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周娜的故事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29章周娜的故事

    周娜叹了一口气对我说:“我想了很多种可能性,唯独没想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周娜这么说更加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到底她经历了什么呢?

    女人在这种事情上都是最厉害的侦探,她在学长上万的qq空间访客中终于锁定了一个人。这个人和学长之间的互动她觉得非常可疑。

    周娜觉得自己找到了这个第三者,于是她进行了一系列乔装打扮,接着便是跟踪。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说了一句:“我靠,你这是拍电影吗?”

    周娜白了我一眼,眼神的意思是:你想死吗?

    我只好闭嘴继续听了下去。

    周娜发现学长去了公园,然后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见了面。跟踪到这里的周娜长舒了一口气,还以为自己多虑了。

    前几年社会风气还没这么开放,看到两个男的在一起不会想到基情上面去,周娜也没有多想。但是接下来学长和那个三十岁的男人手牵在了一起。

    “牵手也没什么吧?”

    “你觉得两个男人十指紧扣也没问题吗?”

    我明白周娜的意思了——她被人给绿了。

    这个情敌如果是一个妖艳贱货她估计闹一场,给学长一巴掌就结束了。

    但这个情敌如果是一个男人……周娜是肯定打不过的。

    周娜觉得我这个人脑子缺一根筋,这种事情和暴力没有任何关系。我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学长他们见面的湿地公园很大,林木茂密,平时人迹罕至的地方有不少。而且他们一路往偏僻的地方而去。

    周娜就这么远远地跟在后面,一路都没有被发现。我觉得周娜也真是一个人才,不去做谍报工作真是可惜了。

    最后那个男人从随身的包里面拿出来了狗链,套在了学长的脖子上,然后又给学长戴上了口枷。

    学长一脸享受的样子,四脚趴在地上,被人当做狗溜……

    周娜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破碎了,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种事情和这种人?

    学长平时在学生会正气凛然,待人接物都彬彬有礼,非常受各路师妹和女老师的喜欢,原来这些都是演戏,真正的他喜欢被男人虐待?

    周娜精神恍惚,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学校。回去之后闷头睡了三天。经历了三天的昏昏沉沉、神魂颠倒之后,周娜猛然振作起来,亲手结束了这一段恋情。

    “既然你对虐恋这么排斥,又是怎么自己迷恋上这件事的呢?”我问。

    周娜说:“毕业后我去了香港旅行。香港那种地方你知道的,只要有钱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到。我朋友拉着我去了一个虐恋主题的酒吧,在那个酒吧里面我稍微体验了一下……因为到那个时候我都很不甘心,我输给谁都可以,偏偏输给一个男人……”

    周娜这种案例不算少,很多人看朋友吸毒,觉得自己总会是特别的那一个,于是也去尝试,最后弄得自己泥足深陷。

    周娜喝了一大口水,“你还年轻,就不要走周老师的老路了,好好学习,过一点正常人的生活,不要和这个圈子有太多交集了。”

    周娜一副过来人的嘴脸,这种说教的嘴脸让我觉得非常不爽。我要怎么选择人生的道路是我自己的事情,关你屁事啦!

    “周老师……”我用一只手托住了周娜的下巴。

    周娜想要挣扎,但是我加大了力量之后,周娜只能顺从地看着我,随后呼吸变得越来越沉重起来。刚才还是苦口婆心的好老师,在我稍微用了一点力气之后,又马上变得顺从起来。

    “你被不少男人玩过吧?”我冷笑着问,问的时候心中居然变得嫉妒起来,好像看到周娜被别的男人猛干的样子。周娜也算美女教师了,虽然在我们班上被人称为灭绝师太,但那是性格问题,和长相没什么联系。

    周娜在我的手中拼命摇头:“我……我没有……我每次都只是被侮辱而已,绝对不会发生关系的,而且我是出钱的。”

    “周老师,你还真是下贱呀,出钱找男人打你,把你当母狗一样。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么一号贱人?”我的语气越是刻薄,周娜的目光就越是水嫩。眼睛里面一层迷迷蒙蒙的水雾,煞是好看。

    “我……我不知道……”周娜的语气变得嗫喏起来。刚才还很认真地说教,被我骂了几句,马上就进入被虐待的角色了,看来周娜体内的**又觉醒了,现在的她只能屈从于**而已。

    “你父母出了那么多钱让你读书,让你成材你就做这种事情,你对得起你的父母吗?”

    周娜没有说话,也没有反抗我,任由我的手背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摩挲,她用一种渴望的眼神看着我,看来只是单纯的言语侮辱已经不能满足她了。

    “你这种人有资格坐在沙发上教育学生吗?在地上跪好!”我这一声刚说完。

    周娜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在地上跪好了。

    真的是迫不及待,我绝对没有夸张。看来被虐待一次,只能管上个三四天,接下来**还会到来。

    周娜跪在我的面前抬头看着我,我用头摸摸周娜的头。周娜的发质很好,头发非常顺滑。这次轮到我在沙发上坐好,对周娜发号施令了。

    “你之前都是找谁调教的,给我说说看。”

    周娜变得迟疑起来,我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周娜的脸上,这一下不重,但是侮辱的意味很明显,我希望周娜搞清楚,现在谁才是主人,谁才是奴隶。

    周娜小声说:“我用小号微信和微博在网上找主人,主人发布命令,我做好之后发照片过去给主人确认。”

    听周娜这么说,我忍不住说了一声我靠!还差点从沙发上弹起来!

    这不是张小美和嫂子的套路吗?

    原来现在的女人喜欢这么玩?被不认识的男人命令做各种羞耻的事情,这么有快感?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