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良言相劝
    ,精彩小说免费!

    如先前所说的一般,张家的交际活动骤然多起来。行完冠礼后没几日,竟下起了飘飘洒洒的大雪,各种赏雪、赏梅、赏xxx的请帖几乎堆了一桌子。

    其实张昌宗这里不太好请。他虽行了冠礼,但是还没成亲,家里是老娘主事。韦氏年纪大了,天气寒冷,不好出门,请她基本难成;张昌宗要上差,闲暇时间少,也不好请。

    请不到本人,请他的兄弟和叔叔们,张易之年轻位卑,请帖怎么下,由谁下,又是一番头脑官司。斟酌来斟酌去,唯有张鲁客、张梁客合适,骤然间最忙的居然是张鲁客和张梁客。

    两人能去的就去,不能去的也好言好语的婉拒,既没有因张昌宗的骤然得宠而张扬跋扈,也没有因突来的追捧而得意洋洋,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虽然这种作风,让某些人暗自骂了不少,但在朝臣中却意外地收获好评。言道行成公的家风果然好,张氏族人这般作为,不坠先祖声名,意外地刷了一波好感。

    张昌宗连续在进宫的时候收获了好几枚朝臣大佬们慈爱的目光后,才知道这件事,不过,就算知道了,他除了感慨一句运气好之外,也没空感慨别的,女皇陛下生日要到了,然后年后又要行册封太子的典礼,张昌宗很忙,但也不至于忙到连去赴个宴请的时间也没有,纯粹就是不想去。

    人确实是社会性的生物,行走社会也需要人脉和关系,但是,在得意时凑上来的人,最终又会有几人能真正成为你的人脉和关系?所谓人脉要能动用的才是人脉,不能动用的,叫做点头之交,直接点的叫法叫酒肉朋友。

    大浪淘沙,这一开始就涌上来的,张昌宗不大想理会,志同道合的朋友,慢慢总会有的,不必急于一时。于是,为了躲宴请,张昌宗每天在羽林卫大营的事情做完,少不得就只能在宫里晃荡,还美其名曰巡视。

    其实是想去婉儿师父那里蹭点吃喝的,只是,成丁类那日,送未来的丈母娘太平公主和婉儿师父离开的时候,太平公主一脸的笑意盈盈,而婉儿师父却板着一张脸,估计师父应该暂时不太想看见他。

    想起就头疼,太平公主啊,上官婉儿啊,这俩儿就没一个好相与的。张昌宗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感觉都得罪不起,想来想去,干脆就躲了吧。与其夹在俩母老虎之间头疼,他宁愿去面对女皇帝!

    看看他这日子过的!张昌宗咧咧嘴角,忍不住为自己鞠一把同情之泪,真是太惨了!也不知道薛老师有没有办法帮他解决一下,夹在中间实在是蛋疼。

    张昌宗板着脸,神情凝重,周围的士卒似乎被吓了一跳,赶紧抬头挺胸,拿出最好的精神状态来,然后,连大气都不敢出,似乎呼吸都小心翼翼地。

    看似严肃,实则走神的继续巡视,走到女皇的寝宫处,正犹豫要不要进去女皇面前晃荡一下,就听见有人笑着从里面出来,还是那种压抑不住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憋死我了!那没见过世面的田舍郎样子,崇训你看见了吗?”

    是个少年的声音,比张昌宗的变声期公鸭嗓好听,显然,年纪肯定把他大。年纪比他大,又常在你宫里行走的……张昌宗需要想想。

    听脚步声应该有好几个人。果然,另外一道生意劝道:“还没出宫呢,你且收敛些,若是传出去对大家都不好。”

    “怕什么!又不是只有我们在笑,两京之内,凡是见过他的,哪个不是在暗地里看笑话?小地方出来的就是小地方出来的,没见过大世面也就算了,连些常用的物件也没见过,啧啧,这些年过的究竟是什么日子啊!”

    嘲笑的意味依旧明显。又有一人连忙道:“快别说了!旁人说是在宫外说的,可没人在宫里说。敢在宫里乱说,你也是胆大。”

    “嘻嘻,你说得对。”

    一群少年的脚步声在笑谈中渐近,转过拐角,恰恰迎上张昌宗面无表情的脸,有人挑眉,有人吓了一跳——

    都是武氏子弟,武承嗣、武三思的儿子们。张昌宗行礼:“见过诸位郡王。”

    “啊,张将军免礼。”

    有不自在回礼的,也有马虎虚应了事的,还有不开腔搭理的。张昌宗淡然道:“我这里还有事求见陛下,先告辞了。”

    “将军有事尽可先走便是。”

    武崇训虚笑着应道。张昌宗点点头,迈步朝女皇的寝宫去。武延义看着他进去,恨恨地啐了一口:“呸,横什么!”

    武崇训果断的捂住他的嘴,把人拖出去。

    张昌宗把跟着的人留下,自己一个人进去寝宫,刚迈过门槛,就看到一道身影躲在门口,立即出声:“谁在哪里?”

    宫里的人都知道,不要随便躲在门后面,容易造成误会。

    “张将军,是我。”

    李重润从门后走出来,虽笑着,眉宇间却神情沮丧。张昌宗行礼:“见过邵郡王。”

    李重润努力的微笑:“张将军是来见皇祖母的?”

    张昌宗点头:“对,来给陛下请安。”

    李重润勉强笑着道:“真好,张将军似乎不论面对谁都能自若处之,不像我,虽年长将军,却还没将军做得好。”

    神情隐隐有几分懊恼,甚至还有些自卑。张昌宗心里叹了口气,十四年的时光啊,真的太长了!看女皇陛下干的都叫什么事儿!

    女皇陛下真是个霸道又任性的人,还十分冷酷。前些年,她或许真没想过继承人这件事情,也或许先前是存了要传位武氏的心,看把李显、李旦两兄弟折腾的,看把这些孩子给毁的,这是亲儿子跟亲孙子啊!

    张昌宗心里疯狂吐槽女皇,面上道:“郡王是急性子的人吗?”

    李重润有些懵逼,不懂他为何突然问这个,摇头道:“阿娘和阿耶都不曾说过我是急性子。”

    “那你自己觉得呢?”

    李重润想了想:“以前觉得不是,最近……感觉有些着急。”

    张昌宗笑起来,笑容温和:“我是急性子,整天闲不住的那种。刚拜我师父门下的时候,还被她训斥过,说我看似能静下心练字,但写的字每一个都在赶,一笔一划缺少一种从容不迫、行云流水的气度,写字没写到心里去。后来我仔细想了想,我大概是想练出一笔好字,在求好求全,所以便不知不觉的急了。小时候想着要把所有事情都做好,想让所有人都称赞我一声好。”

    李重润一脸的深有同感,向往道:“张将军这样的人,定然是做到了吧?”

    张昌宗摇头:“没有。”

    “连张将军也不成吗?”

    李重润有些不敢置信。张昌宗认真道:“我也是凡人,也有擅长和不擅长,有做不到的事情不奇怪吧?”

    李重润一想也是,笑得有些赧然:“话虽如此,可张将军看着就是那种凡事都能得心应手的人。”

    张昌宗哈哈大笑:“多谢郡王看得起,其实不是的,我也有能做好和不能做好的事情,只不过,我擅长有选择的经验,知道什么应该为之努力,什么可以放弃一下。”

    比如说,写文章他觉得可以做到,于是努力的学习;写诗一直不开窍,自己写的自己都看不入眼,挣扎了两回后,果断的走上了抄袭的康庄大道,还是一走就不带回头的那种。

    “选择?!”

    李重润若有所思。张昌宗笑着道:“对,就是选择。没有人是无所不能的,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所以,我自己想了想自己定下的目标,选了需要坚持和努力奋斗的,放弃不擅长、不喜欢,与目标关碍不大的。小的时候雄心万丈,求好求全,甚至为此委屈自己也在所不惜,等大了才知道完全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做到,我又不是金子,天生就人人喜爱,我只要做好自己就行,旁地其实并没有当初想的那么重要。”

    “这样吗……”

    李重润茫然失神。张昌宗笑着坚定的道:“就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