有种惬意从容之态:“阿兄不用再劝,你知我的,我既已说了不会回去便不会再更改心意,婉儿和六郎在哪里,我便在哪里,他们在长安,我便去长安,他们在洛阳,我便留在洛阳。阿兄,我心里自在。”

    自在?自在!原来如此。

    郑茵满怀感慨,看着郑氏满头的白发,面上悲喜交集,叹道:“我家的小阿妹依旧是那个小阿妹,即便经历苦难,馒头白发也不改其本色。好,好啊!这才是我郑氏女该有的风采和志气!从今日起,愚兄不会再劝你回去,你想留在哪里便留在哪里。”

    郑氏眼眶微红,脸上却微笑着,倾身弯腰一礼:“多谢阿兄包容小妹的任性,小妹又让阿兄操心了。”

    郑茵也红了眼眶,满脸笑的道:“谁让我是你的阿兄,而你是我的小阿妹呢。”

    兄妹俩儿相视而笑,郑茵也不再劝她回荥阳的话,转而说起其他:“听说,六郎与太平公主之女订下了亲事?”

    郑氏颔首:“是太平与薛氏的长女。”

    郑茵缓缓点头,想及张昌宗的风采,略顿了顿:“或许当日你提议时,应该考虑阿岚。”

    郑氏冷淡道:“侄媳不会舍得,六郎的好,不是人人都看到的。”

    郑茵哑口无言,他虽是祖父,但安排孙女的亲事的时候,也不可能不考虑儿子、儿媳的意愿。

    郑氏看出亲兄长的尴尬,道:“小阿薛从小与六郎一起长大,自幼两小无猜,情份较之旁人亲厚,既然他二人有意,又何必强做坏人,徒惹孩子们不快呢?小阿薛除了出身,旁地也没什么,既然六郎喜欢,亲事一道上,就如他愿吧。”

    郑茵点点头,又问:“陛下怎么想起给六郎赐字世茂呢?虽有荣宠祝福之意,然太过显眼,六郎终究年少,就怕荣宠太过,惹人妒忌,终落个捧杀之局。”

    郑氏顿了顿,道:“阿兄所虑甚是,只是,身在局在,布局的人又是阿武,终究身不由己。好在,六郎还小,而陛下已年高,此消彼长之下,终归有些盼头。来日方长,六郎最重要的是步子走稳了,走扎实了,余者……慢慢成长便好,急不得,也不能急。阿兄以为呢?”

    郑茵自是深以为然,淡淡一笑,道:“阿妹心中有数就好,有你在后面看着六郎,总不至让他折在朝中。千万莫要学崔家那几个,急功近利、眼高手低不说,还以为其他家没有人才,焉不知跳的最欢的,终究不过是最蠢的。”

    郑氏嫣然一笑:“阿兄慎言,不过是些不知所谓的小孩子,您的辈分这么说,终有失厚道。”

    郑茵哈哈一笑:“阿妹说的是,我该自恃身份才是。”

    两兄妹说说笑笑,倒也其乐融融。大家都老了,像今日这样的相聚和座谈,那是聚一次少一次,难得相聚,自该尽兴才是。张昌宗特意交代过,让下面的人,等闲不要进来打扰,让两位老人家好好地叙叙话。

    张昌宗看着大大咧咧地,对老太太的体贴上却十分用心。这世间事,最怕的便是用心,只要用心,就算是再粗枝大叶的人,也能变得心细如发。所谓的粗心,不过是不用心。

    俩儿老兄妹在里间畅叙,张昌宗在外间却倍感煎熬。被人一声声的“世茂”、“世茂兄”的叫着,除了不习惯老感觉是在叫别人外,心里已经被动地、无意识的接了好多句“双塔”来,感觉以后真的要考虑取个双塔的别号了。

    别人不懂他的纠结,薛崇秀却是一眼就看穿了,别的且不论,张昌宗暗暗抽搐的眼角和嘴角已经暴露一切,看得薛崇秀憋笑憋得小腹都开始疼了,难为张昌宗。女皇的用意是好的,只是字没选好,张昌宗怕是想感动都感动不起来。

    李显派来的是长子李重润,李旦派来的是李成器,各自带着一条小尾巴,李裹儿并李隆基这堂兄妹俩儿。

    李隆基一到就跑去找薛崇简玩耍去了,张昌宗见状,嘴贱的逗他:“不是说好来贺我的吗?怎么本人当前不见王爷好好致贺,反而一派着急去玩耍的样子?”

    李隆基被逗得脸孔一红,虽性子有些张扬,但明显还是面嫩的小孩子,居然认认真真的向张昌宗行了一礼,认真的恭贺了一番。到把张昌宗这个嘴贱的家伙弄得不得不认真的回礼,回了礼,笑眯眯地道:“三郎真是好孩子,罢了,崇简在东跨院跟我的侄儿们玩呢,阿桦,带王爷过去。”

    “喏。”

    阿桦领命,恭声道:“王爷请随小的来。”

    李隆基跑走了,张昌宗笑看着李裹儿,问道:“我让人带郡主过去我义母处可好?秀儿妹妹和宁儿都在,总好过你在我们这群男子中间,没人陪你玩耍说话?”

    今天男客多,大庭广众之下,李裹儿也不好留在男宾这边,张昌宗叫来小米,带她去女宾那边,那边有嫂嫂们、侄女们,还有太平公主带着薛崇秀、薛崇宁在,有人能陪她说话、玩耍。

    李裹儿今日意外的好说话,闻言笑着点头:“好,有劳表兄。还有,恭喜表兄。”

    双眸之中,一片真诚之色。张昌宗笑着点头:“多谢郡主,如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

    “哼!”

    见张昌宗依旧不叫她表妹,李裹儿轻哼一声,脚下果断的移动,状似无意的往张昌宗脚上踩去。

    张昌宗意外的挑眉,哪里会让她踩中,立即不动声色的退了两步,恰好把路让开,笑着喊人:“小米,带郡主过去。”

    “喏。郡主,请随奴婢来。”

    李裹儿没踩中张昌宗,有些气愤,怒瞪张昌宗一眼,结果见他连笑容都没变一丝,更是不忿,眼珠一转,不知想什么,居然立即气消高高兴兴地跟着小米走了。

    张昌宗目瞪口呆——

    这女人呐,心思果然好难猜!甭管老的小的,大的少的,张昌宗觉得他都搞不明白。承蒙薛老师不弃,不然这辈子怕是也难有佳偶啊。

    真诚的感谢薛老师!

    张昌宗心里默默合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