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长大的孩子
    ,精彩小说免费!

    太平公主从宫里回来,出来时还是气冲冲地,上了自己的车驾后,气突然消了——

    上官一直是那样的人,外人看着她权倾天下,荣宠冠绝一时,深得陛下信任,然而,唯有她这样亲近的人知道,她的母亲可不是好伺候的人,上官身后并无可倚仗之人,她在宫里的生活,只能仰陛下鼻息,竭力侍奉好陛下,而如今的陛下,她的母亲那性子,太平公主幽幽一叹,眼神幽深。

    “母亲。”

    “大郎,你怎么在这里?”

    太平公主的车驾从宫里出来,在宫门处不意竟遇上薛崇胤,掀开门帘让他进来,问道:“又是来东宫?”

    薛崇胤笑道:“邵王这几日正在读《易》,太子召儿子进来侍读。”

    太平公主不置可否,淡然道:“是吗?挺好。然邵王自有太傅、太师等教导,你只可与之闲聊,莫要指导。”

    薛崇胤微笑答道:“喏,母亲放心,儿心中有分寸,并不敢逾越。”

    太平公主看温文尔雅,越来越像他父亲的长子一眼,幽幽叹了口气,道:“非是为娘的要压着你,只是,邵王乃是太子的嫡长子,深受陛下与太子看重。受看重,自然盯着的人就多,便是你再小心,在有些小人眼中,若想挑错也不难,为娘只怕到时护不住你。为娘不想你出事,你明白吗?”

    薛崇胤依旧笑着,柔声道:“儿子知道,母亲放心就是。太子相召,十次里儿子才应三四次,并不敢进宫太频繁。”

    太平公主又是一叹,道:“委屈我儿了。”

    薛崇胤低声道:“儿并不以为苦,比起母亲,儿子所受的又算什么?正好,趁着还年轻,多多增进学问,世间上又有几个少年人能如儿子这般,于最好的时光能潜心向学,并且学有所成呢?”

    太平公主被说得心头哀恸,但她已经不会再流眼泪,只是眉心不自觉的皱起,伸手拍拍薛崇胤的手,顿了顿,换了个话题:“秀儿跟六郎的婚事已然订下,你的却还没着落。前两年问你,你说想专心钻研学问,暂时无有成亲的念头。为娘的不忍心逼你,也就任由你意,今年却不成了,总不能让你大妹之后吧?”

    薛崇胤低低笑起来,道:“确实该成亲了。再不成亲,只怕会被六郎笑话,儿可不想被他笑话。”

    不用问都能知道六郎那家伙会如何在薛崇胤面前嘚瑟,特别是六郎成亲的对象还是薛崇秀,薛崇胤的感觉想必会更加复杂。

    太平公主神情和缓了些,若有所思的道:“两京人家中适龄的小娘子……”

    太平公主凝眉细想,在脑海中搜索着能与长子家世、品貌相当的小娘子们。薛崇胤脸上的笑容顿了顿,道:“儿今日去东宫,太子妃召见了儿,也问起儿的婚事来。”

    “太子妃?!”

    太平公主颔首:“为娘知道了。”

    “喏。”

    薛崇胤应着,并没有一般矛头小伙子说到成亲、对象时候的羞涩和期盼,温和的近乎平静。太平公主手顿了一下,却没再说什么。

    太平公主不问了,薛崇胤却主动开口道:“对了,母亲,儿今日去东宫的时候,邵王曾说起一事,事关六郎,不知母亲可知晓了?”

    太平公主不答反问:“邵王对你说的?”

    薛崇胤立即道:“是,邵王说起时,很是担忧六郎,儿虽知六郎做事素来心有成算,非是冲动易怒之人,但如今形势之下,怕是与他有损。”

    太平公主眉心又蹙了起来,道:“为娘今日进宫便是为此事,已与上官修仪商议过,待回府找你大妹说说,看她怎么说吧。”

    薛崇胤一顿,面孔微微垂着,眼神叫人看不清楚,只唇角弯着,松了口气道:“看来母亲已有成算,那儿便放心了。”

    太平公主不觉,点头赞同道:“你大妹想必已经收到消息,她的消息可比为娘灵通多了,心里或已有决议,你不用担心。”

    薛崇胤弯着的嘴角顿了一下,点点头,没说话。

    母子俩儿一路闲聊回府,一回到公主府,太平公主便让人去叫薛崇秀来,让薛崇胤先回自己的院子去,陪邵王读书想必是劳神的,让他去歇息。

    交待了长子,太平公主便回自己院子换衣去了,进宫的衣服太过繁冗,回府后换下便装还舒服些。薛崇胤躬身目送母亲回后院,许久都没动弹,只怔怔地看着后院的内门出神——

    “大哥!”

    薛崇简回来,见薛崇胤站在院子里,立即一笑,跑过去就是一声喊。薛崇胤被吓了一跳,转身看到弟弟潮红的脸红,满头大汗的样子,不悦道:“又出去哪里野了?”

    薛崇简不怕他,笑嘻嘻地道:“出去相王舅舅那里了,跟三郎他们玩蹴鞠。”

    薛崇胤蹙起眉头来,追问:“只有相王府的?东宫的表兄弟呢?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东宫的表兄弟们刚回京城,人事陌生,你自小在京里长大,正要带带他们,多出去走走、玩耍,不拘是打猎或是蹴鞠,甚或是打马球都好,与他们多引荐引荐,大家一起玩耍才好。”

    薛崇简不依的道:“我去了,可是,邵王表兄忙着读书学习,重福、重俊两位表兄跟我们玩不到一起去,他们胆小,还不太会说话,为人也不热络开朗,一起出去连话都不爱说,没有三郎那般活泼开朗,都不好玩!”

    “混账!你找人玩的少,彼此之间陌生,自然就没话说。他们找不到话题,你不会找吗?我看你平日在家里话挺多的,怎么需要你说的时候,居然找不到话题了?”

    薛崇胤气恼,忍不住伸手拍了弟弟后脑勺一下。薛崇简被拍得委屈,忍不住直言道:“他们知道、见过的好玩的太少了,为人行事透着股小家子气,大家都不喜欢跟他们玩嘛,嫌弃他们土,我也要面子的啊,不好多跟他们来往,不然会被笑田舍郎的!”

    “你这臭小子!”

    薛崇胤再忍不住,觉得有必要尽一尽长兄为父之责,好好教教这个蠢货,直接暴起,追着弟弟就是一顿打。打得薛崇简满脸懵逼之余,只得迅速的抱头鼠窜,抱着脑袋跑了一会儿,瞥见墙角的水绿衣裙,立即跑过去:“阿姐救命啊!大哥要谋杀亲弟!”

    薛崇秀伸手拉住他,任由她躲到自己身后,眼神沉静如水的看着跑过来的薛崇胤,看着他强自撑起笑容来:“阿妹来见母亲吗?来多久了?怎么不出声呢?”

    薛崇秀没急着回话,只是看着他,看得薛崇胤微笑的表情简直快维持不下去了,但还是只能强自撑着。

    薛崇秀道:“小妹刚来,有事要去见母亲。跟着二郎的人呢?没看主子跑一身臭汗,回去不许给他凉寒之物吃,且先喝两杯温开水,待汗渍干了再被热水给他沐浴。”

    跟着的乳母、婢女等立即应是。薛崇简笑嘻嘻地拉住她的手,谄媚道:“还是阿姐疼我,不像大哥,只会逼我去做不喜欢做的事情。”

    薛崇秀瞥他一眼,看他顽皮的做鬼脸,幽然道:“二郎也是,你如今也大了,也该收收心了,也该正紧读几年书,或是好好练练武艺,待六郎回来,我定会让他考校你,若不成,就不许他再带你玩。”

    薛崇简一听,简直如被雷劈了一般:“阿姐!阿姐,我是您亲弟弟吗?要阿姐这样对我?我不管,我一定要缠着六郎哥哥不要同意。”

    薛崇秀气定神闲的看着他,微笑:“你可以试试,看你六郎哥哥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这还用问吗?

    薛崇简好生忧郁,在这些事情上,六郎哥哥比阿姐待他还严格些,唉,看来是要认真准备一下,不然等六郎哥哥回来,若是考校的不满意,那才是真的完了!

    警告了幼弟一顿,薛崇秀才朝薛崇胤福了福,道:“麻烦大哥督促着二郎些,母亲催的急,小妹先过去了。”

    薛崇胤勉强笑道:“好,辛苦阿妹了!”

    薛崇秀淡然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薛崇胤的笑容再维持不住,看着薛崇秀不说话了。薛崇秀分毫不让,神色坚定而又平静:“六郎托付给我的,虽然他不一定介意,但是我定会替他看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大哥以为呢?”

    薛崇胤只能微笑:“阿妹说的是。”

    薛崇秀笑了,这才走人。薛崇胤站在原地,面上还带着笑,也不看薛崇秀走远的身影。薛崇简摸摸头,觉得怪怪地,但到底哪里怪又一时说不清楚,伸手去拉大哥,发现大哥的双手紧握着,只得拉住他拳头,叫了一声:“大哥?”

    薛崇胤脸色苍白,嘴角弯着,眼里却一片阴霾:“何事?我还有事,你自己回去整理一下。你们也要尽心些!”

    跟着的仆从立即应道:“喏。”

    薛崇胤点点头,头也不回地走了。薛崇简呆呆地看着他走远,想了想,又朝薛崇秀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懵懵懂懂地,似有所得,又似乎什么都不懂,叹了口气,低着头对左右道:“我们也回去吧。对了,这几日我要好好读书,你们告诉三郎,这些时日不要找我玩了!”

    “喏。”

    贴身小厮答应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