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重头戏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90章重头戏

    我突然揭开眼罩让她变得非常不知所措起来,四目相对之后羞耻感也跟着升级。

    四目相对之下。

    薇薇安的脸变得很红,而她的眼眸也变得非常水润。虽然羞耻,但还是一直看着我这个主人,目光并没有丝毫的逃离。熟女就是这点好啦,不会太过娇羞,配合度也高。

    我捧着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红唇,突然想到了玫瑰。如此晶莹的唇色让人有一吻的冲动。

    我想到就去做,直接封住了她的双唇,她一开始很错愕,接着娴熟地将舌头伸了过来,拼命地索取着我的唾液。

    我还是第一次在接吻里面遇到这么主动的女人,超越张小美的程度许多。

    只是接吻我就体会到她就有一种要榨干我的冲动。难怪别人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薇薇安她正处于一生中**的巅峰,如狼似虎的年纪。

    好不容易我才推开她,她的舌头依然吐出外面,我们的唇舌之间有一道唾液的细线连接着。激烈的接吻让她同样脸红喘气。

    然后在我的指令下,她在沙发上跪了下来。我的手中依然拿着鞭子,我看她的脸上充满了期待的感觉。

    我问:“你以前都是这么接受调教的吗?”

    “不、不是。我以前被调教一次,差不多一个星期不能见人……他打我的时候下手很重,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她说了很多,大约是说以前调教她的男人本来就有暴力倾向,她为此忍耐了很久。

    我已经研究过太多关于调教的书籍了,感谢网络时代的电子书,顺便又在我的班主任周娜还有张小美的身上实验了这么多回,对于女人喜欢什么,又不喜欢什么我真是太了解了。

    除了那种精神病人,没有女人是真的喜欢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女人喜欢的只是那种被驯服的感觉。这种被驯服的感觉会让女人有一种皈依感。一旦有了这种皈依感,你就算做什么过分的事情都会变得理所当然。

    我喜欢女人的这种皈依感和驯服感,我想大概没有男人不喜欢。

    我摸着薇薇安的臀部,细声细气地说:“他水准太差了,所谓的调教根本不是为了给人痛苦的。”

    薇薇安的表情也变得迷惑起来,因为我的话似乎将她过往那些痛苦并且快乐的经验全部推翻了。

    她已经四十二岁了,论年龄是我的两倍还多,做我母亲都绰绰有余了。我一个小鬼的话让她产生怀疑也在情理之中。

    我依然轻轻地抚摸着她:“不管鞭子也好,狗链也罢,还是各种角色扮演游戏,不都是为了爽吗?我想没有人会为了单纯被打而接受调教吧,你们跑偏了。不过很正常,水平低的新手玩家如果没人指导的确很容易跑偏。我刚才也没怎么太用力打你,你难道不爽吗?”

    薇薇安开始点头起来,大约是赞同我的话有道理,接着她给了我一个明媚到几点的笑容:“那人家以后能一直接受主人的调教吗?主人不会嫌弃奴儿年纪太大了吗?”

    她前面一句话还阳光明媚,后面一句话已经变得无比忧愁起来。

    “怎么会呢?”我轻轻地滑过她双臀,慢慢说道:“看你表现哦。”

    她看着我,嘟起嘴来,有些撒娇地说:“人家一定听话,主人,主人,打奴儿好不好嘛?”

    她盯着我的鞭子,看来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被打屁股了。

    打屁股我可是太在行了。

    这次我的鞭子变得很重,下手几乎没有保留,和刚才的温柔形成鲜明的对比。

    还是那句话,所有的调教都是不可逆的。

    既然之前调教薇薇安的那个男人有严重的暴力倾向,那么她肯定承受过一般女人不能承受的暴力。

    刚才的抚摸等等只能算是开胃菜,开胃菜讲究的是就是一个清淡爽口。没人会把开胃菜做得和火锅一样吧?

    现在到了主食的环节,我当然不能手软。

    不过我对于部位的选择非常有讲究,我总是有意无意地触碰到薇薇安的私处。

    薇薇安趴在沙发上,不断发出沉闷的哼声,还忍不住发出了几个好字。

    随着臀部变得红肿,甚至多出来几条鞭痕,薇薇安的表情也变得越发苦闷起来。

    这是一种痛并快乐的表情。

    而我手中的鞭子是操纵她快感阀门的机关。

    而她也的确比周娜的口味要重和更难以满足。我抽了她一顿之后,身上已经出了不少汗,但她依然意犹未尽的样子。

    我看到那边有一个口枷,这玩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实物,之前基本只在av里面看到过。

    口枷又称口球,戴上之后就不能说话了,只能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我将口枷拿了过来,给薇薇安戴上。

    一个戴着口枷,**上半身的美丽熟妇就这么跪在沙发上等待我的调教,不得不说这画面真的很让人有成就感。

    我又抽了薇薇安几鞭子,虽然后将鞭子丢到了一边。我看得出来她已经处于**的边缘了,对于我丢掉鞭子她非常不理解,可是戴着口枷又没有办法和我说话,只能扭着屁股从沙发上爬下来,爬到了鞭子的旁边,跪在我的面前,不住地用渴求的目光看着我。

    人呵,还真是一种追求快感的动物。

    我当然不打算继续抽打她。我虽然懂怎么用鞭子来讨好这些被虐狂的女人,但是抽打她们我并不会获得什么异样的快感。

    我天生就不是这种人,做这种事不过是为了配合她们这些被虐狂罢了。

    我对着薇薇安恶狠狠地问:“被女儿的同学强奸的准备了吗?”

    这才是我要我重头戏,关键的时刻当然要自己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