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狗胆包天
    ,精彩小说免费!

    潘瑜唱《春江花月夜》唱得尤其好,女皇时不时的点他来唱,每次听他唱的时候,神情大多轻松开朗,鲜少威严深重的样子。宫里宫外,知道十一郎存在的人,都在说女皇是喜欢他的,说他深得帝心。

    上官婉儿站着听完,方才举步朝前殿去,躬身行礼:“陛下,香拿来了。”

    女皇立即笑看向潘瑜:“十一郎快去看看,是否喜欢。”

    “喏。”

    潘瑜立即起身过来,揭开香盒的盖子闻了闻,讶然道:“陛下,可是上官修仪拿错了,这香怎么闻着一点香气也没有?”

    女皇一愣,旋即失笑:“傻郎君,好香气不外露,未曾燃上,怎会有香味呢?”

    潘瑜的脸孔火烧火燎的红起来,又羞又惭。上官婉儿为人圆滑,立即道:“原是我的错,做事不周,竟忘了烧上让十一郎试一试。请陛下治罪。”

    女皇摆摆手,道:“朕殿中烧了旁地香,试了也是无用,徒然乱了气味。来,拿过来,朕亲自给十一郎看看。十一郎过来。”

    “喏。”

    上官婉儿立即把香盒捧到女皇跟前,潘瑜也立即坐回女皇身边,面上的羞惭之色变成了委屈之色,目光依依的望着女皇陛下,脉脉不语。

    女皇一乐,抬手摸了摸他脸,然后朝打开的一溜儿香盒看了两眼,直接道:“把涂传香收了,朕的十一郎是堂堂男子,不需要学女子用涂传香。发油香也不用……唔,无需这等繁杂,香宜简不宜繁,就像六郎用的就行,六郎的香道就极好,十分清朗,少年人还是该那般才是。”

    上官婉儿眼神余光极为隐晦的扫了潘瑜一眼,他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不过,那骤然紧握的双拳却看得一丝不落,心里微微一哂,口中笑道:“多谢陛下夸六郎,奴代弟子谢陛下夸赞,只是,陛下这夸赞却是夸错人了!那小子可不懂欣赏香之妙。”

    女皇奇道:“怎么会?朕看他平日身上清朗,一身清正典雅的香气,十分得宜,怎会不懂呢?”

    上官婉儿没好气的道:“那都是家母为他操持的。”

    “阿郑操持的?”

    女皇赞道:“六郎好福气。”

    上官婉儿叹了口气,道:“大家何尝不是这样说呢!只是,六郎那小子却不喜欢,说女子才用香脂,他堂堂男子不需要。家母给他合了许多香,他挑来拣去的,最后只用了洗衣香和香茶,余者全都弃之不用。”

    洗衣香用来遮盖洗衣服的皂角气味,香茶用来清口气,这选择是真.钢铁直男了。女皇不由失笑,当下道:“六郎言之有理,既如此,十一郎也不用旁地香了,就用洗衣香和香茶好了。”

    上官婉儿笑而不语,看着潘瑜。潘瑜手紧紧抓着袍角,面上却故作开朗的笑着应道:“喏。都听陛下的。”

    “乖,这才是朕喜欢的十一郎。”

    女皇满意地颔首。

    初春政事并不繁忙,白日里也没大臣进宫,潘瑜得以在宫里盘桓了一天,传了哺食后,女皇陛下并不曾留他,而是让他出宫去。

    潘瑜脸上划过失望之色,不过还是强忍拉着女皇的手,叮嘱道:“恳请陛下试试我的方法,看是否管用,若不管用,我再去寻别的方法,求陛下今晚别让人读书了,听书费神,更不好安眠了。”

    “好,好,十一郎特意叮嘱的,朕自是要听的。朕今晚就不留婉儿给朕读书了,试试十一郎的法子。”

    女皇笑着道。潘瑜立即一脸感激的道:“多谢陛下愿意尝试,十一郎好开心!”

    “好孩子。”

    女皇笑着夸了一句,潘瑜不舍的拉着她的手,双眼专注的看着她,不舍的凝视片刻,执起她手,轻轻一吻,才依依不舍的道:“陛下晚安,十一郎走了。”

    那粘人的模样,惹得女皇又是一笑,道:“去吧,明日再进宫来便是。”

    潘瑜这才回嗔作喜,重新高兴起来,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上官婉儿本欲留下,女皇笑着道:“罢了,婉儿也回去休息吧,朕今晚就不听书了。”

    “喏。陛下若有事,再使人来传奴就是。”

    上官婉儿一边应着,一边还想服侍女皇洗漱,被女皇挥开了,只得退出来回自己的寝宫。

    “上官修仪请留步。”

    上官婉儿刚走出女皇的寝宫,立即被叫住,脚步一顿,回首却见潘瑜从柱子后面走出来,讶然道:“十一郎怎地还没出宫?时辰已晚,宫门就快下钥了,若是赶不上宵禁,怕是回程不便。”

    潘瑜笑道:“无妨,我有陛下赐的令牌,宫门下钥也好,宵禁也好,都不怕。”

    上官婉儿淡然一笑:“对,我竟忘了十一郎有令牌。不知十一郎出声唤我作甚?有何吩咐?”

    潘瑜立即道:“不敢,只是有事请教修仪。”

    “请教?!我竟有能让十一郎请教的地方?不知是何事?”

    上官婉儿惊讶的反问。潘瑜微微一笑:“久闻上官修仪才女之名,才名震天下,潘瑜早已心向往之。余不才,私下写了一首小诗,请才女品评品评,看潘瑜之才……”

    顿了一下,眼珠一转,脚下一动,走近两步,近乎相对而立,以男子特有的低沉嗓音道:“可还堪用?”

    说着,朝上官婉儿脖颈间吹了口气。跟着上官婉儿的阿桃立即低喝一声:“放肆!十一郎请自重。”

    潘瑜不理,只是微笑。上官婉儿神情一顿,淡然道:“十一郎是否忘了这是哪里?”

    潘瑜轻轻一笑,道:“多谢才女提醒,潘瑜自然知道这是陛下的宫廷,才女的寂寞深宫。偌大的宫廷,陛下有才女作伴,而才女却只有宫女太监作伴,潘瑜虽不才,然做个解闷逗趣的伴侣,却是堪用的,才女以为然否?”

    上官婉儿头颅微微垂着,默然不语。潘瑜又进了一步,低笑:“我……的诗作,期待着才女品评。潘瑜告退。”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塞到上官婉儿的手里,手还故意碰了上官婉儿一下,见她只是不言不语地低着头,又是一笑,方才转身走人。

    上官婉儿掏出手绢,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方才被碰触到的手,擦完直接把手绢扔了,唇角微微勾起:“阿桃方才做得很好。”

    阿桃默默地看她一眼,低声道:“奴十分努力才能克制住打人的念头。”

    上官婉儿笑道:“夸的便是你的克制,真乖。六郎把你送给我,可不是为了这等人的,杀鸡岂能用牛刀。”

    阿桃虽然被夸了,不过并没有高兴地样子,叹道:“若是郎君知道了会想灭他满门的。”

    “是吗?”

    上官婉儿饶有趣味的追问了一句,阿桃老实的点头。上官婉儿立即一笑,笑声畅快:“很好,你给你家郎君传消息,就说有个小子想当他师丈,问他是否愿意。”

    阿桃默默抬头,看上官婉儿笑容娇媚,轻轻叹了口气:“修仪,郎君可是您唯一的弟子,气死了可就没了!这消息传过去,郎君会着急的。”

    上官婉儿不禁失笑,笑得腰都弯了,还是靠着阿桃搀扶才没笑倒,阿桃很无奈,她只是实话实说。上官婉儿笑够了,才直起腰,抬头看了看天边的夕阳,道:“着急才好,着急才能快些回来。”

    阿桃一怔:“……修仪,您担心郎君、想郎君吗?”

    上官婉儿不答,只是道:“走吧,回宫,今日沾了脏东西,让人多备些热水,我要沐浴。”

    “喏。”

    阿桃一边答应着,一边快步跟上,心里头对自家郎君十分佩服。郎君的师父居然是这样的人,郎君往日真是辛苦了,没长歪也是郎君天生就根正苗红,一身正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