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闹剧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32章闹剧

    臭**丝有盘接就已经三生有幸了,别的什么都不用讲。何况张小美是高高在上的校花殿下。

    但是张小美她前几天对我不理不睬,将我完全当做了空气,现在又对我做这么谄媚的事情。一般女生就算是面对着真正喜欢的男生,也很少有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吧?

    忽冷忽热这个词我在张小美这里真是体会得太明显了。

    张小美痴痴地笑着,眼眸是那么明亮,好像天上的星子落入了她的眼眶之中。

    但她接下来说的话就不那么有趣了:“曹立,你已经爽过了,接下来该轮到我了吧?”

    说完这句话,张小美脸上笑容完全消失不见了,变化成了冷漠的表情,这才是我经常看到的张小美。

    我和张小美一起下车,回到了小区里面。

    我看到家里的灯还没亮起来,这代表嫂子还没有回来。我长舒一口气之后,嫂子的电话打了过来,我接电话的时候,张小美一直盯着我。

    “我们公司今天聚餐,可能会玩的晚点再回去,你不用等我了,直接把饭菜放在冰箱里吧!”

    “好的,嫂子,那你你玩的开心。”说完我挂掉了电话。

    我这个破电话,声音像是敲锣打鼓一样,张小美应该听得也很清楚。

    “这样是不是代表我们有充分的时间可以玩我喜欢的游戏?”张小美冷着一张脸问我。

    “张小美,你又想干什么?”

    “你猜呢?”

    我不知道今天她又要怎么折磨我了。

    她不仅喜欢被虐,更喜欢虐待别人。这一股阴暗的**平时被张小美藏得很好,只有和我独处的时候才会发泄出来。如果只是舔脚的话我并不排斥,不过请张小美先洗过脚再说。

    张小美的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在我进来之后她将大门反锁好,用蛊惑的笑容对着我说:“今天晚上我们终于可以好好玩玩了。”

    这件事说不定张小美已经策划了许久,想到这里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站起来了。

    张小美随手将包丢到沙发上,让我在客厅等她。过了二十分钟张小美才从房间里面出来,再出来的时候换了一身皮衣,脖子上还带着非常朋克的尖刺项链。

    黑色皮衣非常紧身,将张小美的身材衬托得非常好,她穿这套皮衣很有女王的气场,虽然脸还显得非常青涩。

    张小美似乎想起什么来,又回到房间里面。再出来的手中多了一条皮鞭。

    “你,你,你……要做什么?”

    张小美将皮鞭在地上抽打了两下,连地板上都留下两道白痕,这威力她自己都看呆了,估计买来就没用过,现在要拿到我的身上做实验。

    “你说呢,你个废物,垃圾,你猜我想干什么呢?”

    我靠!

    “曹立,你给我跪下!我要你发誓从今天开始做我的奴隶!”张小美严肃地看着我。

    “你神经病吧你!我要回家!”

    张小美的脸上本来很有sm的气息,被我这么一说,气氛顿时完全烟消云散了,她恼恨地看着我……

    这种羞耻的衣服,也亏张小美穿得出来,手里还拿一根皮鞭,她是不是零花钱太多了?我穷的要命,要是有钱没地方造了,可以施舍我一点呀,何必搞这种玩意儿。

    “曹立!你是不是要反了你!”张小美可能觉得她已经吃定了我,不管她说什么命令我都要遵守。

    “鬼知道你发什么疯!”

    张小美说:“你不过是一个坐在教室角落里面无人问津的臭**丝,和我多说一句话都是施舍,你居然不感恩戴德,还想要反抗?快叫我主人!”

    可能张小美之前抽我耳光,让我舔脚的时候我没有反抗,给了她一股错觉,让她觉得吃定我了。她已经认准了我会成为她的性奴隶,所以才会在公交车上那么温柔地对我,这种温柔对她来说不过是前戏。

    现在才是主菜。

    我和张小美之间隔着茶几:“我当然要反抗呀,你以为我白痴?”

    “我在外面认识很多人,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你每天在学校都会被人打?”张小美威胁我说。

    她确实和一些校外的混混往来密切,真的要这么做应该也能做得到。我不免变得迟疑起来。

    就在我迟疑的时候,张小美的鞭子落到了我的身上,痛得我一声惨叫。

    “你他妈的变态吧,你再过分我还手了,臭娘们。”

    这他妈的也太痛了吧!

    我看自己的手臂被抽过的地方,已经一片青紫。

    “你这个臭**丝,废物,垃圾,还敢反抗,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的鞭子又抽了过来我赶紧躲闪,这鞭子有一米多长,张小美也怕打坏客厅的东西,所以不敢用全力。

    我则在茶几、沙发还有餐桌之间和张小美玩捉迷藏的游戏。

    张小美不是那种体育成绩特别好的女生,我要是存心要跑,她只能在我屁股后面吃灰。

    我们来回跑了几圈,张小美扶住腰,开始大口喘气:“你有种过来呀!混蛋!”

    “你白痴吗?我才不要过来给你抽!”

    张小美看追不上我,于是改换了策略,她将我的书包拿起来,将我的几本书倒了出来,并且在茶几上拿起一个打火机来,“你要是不过来我就烧了你的作业。”

    “我靠!还有你这样的?”我愤怒地盯着张小美。

    “我数到三……一、二……”

    “好好好,你先把我的作业放下来,我这就过来。”

    我刚靠近一点,张小美就丢了我的作业,然后拼命地朝我抽打过来:“我叫你跑!我叫你跑!臭奴隶!”

    这鞭子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抽在身上不是一般的痛,感觉头皮都在发麻。虽然我已经竭力用了手臂去抵挡,但是根本没什么作用,张小美已经变得越来越疯狂了。

    人一旦被逼到了一定程度之后,脑子就会非常清醒。

    我差不多也弄明白了一件事:被张小美抽一顿和被小混混抽一顿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或许张小美抽得更痛!

    小混混成群结队,我是没有办法反抗的。但是张小美不一样呀,她是一个女孩子,我打不过小混混,难道还打不过她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