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鬼故事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34章鬼故事

    我们就这么拥抱了很久,我直到的身体都完全僵硬了,张小美也没有松手的意思。最后还是我先松手,张小美的脸上还有泪痕,但是依然很好看。

    “我要回去了,你爸妈也应该快回来了吧?”

    现在时间的确已经不早了,经过我的提醒,张小美的表情果然变得慌乱起来。

    这件事怎么善后呢?张小美会不会报复我呢?我的心里很是忐忑。

    不过张小美对我着“嗯”了一声,看样子非常低眉顺眼,一直跟在我的身边。送我到门口,我走了很远还倚着门对我招手。

    我回头看到张小美的脸上有恋恋不舍的表情。

    该不会,被我打了一顿屁股,她就爱上我了吧?

    我觉得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女人这种生物了,简直太迷了。不管嫂子、张小美还是周娜,都是一阵冷一阵热的,有时候对我非常好,恨不得掏心掏肺的样子;有的时候又无比冷酷,简直比南北极还要冰冷。

    我回到家一看时间,居然已经九点半点了,时间还真是过得飞快。

    连嫂子都快回来了,而且我晚上还没吃饭!

    一想到这里我更觉得饥肠辘辘。

    但是我的手机马上传来了信息,居然是张小美给我这个主人发过来的。

    张小美发了好几张图片过来,是她对着镜子照的,她的屁股青一块紫一块,红肿得厉害。

    可见我刚才下手之重。

    张小美的图片提醒了我,我是她主人的身份,正好可以旁敲侧击问问张小美到底什么想法。

    我这边犹豫了半天也不知道组织什么语言来切入话题才好。

    那边张小美传来了两个字:嘻嘻。

    这两个字应该能完整地表达出张小美的心情,她虽然被我打了一顿,但是心里应该美得很。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一个哆嗦,张小美这也太变态了。我试着打了自己一下,什么感觉都没有啊!

    为什么她们一个个都会觉得爽呢?

    这个点,我是怎么都t不到!难道真的就是体质问题这么简单?

    我用主人的口吻说:今天晚上又被人调教了?

    张小美:嘻嘻,主人说得对,被我们班上最恶心最**丝的男生当母狗打一顿真的好舒服哦。

    高高在上的校花殿下被**丝当做母狗,这种反差感是我一直在跟张小美说的东西,难道是我洗脑成功了?

    我:肿的这么厉害,你明天还能上学吗?

    张小美:我现在根本不能坐着,只能趴在床上,明天可以让我妈帮忙请假嘛!不过他打我的时候,我全身都发麻了,真的好舒服哦……也想被主人打……

    我在心里大骂了一声张小美是臭**,然后说:如果有机会一定满足你。对了,你今天晚上这么爽,还要找他的麻烦吗?

    张小美说:我当然要找他的麻烦,现在就他知道我的秘密。不找他找谁!不过下次我不会让他这么轻易得逞了!

    张小美的话让我安定了下来,她也怕把事情闹大了,到时候她高冷校花的人设可就彻底坍塌了。

    我给自己随便弄了一顿饭,随便和张小美聊骚。今天张小美格外兴奋,顺便跟我说了一下女人**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听的我身体非常燥热,我在心里盘算起来,一定要找一个机会,真枪实弹地把张小美给办了。

    等我躺到嫂子都没有回来,看来嫂子今天晚上一定回来的很晚。

    第二天我差点迟到。

    早自习没看到张小美,第一节课也没看到张小美。看来她今天真的请假了,我昨天下手可是毫无保留。

    下课之后我将手机打开,微信上面嫂子传来了一系列照片。这些都是昨天晚上出去聚餐的途中,发生的事,看得我是口干舌燥,年轻的心冲动无比。

    “快交作业!”一摞书砸在我的课桌上,吓了我一大跳,我手机都差点掉在地上。

    我抬头看到了学习委员李雪,我将手机收得很快,李雪应该没看到我手机上的内容才对,不过还是吓了我一大跳。

    李雪这个妞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一头长发修建得整整齐齐,披在脑后。个子不是很高,大约才155cm的样子,眼睛很大,性格也有些泼辣,不过喜欢她的男生还是不少。

    不过我一直都不喜欢李雪这种类型,没别的原因,就因为她胸部太平了。

    “语文作业就剩下你没交了,曹立,你什么时候给我?”李雪看着我。

    “还有语文作业?”我惊奇地看着李雪。

    “你不知道吗?昨天临时布置的,我应该每个人都通知了,你少装蒜了,全班就剩下你一个人了,你打算怎么办?”

    语文老师是周娜,我少交一次作业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大家都已经这么熟了。就算周娜将我单独叫出去,最后还不一定是谁教训谁呢。

    “下节课结束之后你把语文作业给我。”说完这句话李雪还扔了一份作业到我的面前,大约是给我抄的。

    接下来的一节课是数学课,数学课抄语文作业没什么不好的。

    下课之后我将早就抄好的作业交给李雪。李雪坐在教室的第三排,那里几乎都是优等生。

    我过去的时候三个女孩子正在讨论一个鬼故事。好像是关于本市的湿地公园的。

    有传言说湿地公园晚上会闹鬼。李雪将这个故事说得神乎其神,一个六十岁的老保安每天晚上十二点都能在桥头看到一个穿着红衣的女人,老保安奇怪这个点怎么还会有人,有一天就忍不住去问这个红衣的女人,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

    红衣的女人回答说:“我就住在这一座桥下面。”

    “桥下面是池塘怎么能住人?除非你是水鬼!”老保安本来在开玩笑,后来看见红衣女人的眼珠子掉在了拱桥上,沿着拱桥一路滚到岸上,而且猩红的舌头伸得老长……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