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口味的定义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88章口味的定义

    车子开得很快,我连拉链都没拉好的意思。

    最后还是她看不过眼,用自己的外套盖在了我腿上。

    从她的穿着打扮还有开的车来看,薇薇安应该非常有钱。

    有钱又空虚的漂亮熟女,玩上手之后总不用担心甩不掉的问题。这一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她的别墅位于城西河滨。

    晚上非常安静。

    在将车子停在车库后,她当着我的面打开了门。

    里面的装修算得上奢华,我还没怎么接触过有钱人的世界,这个房子对我来说不啻于皇宫。

    进入房间之后,她理所当然地脱下了高跟鞋,然后一声长叹。

    我看到鞋柜上至少摆了三十双不同款式的高跟鞋,每一双都十分精美。这一定是一个非常有钱的女人。

    我直接挑起她的下巴,好像她的主人那么审视着她。

    薇薇安她的年纪是我两倍还多,我还没和这么大年纪的女人玩过,不知道她怎么样,反正我有一股强烈的倒错感。

    我吩咐说:“在沙发上趴好,把屁股翘起来。”

    薇薇安起先没反应过来,而我已经在她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下,肉感十足,比嫂子和周娜要有肉得多。如果后入的话肯定是极品。

    这一拍立刻让她知晓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也想起来了和我一起回家的目的是什么。

    她马上按照我的命令在沙发上趴好。

    我还嫌不满意,又亲自用双手将她的身体摆成了一个更羞耻的姿势。

    随后我在薇薇安的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薇薇安马上娇喘了一声,同时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看来她和周娜一样,都喜欢被打屁股。

    薇薇安长得非常漂亮,以至于我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来:会不会十几年之后的张小美也是这种样子?

    “你好像很会舔是吗?”我问。

    “主人,我、我知道错了!”薇薇安的话带着哭腔,看得出来她已经完全进入角色了。

    “我?你在主人的面前也能称我了吗?”我问,“在微信上面我怎么教育你的?”

    “我、我……不是我,是奴儿,奴儿知道错了。”

    薇薇安的耻度真的不是一般高,这么快进入角色了。

    薇薇安在地上爬着引路,带着我到了一个房间里面。

    这个房间里面各种工具,各种型号、尺寸一应俱全,叫我真是打开眼界!有钱人还真是会玩!

    我已经算见多识广了,但这里至少一半以上的玩具我叫不出来名字,更加不知道用法,看得我是目瞪口呆。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差不多。

    这个薇薇安还真是不简单啊。

    她趴在我的脚边带着讨好的笑容,我拿了一个项圈绑在她的脖子上。

    戴上项圈之后,她对我说:“戴上之后,奴儿心里舒服安逸多了。”

    我问:“老实说,你和多少男人这么玩过了?”

    薇薇安回答说:“我……奴儿没有!”

    这种鬼话我当然不信,她难道买这么多道具自己和自己玩吗?

    我严厉地看着她:“你敢骗我?是想骑三角木马吗?”

    薇薇安看着三角木马,眼神变得无比惊恐起来,看来在那个三角木马上面有什么不好的回忆。

    随后她带着哭音说:“我只被一个人调教过在,主人你是第二个。”

    “那个人呢?”

    “出车祸死了。”她语带黯然地回答,“这半年我都是独身状态,绝对没有被男人碰过。奴儿可以发誓。”

    我真是差点吐血,那她的情况不是和我嫂子差不多?

    我难道运气这么好,捡到一个现成的,被调教好的熟女?

    不过薇薇安的话还是很可疑,我不信她**这么强烈的女人会单身一个人很久。

    不过大家既然只是炮友,又不打算在一起结婚过一辈子,追究这些问题也没什么意义。

    我笑着摸她的头,说:“你以后就是我养的美女犬了,知道么?”

    随着我的话,薇薇安非常适时地学了两声狗叫,看得出来她已经完全舍弃了自己的尊严,去追求**上的满足。

    我看着这满屋子的玩具,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请她帮忙演示一下用法。

    薇薇安虽然有些害羞,但是在我抽了她两鞭子之后马上变得老实起来,所有的玩具都在我的面前一一演示了用法,真是叫我大开眼界,连三角木马都没有放过。

    她对三角木马真的有恐惧感,才坐上去就全身发抖。我也不是以折磨别人为乐的人,亲自将她从三角木马上抱了下来。

    她的身体非常有肉感,丰胸肥臀,没想到体重倒还不是很重,只是略微比张小美重一些。不过身高倒是不如张小美高。

    “在这上面有什么很不好的回忆?”我小声地问她。

    她在我的怀中点点头,表情依然惊恐。

    我现在对于sm虽然不排斥,但这种游戏总该有一个限度,弄成心理阴影显然超过我的限度了。我连续亲了她几下,安慰说:“放心,乖。我不会太过分欺负你的。”

    她点点头,还不忘记自己的身份,汪汪叫了两声算是回答我。

    她刚才用过了不少玩具,身体已经极度动情,我将她放到小床上。不等我吩咐她就已经毫无保留地展示在我的面前。

    我轻声说道:“你对sm似乎有什么误解。”

    “啊?”她不理解地看着我。

    “sm并不是纯粹的虐待而已。”

    “那sm是什么?”

    我拿起手中的鞭子在她大腿内侧重重抽打了一下,留下一条红色的鞭痕,她也痛得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

    但随后我伸出舌头来,在鞭痕上温柔地舔舐起来,想要竭尽全力帮她抚平创伤。

    我的舔舐让薇薇安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她的嘴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喘息声,眼睛已经不能离开我的身体。

    我看着她:“温柔和残忍相加在一起才算是sm,如果只是被残酷地虐待,那就是虐待了。是一种毫无意义的变态行为,根本不会有什么快感。而且非常低级。”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