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执念
    ,精彩小说免费!

    “母亲!”

    薛崇秀进去的时候,太平公主刚换好衣服,正坐着让侍女给她打理头发。见薛崇秀进来了,太平公主摆摆手,让侍女靠边,然后把薛崇秀叫过来,就欲与她说事。侍女无措的看着薛崇秀,薛崇秀接过她手中的梳子,道:“我来吧。”

    梳发的动作轻柔又细心,并没有让太平公主有半分不适,太平公主看她从容的样子,叹了口气,道:“你倒稳得住。来,为娘的问你,知道六郎命人垒京观的事了吗?”

    薛崇秀一双灵巧的手帮太平公主绾了个发髻,退后两步,一边端详一边道:“回母亲,女儿已经知道了。不瞒母亲,六郎尚未出征时,我便知道他可能会有动作,只是未曾料到他会垒京观,不过,先前已经有心理准备,倒不算措手不及。”

    太平公主不由一愣,讶然道:“你已经有预料了?”

    薛崇秀重又上前两步,把发髻略做了下调整,手上不闲,嘴上平常:“我知道六郎是什么样的人,心里有过准备,只是没想到是垒京观。”

    这个世间,若论对张昌宗的了解,谁也及不上薛崇秀。因为前世两人的交集,又因为他是因她而死的,薛崇秀曾想方设法的打听过他那个人,晓得他的一切履历。前世的张昌宗是个出色的军人,却不是个合格的军人,他的退伍是犯错后被勒令的,是他的首长力保的结果。

    别看他平日里嬉皮笑脸,没个正形,一副厚颜无耻的样儿,但薛崇秀知道他的心里藏着一头狼。她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又怎么会嫌弃呢?也舍不得嫌弃!张昌宗是心肝宝贝,嫌弃谁也不会嫌弃心肝宝贝呐!

    薛崇秀又不是天真幼稚的小女孩儿,她自然知道一个人不可能只有一面,在光明的背后必然藏着阴暗,只要求展现光明的一面,只爱光明的一面,是没有资格说爱谁的。

    那双漾着爱意的眼睛,几乎一目了然。太平公主作为母亲,心情是十分复杂的,语气也简单不了:“为娘的此刻实不知该作何感想,感受很复杂啊!”

    薛崇秀终于给她娘绾出个满意的发髻来,把铜镜举到她面前来,给她照发髻的样式,笑道:“女儿有了心爱之人,阿娘还是高兴地好,高兴总比难过好些。”

    太平公主失笑,也没心情称赞薛崇秀的巧手了,把她拉到身前,握住她的手,感慨道:“秀儿,你用情如此之深,为娘总怕你将来吃苦。六郎再好,若是有变……我儿该如何是好?若是可以,为娘反而希望你不要这么用情的去喜欢谁,能为自己保留几分。”

    薛崇秀笑了,温婉的笑容透着自信与坚韧:“阿娘,女儿已经长大了,是大人了,长到足以承受自己的生活和一切,开心也好,难过也罢,都已有了足够承受的能力和坚强,将来圆满也好,难受也罢,我都有接受的能力和面对的坚强,不论将来是否会有变故,我都不畏惧。”

    当年那个患得患失,对未来与未知不安的小女孩儿,已经长成,长成了一个能够坦然面对生命中的一切经历的成熟女性,开心也好,悲伤也罢,都能接受。或许有一天,她会变得不再爱张昌宗,也或许有一天,张昌宗不喜欢她了,她都可以接受并面对,并且,能过好自己的人生。张昌宗教会了她热爱生活,他们都在活了这么多年的第二世人生中成长了。

    太平公主忍不住伸手抱住她,把她搂到怀里,又是欣慰又是自豪又是怜惜:“我的女儿啊,虽然为娘的希望你能无忧无虑,有个快乐幸福的人生,但为娘更喜欢你坚强,很好,你比当年为娘的强多了,为娘为你自豪!”

    薛崇秀微笑着回抱太平公主,笑道:“阿娘放心,女儿会保护你的。”

    当年,无法保护薛绍是年小力弱,心有余而力不足,太平公主……她绝不会允许自己再处在当初那样无力的境界,这是六郎的想法,也是她的。

    太平公主失笑:“为娘还需要你一个小孩子保护?”

    薛崇秀也不辩驳,只是微笑,她的性情就不是喜欢辩驳的人。太平公主笑着伸手拍拍她的手,道:“罢了,既然你有主意了,为娘也不说了。总之,六郎若敢负你,为娘的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他好过一天,总会护着我的女儿就是。”

    “母亲!”

    薛崇秀笑着抱住她胳膊,轻轻靠着她,不想多言。太平公主难得见她这般小女儿状的样子,脸上的笑容都不禁慈爱了几分,拍拍她,问道:“六郎这次的事情,上官的建议是从书坊、季刊入手,你觉得呢?”

    薛崇秀放开母亲的手,在一旁坐下,道:“上官师傅好见地。其实在上一期季刊时,女儿就已经授意请人写了一篇文章,说的就是突厥若是再入侵该如何做,又该如何杜绝的事情,并就此事设了个征文活动,准备从中精选文章,做个增刊。”

    薛崇秀并非全无准备,只是张昌宗那边没出来结果,她不太好引导,如今结果出来了,也就可以开始着手增刊的事情。

    季刊经过这么些年的发展,发行的范围已经从两京、扬州等地扩大了许多。一个季度才出一本,足够发行到很多地方,加之这几年的发展壮大,依托着驿站体系,不说全国大部分,但百分之六七十的发达地区却是可以到的。

    一开始,还需要张昌宗自己写文章,甚至去拉上官婉儿做壮丁,薛崇秀自己也在季刊上写过曲谱,现在却已经不需要了,因为权威和稿子质量,在文人墨客中,声誉卓著。从一开始的到处求稿子,已经变成投稿多到可以慢慢的遴选,挑选其中上乘的,质量不够好的稿子,有足够的摒弃空间。

    母女俩儿说了一会儿话,薛崇秀派去取稿子的人也回来了,母女俩儿一起看,先挑选写得好的,再从中选出需要的,以引导舆论。可以批评,但不能是空洞的批评,必须是言之有物的批评,张昌宗与薛崇秀都不是容不得反对意见的人,只会说空洞的大道理的,无视边疆客观境况的,全部摒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