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统兵之道
    ,精彩小说免费!

    要追击突厥不难,大队人马的行动,马的吃喝拉撒,人的吃喝拉撒,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只要有心,不难追到。张昌宗带着人马,先从最近奏报被突厥劫掠过的城镇开始追。

    河北道的西北方向有太行山脉、五台山等高山耸立着,突厥的骑兵进不来,唯有平坦的河北道屡被突厥骚扰。河北平原徒弟肥沃,却因为突厥屡屡入侵而不得安居,实在可叹。

    陈子昂勒马伫立,神色冷峻:“去年,突厥也是从云州入境,绕着五台山周边劫掠一圈,由幽州回大漠。”

    张昌宗点点头,知他又想起武攸宜来,却也无暇宽慰他,脑子里想着地图,道:“今年也是从云州进来的,前些时日接到代州奏报,说是突厥劫掠了它境内的县,隔了这些时日,突厥应该已离开代州。代州向南是太原府和井州,太原府为龙兴之地,井州又有娘子关重兵驻守,突厥不会去,相比之下,毗邻的易州等地,以突厥的快马,还有可趁之机,传令,以易州为目标,全速行军!”

    “喏。”

    大军一路向东北方向疾驰。

    “报!”

    “何事?”

    “禀将军,前方有村庄,有炊烟升起,似有人烟。”

    张昌宗点点头,命令道:“大军就地休息半个时辰,来两个能听得懂本地话和会说的小队,随我到村庄看看。”

    “喏。”

    把指挥权暂且交由偏将蒋崇,张昌宗驱马带人朝远处的村庄驰去。老远看着,那村庄的规模不算小,在本地应该是个大村子。这样的大村子,突厥来了定然不会放过,只不知还能剩下几人。张昌宗心情有些沉重。

    临近村庄,张昌宗吩咐道:“把旗帜打起来,会说本地话的人一起喊,我们是大周军队!”

    “啊?”

    士卒们有些茫然。张昌宗道:“得让我朝的百姓知道,我们的军队来了!”

    “喏。”

    “我们是大周军!我们是大周军!”

    所有人都下了马,一起高喊着向村里走去——

    村子里,半点声息皆无,有些屋子大门敞开,有些屋子门窗紧闭。随他而来的两个队正之一的苏金焕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低声道:“将军,这一喊更没人了!”

    把情况预想的太好了!

    张昌宗心里默默抹脸,对,他现在不是p,是武周的将军,妈蛋的,现在是古代,可不是现代,普通老百姓听到军队来了,当然是关门闭户。

    另一个队正毛昌盛也道:“将军,这样喊是找不到人问话的,得换别的方法。”

    张昌宗沉默不语,只点点头。毛昌盛立即一挥手,手下的士卒如狼似虎般冲出去,举起陌刀就要砸门,张昌宗立即喝止:“等一等!”

    “将军?”

    士卒们不解的回头。张昌宗严厉道:“不许毁坏财物,也不许伤人。”

    “喏。”

    士卒们领命而去,张昌宗扶着腰间的刀,缓缓跟着走,看着士卒找了一家门扉紧闭的冲上去挑门,有女人的声音:“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祖母!祖母!”

    还有小孩儿。

    “出来!将军问话!”

    不一会儿,一老一少两人就被押了出来,后边押着那个兵丁,伸手推了妇人一下:“走快些,不要磨蹭!”

    推完人,居然顺手拍了那妇人屁股一下。妇人“啊”地惊叫一声,捂着屁股朝前蹿了两步。

    张昌宗眉头一竖,想也不想的大步过去,拎起马鞭就抽,一鞭子抽在那兵丁的手上:“你出生入死来当兵,就是为了摸一个老娘们儿?”

    那兵丁被抽得一疼,立即跪倒:“将军饶命!将军饶命!”

    张昌宗怒瞪他一眼,理也不理,马鞭一指毛昌盛,喝道:“问话,问突厥兵来过没?走了多久了?抓了多少人?”

    “喏。”

    毛昌盛不敢怠慢,连忙操着本地话问起来。张昌宗不发一语,板着脸听着,毛昌盛回报道:“禀将军,那妇人说,半个多月前突厥来过,村里的青壮和年轻的小娘子都被抓了,现在,村里只剩下老弱妇孺。”

    张昌宗点点头,朝华为吩咐道:“给她些吃的。”

    “喏。”

    华为给了她一小袋小米。那妇人吓了一跳,看看张昌宗,又看看华为手上的小米,华为朝她笑了笑,把小米放在你她门口,这才转身去追主子。

    “将军?”

    毛昌发小心翼翼地看着张昌宗:“不知姚柱如何处置?”

    张昌宗顿住脚步,扭头直视着他:“军法从事!”

    说完,大步向马匹走去,翻身上马,毛昌盛不敢阻拦,连忙大声问道:“这……将军,小的斗胆请教,不过是摸了一下,并无什么实质的大错,这……军法从事,该如何罚?轻重如何拿捏?还请将军示下,先前从未有这等先例。”

    张昌宗勒住马,冷淡:“以前无先例,那就从本将军这里开好了!打二十军棍,以儆效尤!”

    “喏。”

    毛昌盛连忙应下。张昌宗顿了顿,说了一句:“毛昌盛,扪心自问,你们为什么来当兵?”

    “呃……回将军,小的世代军户。”

    “是吗?”

    张昌宗不置可否,驱马前行。陈子昂看张昌宗脸色难看,又看看随他一起去的兵丁垂头丧气的,心头一动,追了过去:“将军,怎么了?可是村中无有活口?”

    张昌宗摇摇头,只是道:“传令,把所有将领召集起来,开会!”

    “喏。”

    “卑职拜见将军。”

    不一会儿,将领们都集齐。张昌宗朝华为看了一眼,华为会意,立即把刚才去村里的情形大致说了一遍,众将令才知道张昌宗为什么一脸的怒气。

    “你们当兵是为了什么?我不管你们以前如何,是什么作风,即日起,我的军中,不许有jian yini 掳掠之事发生,也不许拿百姓一针一线,如有违者,军法从事!散会!启程出发,继续追击突厥!”

    “喏。”

    众将领领命,陈子昂一脸高兴,待大军开拔了,才驱马追到张昌宗身边,道:“去年,武攸宜领兵时,曾纵容士卒抢掠,弄得百姓怨声载道,将军能吸取教训,从严治军,方是百姓之福。”

    张昌宗只是笑笑,并未多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