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黄薇薇的邀请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77章黄薇薇的邀请

    原来周娜是为了刻意讨好我才这样做的,也算比较用心了。

    周娜用纸巾擦去了脸上的泪水,又躺到我的身边。我用手轻轻抚过周娜的背部,周娜又变成享受的表情。

    看得出来她非常享受我的抚摸。这种享受的表情让我甚至怀疑我在抚摸的是一只猫咪。

    我和周娜又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虽然躺在我的身边,但是周娜对于下面真的是严防死守根本不给我一点机会。

    倒是对于接吻不怎么介意。

    我和周娜从酒店里面出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大家准备散伙各自分道扬镳的时候,没成想碰到了一个我并不想见到的人——

    张小美的大表姐周舟。

    因为是假日的关系,周舟穿得非常时尚,设计感十足的毛衣,还有一顶棒球帽。根本看不出来仅仅是一个高中生而已。

    周舟手中捧着一杯奶昔站在大街上,一直看着我和周娜。

    我的心中有一股大事不妙的感觉。

    周娜略微有些皱眉:“你认识那个女孩子?”

    看来出来周娜有些担心,毕竟她是一个老师,还是先进工作者,要是被人发现和自己的学生开钟点房,是肯定会产生剧烈风波的。

    周娜的紧张完全情有可原。

    别说周娜了,就是我也跟着十分紧张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

    最后我下了一个决定——主动和周舟打招呼。越是畏畏缩缩,就越是让人觉得有问题。

    这种时候主动出击反而有意想不到的妙用。

    我主动到了周舟的身边说道:“大表姐你一个人在逛街?”

    周舟的表情有些错愕,大约没想到我会这么主动,小声问:“你身边这位是?”

    “是我们的班主任周老师,我们刚才碰见的。”我的解释也不知道周舟信不信,反正她的脸上挂着笑容,颇有些原来如此的意味。

    班主任老师在这里,有些话就不适合说了。再说了我和周舟并不是很熟,其实也没什么话说。

    和周舟打过招呼之后,周娜小声对我说:“今天真是太危险了,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出来开房了。”

    我轻轻嗯了一声,现在才想起来我出来混的目的:为了找到嫂子的奸夫。

    嗨呀,和周娜鬼混了几个小时,连正事都忘记了。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嫂子已经回去了,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难道真的只是普通的闺蜜聚会吗?

    星期一开学的时候,我首先第一件事就是对赵旭东表示抗议:他说的什么同性酒吧,根本和同性就不沾边。纯属胡扯。

    为此赵旭东特别辩解了一下:他也是在酒桌上听叔叔伯伯说说而已,是不是真的他又不能保证,我就算相信他吹的牛,也只是因为我太过年轻、太过单纯而已。

    反正错的都是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和我说话的时候,赵旭东正在拼命地抄作业,周末两天他作业一个字都没有动。

    我和李雪在一起之后养成了一个好习惯,我的作业都是自己完成的,完成的质量先不说,至少是弄完了。

    我看赵旭东抄作业抄得满头大汗的样子,不由得庆幸自己交了一个不错的女朋友,至少我在往变得更好这条路上发展。

    但这段感情也有隐患:张小美看我的眼神已经变得越来越温柔了。这份温柔叫我非常吃不消,连骨头都酥软了,毕竟我是是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

    中午我和赵旭东去学校的饭堂吃的午饭,吃饭的时候好死不死黄薇薇坐在我们的旁边,还有她的男朋友。

    考虑到黄薇薇的单肩包里面发现过紧急避孕药,我对她的男朋友一直非常好奇。

    但是见到之后只能用大失所望来形容我的心情。黄薇薇这个男朋友真是有够搓的。

    烫了一个头发,显得异常蓬松,然后黑框眼镜配上小眼睛,衣服品味也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就这么一副尊荣都不知道怎么搞到黄薇薇的。

    赵旭东一直都很喜欢黄薇薇,上次发现避孕药之后好不容易才缓过来,今天看到这么一幕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赵旭东没两下就丢了筷子。我倒是没受到什么影响。

    中午的时间异常漫长,我坐在座位上玩手机,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居然是黄薇薇。

    黄薇薇的脸上是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在我旁边坐下来,对我小声地说:“你现在方便吗?我有点事情要你和你说。”

    我抬头看了一眼,赵旭东那小子不在教室,可能跑到什么地方抽烟去了。

    “有事?”我问黄薇薇。

    黄薇薇点点头,表情很郑重的样子。我奇怪黄薇薇有什么事情和我说。

    接着她说:“我们能去外面说吗?”

    黄薇薇神神秘秘的样子惹起了我的怀疑,难道和上次张小美的生日会有关系?上次我差点干到了黄薇薇,不过她当时已经醉到神志不清的程度了,应该不会知道这件事才对呀。

    我的心中变得非常忐忑,有点做贼心虚的意思。心不在焉地跟着黄薇薇,最后到了教学楼五楼尽头的杂物间。

    杂物间是锁着的,也不知道黄薇薇哪里来的钥匙,打开门之后我们走了进去。

    黄薇薇又将门重新锁上。

    里面全部都是新的拖把、扫帚之类的玩意。在最里面还有一张办公桌、两把椅子。

    里面非常安静。

    而且杂物间的窗户玻璃都被报纸封住了,也就是说,我和黄薇薇在这里做些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

    不要怪我有这方面的联想,我和黄薇薇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种瓜田李下的时候,是个男人就难免有这方面的幻想。

    黄薇薇开门见山地问:“在张小美的生日会上你是不是想占我便宜?”

    “呃?”我瞪大了眼睛,原来黄薇薇没有醉酒到那种程度吗?

    黄薇薇说:“我虽然喝了不少酒,身体不能控制,但是我的意识一直都是清醒的。我们是不是还有几张不雅照片在张小美的手里?”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