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被打断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8章被打断

    周娜的身材不如嫂子凹凸有致是肯定的,但是她的腰肢非常纤细,这么趴在地上,显得臀部的曲线非常夸张。

    周娜的臀部应该是蜜桃形状的,让我忍不住想起网上看来的那句话:屁股宽过肩,快活似神仙。

    说实话我有些忍耐不住了,想要在周娜的身上奉献出我的处男之身。

    但周娜似乎是看出了我眼神中的**,小声对我说:“我今天大姨妈来了,你能不能放过我?”

    周娜这么说我感到非常扫兴。我有气无力地回答说:“周老师你肯定误会了,我一点都不想占有你,我只是喜欢调教你的感觉。”

    周娜看我的眼神变得愈加兴奋起来。

    真正的虐恋玩家对于虐待和侮辱的兴趣是超过性本身的,甚至不用性行为就能达到**。不过这种人非常少,这种人玩虐恋纯粹是因为体质关系,因为先天的体质让他们走上了这条路。

    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s不过是助兴的手段,最后总归是要发生实质性的关系的。

    我没想到周娜居然是这极少数中的一员。

    周娜看着我:“我接下来怎么做……”

    看来她已经完全融入角色,将自己当做被我调教的对象了。

    “周老师,被自己的学生调教爽吗?”我这么一问,周娜娇羞得根本不敢看我,脸也好像喝醉了酒一样红艳。

    被自己的学生调教,毫无疑问又是一种禁忌。只要是禁忌的事情,我相信周娜都有快感。

    不过我可做不到她这样,毕竟我不是变态。

    “把头转过来。”

    听到我的命令之后,周娜非常温顺地在地上爬着转过身子,头朝着我,露出讨好的表情,真的就像一条讨要骨头的母狗。

    我正准备有所行动,但我突然看到外面隐约有灯光闪过,赶紧作罢。

    一个四十多岁的警卫拿着手电筒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看到了我和周娜诡异的状态,周娜因为是背对着门的,那个警卫走路又轻,所以她根本就没察觉到有第三个人出现,脸上依然挂着讨好我的笑容。

    我则非常机智地从椅子上起来,在办公桌上装作寻找东西的样子,并且说:“周老师,桌子上没有呀,下面你找到了吗?”

    周娜的反应算非常迅速了,她用余光发现了办公室门口的警卫员,不过从她的脸上看不到一点慌乱的表情,她很自然地站起来,说:“我找到了。”

    警卫在门口说:“我看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就过来看看,时间不早了,你们什么时候回去?教学楼这边我也要锁门了。”

    周娜转过身,笑着说:“马上。”

    周娜说这话的时候,我的一只手偷偷从背后攀上了周娜的臀峰,在她丰满的翘臀上摸来摸去。

    周娜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没变化,警卫完全没发现任何不对劲的端倪。

    直到警卫员走了,我们才长舒一口气,周娜对我露出嗔怪的表情,不过没也没说什么,毕竟今晚上的事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我和周娜都有话要说。

    这个警卫又突然冒出来说:“你们快点回去吧,我要锁校门了。”

    “嗯,好。”

    周娜开始整理起东西来,我在周娜的身边小声说:“周老师,你放心今天的事情不会对别人说的。”

    周娜看我的眼神变得十分复杂,她冷静下来后,我们的身份又还原成了班主任和学生。

    她用一种威胁的眼神看着我说:“如果你敢对我有什么不轨的行为我就告你强奸!”

    她的眼神非常狠厉,我毫不怀疑她说得出来就做得到。

    “周老师,何必这么紧张呢?我们都是一个圈子的玩家……”

    周娜打断我的话,继续威胁我说:“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刚才也是被你吓住了,你还是一个学生……”

    我谁都不服,就服她了,从刚才的事情巴拉巴拉说到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又说到我的英语成绩不好,语文成绩更烂……

    一直到校门口,她的嘴都没停过。

    一直到我上了公交车,才算摆脱了周娜的语音轰炸。我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要把她的嘴堵住,看她还会不会说教。

    天色已晚,公交车上没有几个人。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哎,已经七点五十了!

    我每天放学之后都要给嫂子做饭的,都这个点了,回去之后肯定又是一场战争。

    我几乎能预见我回家之后的情境。

    她肯定又要侮辱我,说我是贱狗、杂种,早晚都是社会的渣滓之类的话。

    反正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在扮演了s游戏中的s这一类角色之后,我的性格好像也悄然发生了一点改变,我不再是那么消极了,而是更喜欢主动出击。

    我在公交车上拿出了手机,接下来我准备给嫂子一个惊喜,哦不,是让嫂子给我一个惊喜。

    我先在微信上和嫂子打了一个招呼。

    我:在吗?

    嫂子:主人,我在呢,你怎么这么久都没理我啊,奴家都想你了。

    我:你个贱货,是不是又欠搞了?这么想我?哪里想啊?嗯?

    嫂子:主人我全身上下哪都想你,还想让你好好调教我啊,人家好久都没试过了呢!

    听着嫂子略带撒娇的语气,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毕竟她对我一直是非打即骂。

    接着我又回复道:好吧,我最近生意上遇到一些状况,有些烦躁所以脾气不太好。

    嫂子的回答非常善解人意:我可以帮你减减压。

    “是吗?”

    面对我的疑问,嫂子的反应非常激烈:不管是什么指令,我都会接受的!!!!!

    嫂子一下子打了五个感叹号,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她那一份炙热又带有一些急不可耐的心情,所以我说:不如这样吧,给你最讨厌的那个男人舒缓**,拍好视频发我。

    嫂子那边很久没有回我的信息,我不由得非常好奇——她真的会照做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