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探病
    ,精彩小说免费!

    古今的医疗术语有差异,太医最终说的病症,张昌宗也弄不明白是不是扁桃体炎,不过,看方子上的药,多是后世常用来清热消炎的。

    张昌宗不懂药方的君臣配伍,不过,常用的清热消炎的草药他还是知道的,一看就明白了。

    华太医道:“先煎一剂喝下去,煎之前先用水泡上一刻再上火煎,然后便是看热是否能退下去,只要退了热,这病症便不妨事了。”

    张昌宗点头,完了行礼:“多谢华太医,有劳您了。”

    “将军客气,这都谁老朽应该做的,若老夫人的病情有变化,将军再使人来找老朽便是。”

    张昌宗点点头,让人把华太医安排好,让翠姑姑去熬药,他则守在老太太榻边,用温水浸湿布巾,给老太太擦手、擦脚,帮她物理降温,好让她早些退烧。

    韦氏年纪大了,又是冬天,不敢用别的方法降温,温水擦拭手脚是最适合老幼的方法。这是在部队里跟军医小姐姐学的。

    张昌宗是下午从公主府匆匆赶回来的,请太医看诊、煎药一套忙下来,已然天黑透,就地安排好太医,眼看就要宵禁,也不要使人去通知在洛阳的亲人,吩咐下人第二天打早去通知,张昌宗便守在韦氏榻边,估摸着时间过上个把时辰,就给韦氏摸脉搏测次数。

    在退烧方面,草药较之西药效果来得慢,韦氏身上应该有些炎症,药喝了,被温水擦了手脚,烧就退下去些,睡一会儿,体温又会慢慢的升起来,一直在反复发烧。

    张昌宗就守着她,看着烧起来了,又开始用温水给韦氏擦手脚,退下去就趁机休息一下。他还年轻,正是精力旺盛,身体倍棒的时候,熬一宿不妨事。

    外头无更鼓响,韦氏终于退了烧,睡得安稳又踏实,翠姑姑见状,低声对张昌宗道:“六郎,老奴看着太太似乎好多了,您熬了一宿了,快去合眼休息一下吧?”

    张昌宗摇摇头,低声道:“不用了,翠姑姑,你让人给我拖个美人榻来,我就在阿娘旁边睡,这发热会反复的,我不放心。”

    翠姑姑见状,本想劝他两句,不过看他神情坚定,只得点头,命人搬了个美人榻来,拿来一床厚被子,着人服侍着张昌宗睡下。

    韦氏这一病,并没有如张昌宗的愿,很快的好起来。头三天一直在反复发烧,晚上发,白天也发,看着退了,没一两个时辰又烧起来。

    张昌宗天天守着,在韦氏病的第二天,张易之也来了,还带着五嫂,想让五嫂侍疾。张昌宗看看五嫂隆起的腹部,直接摇头:“五哥,阿娘重要,五嫂和小侄儿也重要,我俩儿是亲儿子,侍疾我俩儿来就好,五嫂就安心在家待着,好好养身子,争取生一个白白胖胖的侄儿出来。”

    五嫂感激的看他一眼,没说话看着张易之,张易之有些犹豫:“可是,若你五嫂不侍疾,外面的人知道了,怕是……”

    张昌宗无奈的白他一眼:“外面人说什么管他呢!阿嫂如今有身子,事急从权。好了,不说了,阿嫂回去,五哥留下。”

    “谢谢他六叔。”

    五嫂感激地答应了。

    张昌宗这里,韦氏病了三天仍未见病情转轻的时候,郑氏便替他写了请假侍疾的疏奏上去。这是最正当不过的要求,女皇陛下再没人性也是要准的,张昌宗把工作交给方晟瑞便心安理得的在家侍疾。晚上两兄弟轮流熬夜看护韦氏,白天,也是轮流着招待来探病的亲朋,比如二叔、四叔,比如太平公主和薛崇秀。

    “你母亲怎么样了?”

    “已经不发热了,就是身上还不得劲,太医说是年纪大了,恢复能力不如年轻人,这么病了一场,要好好将养的。”

    太平公主点点头,道:“秀儿与我进去看看你未来的婆母。”

    “好的,母亲。”

    关切的看了一眼张昌宗满是血丝的眼睛,薛崇秀跟着进去探病。韦氏的烧已经退了,就是没精神,常常不自觉的陷入昏睡中,起不来身。太医虽没明说,却也能看出并不乐观。

    张家所有能回来的儿孙都回来了,便是远在外地的二哥张昌仪也在赶回来的途中。韦氏有嫂嫂们侍疾,张昌宗和张易之终于不用整宿整宿的熬了,人手多了,替换的人就多了,可是,张昌宗晚上还是睡不着,他在担心韦氏。

    看太平公主母女俩进去,张昌宗在坐榻上瘫坐下来,轻轻地揉捏眉心——

    “张昌宗。”

    会这么连名带姓的叫他,除了薛老师没别人了。回头就见薛崇秀从里间走了出来,温柔的双眸担心的望着他。张昌宗笑笑:“我没事,放心,我只是有些累,想缓缓。”

    薛崇秀没说话,点点头,坐到他对面,伸手轻轻握住他放在凭几上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一遍又一遍,就像一潭温暖的水抚慰着他的心。

    张昌宗抬起手,把她的手贴在脸上,低声道:“我真的没事,不要担心我。其实我先前就想过,若是阿娘好不了了,我该怎么做,生老病死,我……有心里准备的。”

    “我知道的。”

    薛崇秀缓缓开口,无限的温柔:“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在呢,会一直陪着你。”

    张昌宗微笑,请求道:“陪我出去走走?”

    “好!”

    两人一起走出屋子,没走远,就在后院与外院相连的小院子里走,张昌宗不说话,薛崇秀也不开口,只是与他并肩走在一起。

    “薛老师你知道我以前的事情吗?”

    张昌宗突然扭头,低声问道。薛崇秀顿了顿,问:“不是张昌宗的时期?”

    “对。”

    薛崇秀沉默了片刻,坦白道:“略知一二。前世你因为我……我心里过不去这道坎,看过你的履历和档案。”

    张昌宗笑起来,还有心情调侃她:“原来薛老师已经这么了解我了,而我对你却只知皮毛,不公平啊!”

    薛崇秀脚步顿住,扭头认真的看着他:“我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最喜欢的事情是做菜,喜欢的减压方式是玩打地鼠游戏,最喜欢……”

    薛崇秀娓娓道来,语气平静,张昌宗听来却是最甜蜜不过的情话,明明只是很平实单调的自我介绍,可是,认真的小姐姐真的很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