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奠基
    ,精彩小说免费!

    “客人都走了?”

    “走了。”

    送走宾客,张家叔侄们齐齐坐在偌大的会客厅里,俱都神情疲惫,张昌宗也不例外,待客这件事情,真是比苦练一个月还叫人心累。

    张梁客把侄孙辈的都赶下去,厅里只留了张鲁客、张易之、张昌宗三人。张梁客眉宇间有些忧虑:“六郎今后有何打算?”

    张昌宗乐了:“四叔,您不累吗?还有余力与侄儿聊人生规划?”

    张梁客脸一板,默念三遍“今天是六郎的成丁礼,揍他似乎预兆不好”的话,勉强稳住情绪:“关系重大,便是再累,只要还没咽气就要听你说清楚,不然,愚叔回家觉都睡不着。”

    张鲁客也赞同的点头,情不自禁地捂胸口,满脸严肃:“对,必须谈一谈。陛下赐表字啊,那位陛下,又是世茂这样的表字,由不得人不多想。我们家今后的行止……总要议一议!还有,可能到来的局面,也须有个章程,不然,骤然之下怕应对失当,若因此横生事端岂不是乐极生悲吗?”

    张昌宗听懂了!二叔、四叔这是被骤然落到头上的荣宠给砸懵了,骤然之间不知该怎么自处了!这种情况可不能再逗人玩了,不然怕是会创下成丁礼当天被揍的历史,那可就太羞耻了。

    张梁客面上忧虑之色不减:“二哥说的是。六郎你刚才可注意到了?文贞、文明几个,面上都有些亢奋之色,怕是被陛下突来的荣宠砸得头晕之余,正飘飘欲仙,幻想今后在两京如何的威风呢!”

    都是那个年纪过来的,自然知道中二少年的想法和思路。何况,女皇陛下今天这一出弄出来,以女皇陛下的作风,傻子都知道张家要起来了!

    事关家族未来,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了。张昌宗整整表情,笑道:“以前如何,今后还如何,一切照旧就是。”

    张鲁客若有所思,张梁客急道:“便是我们家自己稳得住,可外间呢?世茂二字所代表的含义,难道六郎你还没参透?”

    张昌宗笑着安抚他:“四叔,小侄知道啊。并且,对于陛下今日大张旗鼓赐字的用意,大概也能揣测一二,但正因为这样,家里更不能乱!我们张氏终究根基太浅,在这两京中,强于张氏者不知凡几。小侄虽说有荣宠,但是,自身并没什么足以立身的功勋,底蕴浅薄,看似荣宠加身,荣耀非凡,实则这恩宠就是空中楼阁,不堪一击。所以,我们当前还是要夯实自身的基础,继续教育族中子弟,潜心读书,踏踏实实先做好应该做的。”

    张梁客点头,张鲁客赞道:“愚叔原先还担心你年少居高位,又有如此荣宠,怕你失了分寸、本心。如今看来,你依旧是那个清醒、理智的孩子。老四你说呢?”

    张梁客道:“没错,六郎说得对。不止不能乱,还要严加约束子弟,谁都不许出去乱来。”

    张易之忍不住插了一句:“二叔,四叔,六弟,你们的打算虽好,但是,外间怕是不会给你们如愿的环境。外面的人,追捧起人来,那手段……别说是心智尚幼的侄儿们,便是心智成熟的大人,怕也是防不胜防。”

    张梁客和张鲁客连连点头,张梁客道:“五郎的担心也不是无的放矢。且如今京中的形势,太子被流放房陵十四年,于京中根基全无,虽有太子之位,但是否能在两京、宫里立足,还需观望。这观望的时期,最是容易生乱,形势严峻啊,六郎眼见着恩宠加身,你素来机灵,等闲人要算计你,自是算计不着,可其余的孩子……”

    张梁客表情凝重。张昌宗幽幽一笑,他军旅呆惯了,断然道:“严加约束,若有不听话的,就狠狠地打,自己先下手,省得将来被外人教做人。”

    张易之看他一眼,知道六弟说到做到,想了想,道:“六弟,我们家人本来就不多,又没什么奥援,每个子弟都精贵,若找照你这样来,小的还好,能关住,大的呢?我觉得大的是关不住的。”

    张易之似乎又有些小时候的影子了!不再是那个少年时期缩在他身后唯唯诺诺,以他为马首是瞻,仿佛他影子一样的人了!

    张昌宗简直又惊又喜:“五哥有何建议?尽可直说。我们都是为家族发展大计在商讨,有好办法或是不同的意见,但说无妨。五哥,我只是一个人,不可能面面俱到,五哥有什么好办法?快说!”

    张易之不好意思的笑笑,眼里神采奕奕,道:“家里不能只靠六弟你一个人撑着,同是一家人,我们也该出力才是,孩子们更不能让他静享安逸,该锻炼的就得锻炼。既然大的孩子管不住,那不如效仿大禹治水之道,该放出去就放出去,大火炼真金,能熬过去自是我家的栋梁之才,熬不过去的,趁着朝局还不到最艰难复杂的时候,自己打断腿拖回来,白养着都行,也好过将来闯祸拖累家族。”

    大禹治水,堵不如疏。确实是个好办法!只是,想不到张易之居然也有这么有有魄力决断的一面。

    张鲁客、张梁客、张昌宗叔侄几个对望一眼,眼里俱都有着欣喜之色,张昌宗心里最感慨,他表达感情的方式历来直接,热情的一把抱住张易之的肩膀,砰砰地拍他后背:“好办法!没错,雏鹰想要不敢振翅的时候,老鹰还要把它推下窝,二叔、四叔,我们一直在说要培养家族的底蕴,努力的培养子弟,却忘了也该让子弟们出去经经风雨才是,不经历风雨,不去做事,如何晓得该人如何!”

    张鲁客欣慰的笑着颔首,张梁客也是满脸的激动,看看张易之,看看张昌宗,神情满意,六郎也有了帮忙的人了,不至于再让他一人扛起整个家族。

    张易之被夸得满脸通红,面上神情却隐隐有些兴奋,男儿但凡有点志气的人,皆不是愿意躲在家族余荫、自甘人后的人,张易之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啊。

    趁着气氛好,张昌宗道:“既然大家都同意五哥的建议,那就这么决定了吧?”

    “可!”

    张梁客、张鲁客齐齐点头。张昌宗补充道:“虽说有锻炼子弟的意思,不过,我看也要因材施教,该放出去的子弟,不凡多放出去几个,历来基层是最锻炼人的。我看,三叔那里,二哥那里,都不要急着回来,在朝局不显的时候,以不变应万变最佳。给他们两人通通气,京里的子弟们,就按照刚才商量的来。”

    其余三人点头。张昌宗扬眉笑道:“其他的嘛,就交给我来了!”

    “六郎你想做什么?”

    张易之问了一句。张昌宗微微一笑:“既然爱陛下都帮我把台子搭起来了,就这么闲置着浪费肯定不行,陛下也不会容许,不如趁势而起,把虚软的台子夯实了。二叔、四叔、五哥,家里就交给你们了,外间就交给我吧!”

    叔侄几个对望一眼,重重答应:“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