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察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陛下,上官修仪和六郎来了。”

    女皇刚起来,并没有旁人刚睡醒的慵懒样儿,反而精神头不错。女皇正就着宫女的手在吃朝食,也不用她开口,一个眼神过去,宫女就会把她想吃的东西喂到她嘴里。

    闻言,女皇脸上露出个笑容来,朝宫女看了一眼,宫女立即收筷站好,女皇道:“六郎今日来上差了?他母亲病好了吗?”

    莫成安立即恭敬的答道:“回陛下,太医署的华太医前两日就回来了,老奴特意遣人去打听过,说韦夫人的病已经大好了,药都不用喝了,好好将养就好。”

    “是吗?那可好,快让他进来让朕看看。”

    “喏。”

    莫成安笑眯眯地出去传人,看女皇脸上的笑,他就知道他又做对了一件事,一件让主子很满意的事情。

    女皇笑看着莫成安出去,似是突然想起来,扭头朝旁边坐在的人看了一眼,道:“你先退到后面去。”

    “陛下……”

    “退下!”

    “喏。”

    那人只好行礼退下,低着头恭恭敬敬地后退着,一直退到屏风后,估摸着女皇看不见了,方才不甘心的看门口一眼——

    莲花六郎……果然是偌大的名声,便是女皇陛下也对他喜爱有加,恩宠不减。

    “修仪,六郎,陛下有请。”

    莫成安出来传话,张昌宗朝他行礼:“莫伯伯,许久不见,怎么感觉您老越发的精神了呢?”

    莫成安乐了:“多日不见,六郎还是一如既往的会说话,承您吉言了。看六郎这般开朗,令堂想是康复了?”

    张昌宗笑着认真的致谢:“多谢莫伯伯问候,家母已经好多了。今天第一天上差,特来给陛下请安,谢陛下恩典。”

    莫成安笑着点头:“康复了就好,不瞒六郎说,陛下听说六郎来了,就让老奴速速来传,快进去吧,可别让陛下久候了。”

    “喏。”

    与莫成安寒暄了几句,张昌宗与上官婉儿一起进去——

    “臣张昌宗拜见陛下,许久不见,陛下可还安好?”

    张昌宗先行礼。上官婉儿倒是趁机扫了殿内一圈,摆着朝食,刚才遇上的宫女手里端着的似乎是一双碗筷,人却不见了……上官婉儿一边行礼一边不禁用余光去看笑得一脸灿烂的宝贝徒弟,可不是宝贝吗?如果不是宝贝,也不至于这么愁人了!

    女皇今天似乎心情不错,招手让张昌宗走近些,打量他两眼,道:“朕还好,倒是六郎看着瘦了些,似乎又长高了些,唔……气色也好,你来上差,可是家里都好了?”

    张昌宗心情也不错,答道:“回陛下,家母已经大好了,这不,看臣一直在家里闲着,都嫌我碍眼,催我来上差了。明明前头才夸了我好宝贝,回头就开始嫌弃了,世态炎凉啊。”

    “哈哈哈”

    女皇大笑,指着张昌宗笑得畅快:“你这话有本事当着你娘说去!”

    张昌宗答道:“回陛下,臣确实如实的对母亲说了。”

    “那你母亲怎么回你的?”

    女皇好奇的问道,张昌宗一脸严肃:“字正腔圆、中气十足的一个滚!”

    “哈哈哈哈哈!”

    不止女皇,便是分心出神的上官婉儿听了,也不禁跟着笑出来,殿内,不拘宫女还是太监,也跟着捂嘴笑成一团。

    女皇脸上还带着笑,指着他虚点道:“阿韦骂得好,若是朕,先推出去打一顿再说。”

    张昌宗神情复杂:“那这么看来,我娘还是挺温柔慈爱的,好吧,今天下差回去的时候,给她老人家订套首饰好了。”

    女皇不乐意了:“六郎是说朕对你不够温柔吗?”

    张昌宗这下不止神情复杂,连心情都复杂了:“陛下不需要温柔。还有,陛下,都这么多天没见臣了, 一定要在第一天就这么抠字眼抬杠吗?”

    女皇陛下的严肃脸立即冰消雪融,笑意盈盈的颔首:“六郎言之有理,这么多日不见了,确实该对你和蔼些。”

    张昌宗诚心诚意的致谢:“臣多谢陛下体恤。”

    女皇陛下瞪他一眼,转首问上官婉儿:“婉儿是如何保证自己不至于气得失手打死他呢?”

    上官婉儿微微一笑:“回陛下,奴的做法很简单,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最多,出气的时候,看在韦阿姐的份上,留两分力气。”

    女皇陛下仰首大笑,神情轻松愉悦。

    张昌宗:说好的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呢?前一刻还把他当宝贝,到了女皇这里,师父就不爱他了,世态炎凉,伤心啊!

    “陛下,太子求见。”

    正闲扯扯得热闹呢,李显来了。女皇陛下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颔首:“让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李显走进来——

    张昌宗这两个多月都在家侍疾,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太子又不可能去探病,自然也就许久没见过。相比在房陵时的窘迫,李显明显气色、气势都不一样了。

    进来先行礼拜见女皇,起身后,见到张昌宗,面上泛出个笑来,和气的道:“张将军许久不见,令堂可大好了?”

    张昌宗行礼道:“有劳太子动问,家母已经大好了,多谢太子问候。”

    对李显,张昌宗话不多,一直保持着客气有礼但并不亲近的态度,若论交情,跟李重润还更好些。虽然心理年龄上两人都差不多,但是,李显的那性子,张昌宗觉得,当普通君臣关系处着就好,再多的,即便是圆滑如他,也是不愿意的。

    女皇坐在上首,看张昌宗与太子寒暄,她从小看他长大的,对他的心思不说一猜一个准,却大致能看出他的喜恶来,六郎对太子保持着礼敬而又疏远的态度,待太子并没有待她来得亲厚。

    女皇面上带着两分笑意,心中顿感满意,也不说让张昌宗与李显多亲近的话,只静静听着李显说话。

    张昌宗见李显在这,便干脆借机退了出来,他虽然一直嘻嘻哈哈的说笑,但心里其实有些着急——

    陛下身后的屏风后面藏了人!而这人是谁?大概只能去问太平公主了!有个太彪悍的岳母,也是蛋疼,但愿她看人眼光能靠谱些,不要送个太过离谱的玩意儿。

    ----------------

    身残志坚还加更,是不是该发个书评鼓励下作者君呢?来吧!举起你们的双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