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喝牛奶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104章喝牛奶

    周娜要面对的难题,我觉得我很难帮上忙。

    我们之间相差十岁的样子,而且我还是她的学生,难道我和周娜手牵手走进她的家门,对着她的爸妈宣布我们才是真爱吗?

    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想一想就好了,真要这么做的话,第二天我和周娜就能上社会新闻的头条了。

    但是我偏偏又答应周娜了,要帮忙这件事。

    我到底要怎么帮忙呢?

    这是大人世界的烦恼,我一个高二的学生真的能插上手吗?

    我自己很怀疑。

    我的怀疑让周娜马上变得不爽起来:“原来你都是骗我的,你根本就没帮我想过办法对不对!你还口口声声说爱我!”

    “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过爱你?”我不记得自己对周娜说过这种话。

    “你是不是穿上裤子就不认账了?”周娜强势地看着我。

    看来女人喜欢无理取闹是不分年纪和职业的。

    周娜白了我一眼,这一眼风情万种。随后又变幻成了弱气少女的眼眸,怯生生地看着我:“你今天要怎么折磨人家,主人?”

    看来周娜已经完全进入角色了。

    这是她最近最喜欢的角色设定,弱气被胁迫的无知少女,遇到了我这个变态狂魔,因为被我拍了不少艳照,有把柄在我手里不得不屈从。

    我和周娜真的拍了好几张艳照,不过照片都在她的手上,只在我们玩角色扮演的时候才会拿出来,周娜做事情还是很小心,也很有分寸的。

    我将牛奶从冰箱里面拿出来,然后倒在了新买的宠物食盒里面。

    然后蹲下来看周娜喝牛奶。

    周娜趴在地上,像是小猫小狗那样伸出舌头慢慢地舔食盒里面的牛奶。在这一刻,周娜的脸变得很红,大约是觉得无比羞耻。别说周娜了,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的时候也觉得非常刺激,简直欲罢不能。

    心中的**好像猛兽一样奔腾,我的脸上却维持着微笑。我和周娜都处于微妙的平衡之中,只需要再多一点点刺激就会完全陷入**的泥沼中不能自拔。

    我轻轻托起周娜的下巴,她的嘴角还有残留的牛奶。

    我冷笑了一声,接着鞭子更加狂野地落在周娜的身上。

    学生和老师之间的不伦恋情好像毒药,但我们都陷得越来越深了呢。

    周末的时候。

    我洗好碗又拖好地之后偷偷朝嫂子的房间里面瞟了一眼,嫂子坐在电脑面前,接了一个不知道什么人打来的电话,然后就开始很着急地收拾东西,没过五分钟就出门了。

    我本来还想请示嫂子,我今天要出去陪同学的。这下真好,连和嫂子请示都不用了。

    我说的这个同学是张小美,张小美昨天开始就一直让我陪她逛街。张小美撒娇的功夫真的非常厉害,我完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鬼使神差就答应了下来。

    张小美的意思是让我陪她买衣服。她又从她妈那里弄了一点买衣服的钱。

    张小美说的这一点钱对我来说完全可以算是巨款,足足有五千块呢。

    其实最近我总觉得嫂子最近有什么不对劲,但是我没时间去管嫂子。只是要在张小美和周娜两个女人中间周旋我就已经很疲惫了。今天要应付张小美,等到星期天我还要去周娜家里和她继续商讨关于相亲的对策。

    我本来以为今天就和我张小美两个人,谁知道去了之后才发现张小美的大表姐周舟也在。

    周舟今天穿着oversize的衣服,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很粗的项链,带着一个棒球帽,打扮非常嘻哈,而且还戴着黑超墨镜,将脸遮去了至少一半,我差点没认出来。

    这种太潮人的打扮请恕我真的接受不能。我还是喜欢张小美今天的打扮,一条长裙,简简单单,清清爽爽。

    但张小美随身带的东西就不是那么纯情、清爽了。

    我们碰头没多久,周舟就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包烟来,询问了我一下之后自顾自地点燃了一根烟。

    我们三人走在路上,周舟嘴里叼着一根烟问我:“你又被人给打了?”

    我轻轻嗯了一声,看来是张小美将这件事告诉她的大表姐了。

    周舟将烟雾吐到了我的脸上,让我非常不舒服。我将二手烟的烟尘拍散,对周舟说:“是严宽他们一伙人。”

    周舟说:“知道了,他们也不算混得很好,我帮你摆平。”

    严宽在我们学校已经算大哥级别的人物了,周舟真的能摆平吗?魏小龙天不怕地不怕还不是被打断了一条腿?

    但这件事在周舟看来似乎理所当然,果然很有大姐头的风范。要是我也有这么厉害就好了。

    张小美甜甜地说了一句谢谢姐姐。

    周舟对我说:“没看出来你挺会惹麻烦的,不过小美喜欢你就好了。”

    “呃……”

    周舟看着我:“对了,你要不要跟我混?免得以后到处都是欺负你的人。”

    “不用了。”我回答说。

    这个答案让周舟有些失望,直言不讳地说:“你喜欢女人保护你吗?”

    “如果你不愿意帮忙我也不会求你的,我只是不想浪费了张小美或许还有你的好意。”我说,“出来混的话就免了吧,我知道自己的情况。”

    出来混最需要的是什么呢,当然是有钱。

    把人打伤或者怎么样都需要钱来摆平呀,我家里这种情况难道指望我把某人打得脑震荡之后嫂子给我出钱吗?

    这种事用膝盖想都不可能,没钱我出来混什么,不是自讨苦吃吗?

    周舟说:“随便你,也不知道小美看上你哪一点。”

    周舟这么说我就不开心了,就算她不帮我摆平这件事有些话我也要说清楚,真是不吐不快:“你知道吗?小混混和舞女一样是最吃青春饭的职业,混能混到几岁呢?最多二十五六就要考虑养家糊口、成家立业的事情了对不对?在这个岔口,大部分的混子都会被淘汰,要么去做小生意卖麻辣烫,要么去工地搬砖。我今年十七岁,满打满算最多能混十年,十年之后呢?直接选择狗带吗?”

    大约是我这一段长篇大论太有道理了,周舟愣神地看着我。连张小美看我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我又补充说:“这条路我肯定走不出来的,我家里没什么钱,出了事情谁来捞我呢?哎……你不明白的。”

    周舟虽然知道我的话有道理,但还是不愿意服输,哼了一声之后转过头去,我也懒得和她理论,本来我今天出来就是陪张小美的。

    莫非她这种高冷又有女王气场的人也会喜欢被人调教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